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有些人注定一对

    “你给我滚开,我不需要你的照顾!”还没进门就听到香儿生气的声音。

    “你……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子不可理喻?我是让你吃药是为你好!”踏月的声音随即传来,声音带着点怒气和……心疼。

    一进内室就看到香儿正在床上躺着,面色还十分苍白,但是看她盛怒的样子,似乎又没什么大碍。而旁边的踏月正端着药碗,一张脸涨得通红。

    踏月见顾卿走了进来,便将碗端给顾卿:“还请王妃帮属下一个忙。”

    顾卿无奈的接过碗,没想到自己来的凑巧了。踏月深深地看了眼香儿,然后便恭敬地对顾卿说道:“我还要赶去王爷那里。香儿……”他有些倔强的没回头,只是眼神微微向后看了一眼,随即收了回来:“便有劳王妃了。”

    她知道踏月一直都是在北唐烈身边近身侍候的,没有事情去办,一般是不会离开的,没想到现在北唐烈已经离去,踏月还在这里,为的……只是让香儿喝下一碗药。

    见踏月背影笔直的离去,香儿心中火气更甚:“你这么忙就不要来看我了!”

    闻言,踏月的背脊僵硬的可怕,步子只是一停顿,便大步离去。

    看踏月没有丝毫犹豫的离去,香儿脸上的怒气更甚,没想到一下子牵引了胸前的伤口,苍白的小脸立刻浮现出痛楚的表情。

    顾卿连忙上前,扶住她,古怪的看着她:“是你先前让踏月滚开的,现如今依你的话滚了,你为何有不开心了?”

    “他心里只有他那个主子,也不问我写的是什么,就直接一掌打伤我。既然这般不情愿来我这,还虚情假意做什么?”香儿脸上还是难掩愤怒。

    “那你就不怕他滚远了,滚不回来了?”顾卿仔细看着香儿的反应。

    只见她表情有片刻的不自然,转眼就装作毫不在意的说道:“滚远了就滚远了,关我什么事!赶紧把药端给我喝,气坏了身子可是我自己的!”香儿的性格一向豪爽,但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和踏月这样置气。

    顾卿端药给她,不由得想到了宋离和北唐风这一对,不禁笑了:“其实有些人就是天生的一对!”

    香儿一口气喝下药,竟然连蜜饯都没有吃一口,仿佛一点都不苦涩。她大眼狐疑的看着顾卿,不知道她哪来的感慨。“你这话怎么说?”

    “就好比宋离和北唐风一般。”

    “北唐风?宋离?”对于风流王爷和天下第一美人的名号,她自然是知道的,而且也时常听到有关于两人的传闻呢,一直都是一段风流佳话。香儿歪着脑袋,似乎已经忘却了身上的伤,认真的听着顾卿接下来的故事。

    “一个想逃一个穷追不舍,明明深爱着对方,但是谁都不说,最后……最后宋离离开了,但是我总相信她一定会回到北唐风身边的。”

    “为什么?我也知道不少,听闻当年宋府抄家的就是北唐风是吧?宋离既然都已经离开了,为什么还会回到北唐风的身边?”

    “因为相伴五年多的北唐风已经是习惯了,习惯是不容易改变的。虽然你现在感觉不到,但是踏月因为你而改变着,你似乎也为他而改变着。当一个人因为另一个人而改变,那么这个人很可能就会走到你的心里去了。”

    一听顾卿说的越来越不靠谱,香儿连连摆手:“不是再说宋离和那什么风流王爷吗?怎么又扯到我身上去了?那个榆木疙瘩谁会喜欢?我萧香又不是没人要,我还看不上他呢!”

    顾卿没有接话,这感情的事谁能说的好,她这个旁观者只是好心提醒两句,最后的结果还要看她们怎么做。

    顾卿突然想起来,问道:“为什么踏月会无缘无故的打伤你?”

    一提到这个事情,香儿原本平静的脸浮现出怒火,显然还为自己莫名其妙挨了一掌叫屈。“你别提了,昨天好不容易出去一趟,我怕萧引哥哥担心我,我就报个平安信回去,也没透露什么。没想到被他捉住了,也不看看上面写了什么,直接二话不说给了我一掌,劈的老娘的胸真疼!”香儿揉了揉自己的胸口,到现在那里还有一个清晰的掌印,要不是下手重了,她就要说踏月非礼了。

    她十分坚信踏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但是一想到昨日踏月抱住香儿那急切的样子,是真的一脸在乎,不是作假的。

    只可惜踏月遇见的是女汉子香儿,只怕还有些时日要磨合啊!

    香儿看着外面的阳光,一把抓住顾卿的手:“我说你能不能跟北唐烈说一说啊,让他把我放了吧,我在这也不为了刺探情报的,我只是觉得好玩,哪里知道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你就和他说说,把我放了吧!”

    “现在?”她迟疑道。

    香儿猛点头,在这里的每一天都十分煎熬啊,要不是还有踏月这个笨木头可以斗斗嘴,还真是无聊到可以啊!

    “你这样子,就算北唐烈肯放你走,只怕踏月也不准许啊!”

    香儿捂住耳朵:“你怎么又提到这个人了啊!我可不想听到他的名字,要不是他我昨天可以痛痛快快的玩一场的!”

    顾卿笑而不语,一下子将碗塞回了香儿的手里:“这些话你还是跟踏月说去吧!我要走了!”

    顾卿正想起床,没想到香儿一把拉住:“你都不在这吃午膳的吗?我一个人真的很无趣啊!你忍心看我这个可怜的病人孤苦无依吗?”

    顾卿敢保证这绝对是自己有史以来见过最强大的病人,都脸色惨白成这个样子了,骂人的力气还这么足。但是香儿因为自己无端的被困在这里,说到底也是自己的过错,反正北唐烈也不回来吃午膳,还不如在这,还有香儿陪着自己呢!

    吃午膳的时候踏月又来了一次,不过这一次只是在门口远远的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去,眼神一片漠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