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被打屁股

    顾卿挪动着标准的小碎步,在香儿无比担忧的目光中离去。香儿艰难的走到踏月面前:“你说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踏月也是一脸深思:“综合以前来看,八成是王妃做错了什么事了。”

    香儿点头,看来北唐烈对顾卿的确与众不同。堂堂烈王,难不成真的爱上顾卿了?香儿没想那么多,对于北唐烈如何自己毫不关心,刚开始说自己是奸细都是闹着玩的,也就踏月这个木头脑袋才会如此的一根筋。

    一想到身旁还站着一个招人厌烦的踏月,香儿顿时没了好脾气:“你还不进来想什么心思?难不成让老娘请你进来?”

    被她一句“老娘”给说的面红耳赤,踏月十分复杂的看了她一眼:“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能说出这样的话?”

    “老娘我乐意,你还进不进来,不进来就给我滚!”

    踏月一见她是真的发飙了,连忙闪身入内,十分娴熟的为她换了一碗热汤。

    而这边的顾卿可就没这么好的命了,她小碎步跟着北唐烈的身后,连他的背影自己都不敢多看一眼,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停下的,顾卿一下子撞了上去,被他坚硬的后背撞得鼻子疼。

    “饿了吗?”他转过身询问,语气十分平静,连一丝寒冷都没有,却吓坏了顾卿,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啊!

    顾卿连忙摇头:“不饿,我不饿!”

    “不饿?”北唐烈视线一路向下,定格在顾卿手里的那个碗上面,从东偏殿一路抱了回来,还说不饿?

    顾卿这才发现自己手里竟然还拿着碗,难怪双手踏实了许多,否则还不知道两只手往哪里放呢!

    北唐烈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然后漆黑深邃的眼睛直直的望进她的眼底。欣长的手指指了指饭桌,上面已经放满了美味佳肴,但是顾卿此刻已经没有吃的兴致了。

    北唐烈还知道她的手不能动,殊不知已经好了,但是顾卿还是缠上了纱布,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北唐烈也紧随坐下,然后主动夹着她喜欢吃的菜放在碟子里面,便夹还边问道:“本王才疏学浅,有几个草书想要求教一番。”

    草书?顾卿的脑子一下子像是天安门放礼炮一样,二十一门礼炮呼啦啦的全响了。她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一件事给忘了她以为自己今天下午是要离开的,便写了长长的“陈情表”放在了北唐烈的桌子上,还生怕他见不到,还特地放在了显眼的位置,没想到自己去了香儿那,也没来得及收回来,鬼知道他竟然会神经兮兮的跑回来用膳?

    见顾卿面如死灰一般,于是在她惊呆了的目光中,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抖落开来,上面正是顾卿先前还骄傲的龙飞凤舞的草书体。

    顾卿有一种不忍直视的感觉,一下子捂住了眼睛,画面太美,实在是不敢看啊!

    北唐烈慢慢读到:“北唐烈,其实你就是一个乌龟王八蛋,老娘已经受够你了!你就知道欺负我,你以为你是谁?你小心眼,冷面男,娶那么多女人也不怕肾不好,以后那方面有问题了,我可以给你介绍名医!记住千万不要感谢我!等我有本事了,一定要把你脱光了吊在城门口,拿着小皮鞭狠狠地抽打你的小屁股。老娘就是这么傲娇,草书体写的就是这么霸道,不要崇拜我!”

    北唐烈朗读的声音十分平缓,虽然没有表达出顾卿写信的时候那种愤慨激昂的心情,但是现在的效果似乎更甚一点。

    他冷冰冰的读完一页不多的信,便重重的拍在顾卿的面前,然后声音多了几分冷意:“你给本王解释一下你认识哪一位名医?也顺便演示一下,你这小皮鞭是如何抽打的?”

    顾卿被他这重重一拍,吓得一句话也说出来,胖师父还真是会坑徒弟啊!否则自己也不会面临可怕的北唐烈了。

    她腿又开始很没出息的软了下来,就想跪下认错,没想到北唐烈一把拉住:“有什么话你与本王好好说。”

    说……说什么啊?

    顾卿现在笑的比哭还要难看,偷瞄了某人那阴沉的目光,便立刻收回了目光,心惊肉跳的说道:“我……我错了。”

    对于顾卿无关痛痒的认错他已经听了无数遍了,自然不会理会。他阴沉的目光淡淡的落在那一张信纸上面,淡淡的道:“狂草写的不错。”

    “额……还好还好。”她干笑两声。

    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顾卿竟然还有心思接话。寒眸看不透思绪的落在顾卿的身上:“本王殊不知你这样多才多艺,书法的造诣也不小,本王……”他略一停顿:“望城莫及。”

    顾卿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这个小心眼又开始计较了!

    顾卿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那信纸,直接揉成一团,直接放在了嘴里,就连她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那样子机智!不就是吃点纸墨嘛!死不了人!不得不说,这墨香还是十分好闻的,但是……就是有点苦!

    北唐烈眼底闪过不易察觉的笑容,没想到顾卿竟然直接将信给吃了,她还……真不挑食!

    “滋味如何?”北唐烈淡淡的问道。

    顾卿如实回答:“有点苦。”

    “我们继续探讨一下,你信里的内容。”北唐烈手指把玩着茶杯,脸上尽是淡漠的神情,显然是不愿意就此揭过,但是……

    他突然看着顾卿,眉头深皱:“你今日似乎胆子比平日里大。”以前虽然心有怒气,但一直都是敢怒不敢言的,没想到今日竟然胆子大至如此,还特地摆放在显眼的位置,实在让他有些想不透。

    顾卿欲哭无泪啊!她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鬼知道自己会走不了?鬼知道他竟然还回来吃饭?果然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啊!

    “你别拦着我了,我这样坐立不安还是跪着好。”自己到现在还是僵直着身体,坐又坐不安稳,还是跪下比较有安全感啊!

    北唐烈没有拒绝,这个女人,胆子似乎越大的大了。本来还想今日午膳回来陪她一起,也算是让她高兴一下,没想到她竟然送了自己这么大的礼,真是……真是本王的好王妃啊!

    而且写的露骨至极,他是个正常男人,被自己的女人说自己的那方面功能不好,估计谁也不能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