第138章 告别一下

    顾卿一出了门,站在院门口,眼里似乎划过什么,但是最终消散如云烟。

    她似乎一直在想着离开,可是张妈妈突然要告诉自己离开的时候,没想到自己心里竟然多了许多别的情绪,她似乎有点不舍!

    顾卿抓耳挠腮,感觉十分纠结。她明明十分渴望逃离北唐烈的囚禁,每日待在这个逐鹿殿,根本就是浪费生命,而且他也不时常看望自己,就连用膳都不能陪自己。每天晚上,自己睡着了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醒来,也没了他的身影。

    如果继续在这里待下去,自己每日的生活就是这样吗?出去一下,都是北唐烈格外的开恩。顾卿自问,这绝对不是自己的生活,她不要活在别人的控制之中,虽然有些迷恋北唐烈的怀抱,但是还不是习惯,自己总会忘却的。

    她深呼吸一口气,夏日,阳光刺眼,晃动了自己的眼睛。她眯着眼,所能看到的,也不过是这里的四方天空罢了。

    她顾卿就应该住在小村子里面斗斗地主婆,活在北唐烈的身边太累了,消停了六年的脑袋瓜子,这么飞速的运转实在是太伤脑子了!

    是了,张妈妈说的没有错,北唐烈太危险,鬼知道最后会不会成为皇权的牺牲品,她现在已经没有烈王妃身份的束缚,那么她更没有义务留在这里了!

    顾卿想明白后,吐出一口浊气,顿时觉得空气无比的清新。估摸北唐烈回来的还是很晚,就算自己想要当面道别,估计都没机会了,正好等他晚上发现自己不在的话,也不会找到,估计也不会花费心思去找吧!

    这样的话,走的话也轻松无比,这不是正好?不是自己不告而别,是你不给我机会的!

    顾卿这样洋洋得意的自我安慰,实际上她是不敢面对北唐烈!正想离开去看看香儿,没想到耳畔传来北唐烈一如既往冷漠的声音:“你是在等我回来吗?”

    她翘首以盼的站在逐鹿殿的门口仰望,是在等着自己吗?

    顾卿原本鼓起的勇气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很没出息的烟消云散了。她顿时有些不自然的看着北唐烈:“你……你怎么……回来了?”

    北唐烈皱眉,似乎见顾卿脸上不情愿的表情实在是太明显了,他有些不悦:“你不是在等我,难不成是在等别人?”

    他故意咬重“别人”这两个字,听得顾卿头皮发麻。顾卿连忙嬉笑一声:“当然不是,我只是看看,看看而已!我马上去照顾香儿!”顾卿正想撒开丫子就要逃跑,但是手长腿更长的北唐烈快步走到她的面前,一下子揪住了逃走的某人。

    他剑眉凌厉,冷眸一凛:“有踏月在,你不用担心,我还没用膳,陪我。”

    顾卿一愣,他出去那么久都没有用早膳吗?自己起的比较迟,现如今到日晒三杆了,他还回来迟早膳,难不成是为了陪自己?

    她还没来得及细想,已经被北唐烈给拖了正殿,吩咐下去,不一会就摆上各式各样的早点。

    但这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全都是醉仙居的东西,难不成小心眼北唐烈还在计较昨晚的事情?

    顾卿暗自腹诽,还真是小心眼啊,自己所看到的,真的是外界传的神乎其神的烈王爷?

    在北唐烈那如炬目光注视下,顾卿僵硬的拿起左手,艰难的拿起筷子,想吃个汤包都不可以,难不成只吃白粥?

    见顾卿尝试几次都没成功,北唐烈不由得皱眉,现在右手包扎着,根本就不能用力,活动十分不便。便直接拿起筷子,夹起她想吃的汤包放在她的勺子里,漫不经心的问道:“还想吃什么?”

    顾卿有些受宠若惊,想当初都是自己伺候他的份,什么时候也轮到北唐烈伺候自己了?

    顾卿脑子一抽,似乎也没觉得怎么不合适,直接脱口而出:“我想吃凉拌木耳。”

    北唐烈不发一言,眼底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但是并没有显现,直接夹了几块放在她的碗里,顾卿忙不接的拿勺子送进嘴里。

    北唐烈对于这样的小事,似乎信手捏来,从善如流。不慌不慢的吃着早饭,只要顾卿一说想吃什么,他便立刻给她夹了过来,丝毫没有埋怨,也,没假手他人。

    逐鹿殿的婢女都是常年伺候在北唐烈的身边,对这位主子的脾性也算是有些了解的。但,对于顾卿,她们是觉得诧异!对于这个烈王妃为什么没死反而出现这里,没有人知道,她们是专业的婢女也不会多加过问和猜忌。但,这些年第一个受如此优待的,怕只有顾卿一人!

    顾卿一想到北唐烈那指点江山的手正应着自己的要求,屈尊降贵的给自己夹菜,顾卿顿时感觉无比荣幸。拿着筷子在嘴里咬着,看着北唐烈那刚毅的侧脸,一脸的冷漠气息,但是顾卿已经习惯了,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他淡定从容,没有任何埋怨的帮自己夹菜,似乎并不认为有什么,但是落在别人眼里,可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就连顾卿都觉得自己这手伤的有些价值了,这要是传出去,估计要把人吓死。

    “看我做什么?”他不用偏头看她就知道顾卿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放下筷子吃着面前的热粥,随意的问道。

    顾卿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