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鸳鸯笛

    顾卿的悲伤似乎只有一秒钟,稍纵即逝。再次抬起头,竟然露出了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就连香儿都有些不安。自己难过了还可以哭一哭,生气了也可以发火。可是面对北唐烈,什么都得忍着。因为北唐烈太强大,强大到顾卿的一切在他的眼里都十分渺小,就算北唐烈再怎么考虑到顾卿的感觉,但是常年的优越感,让他放不下身份。

    示弱的道歉,已经是极限。所以他总会无意间伤害了顾卿,他不以为意,但这些伤疤都在顾卿里面记着,就算离开,也想骂一骂,将自己的苦楚一下子说出来。

    北唐烈是王爷,是天之骄子,自己这样的心思他从来不愿意花费心思去猜去想,也不愿意知道。他习惯了霸道,习惯了命令,对于自己也是这样。

    可是自己在他眼里算是什么?自己已经开始习惯北唐烈的存在,可是北唐烈似乎永远忘却自己的存在。这样的改变,到底是对还是错。

    她此刻还能笑出声,因为她本来就没心没肺,她深知自己不会待在北唐烈身边,所以对于这些伤害都能一笑抿过。

    看着香儿不安的眼神,她轻笑:“你这样子看我做什么?这个点你不是来找我用膳的吗?”

    香儿傻傻的点点头,不敢说话,她怕下一秒顾卿就会哭着抱住她,但是顾卿没有,笑的依然开心,似乎这些对于自己毫无影响。

    有什么可影响的?北唐烈是北唐烈,顾卿是顾卿!

    正准备移步饭厅,没想到怀中传来一丝不易察觉的颤动,还伴随着阵阵嘶鸣,虽然小,但是顾卿却真真实实的感受到。掏出来一看,没想到是萧引送给自己的短哨,一千万的债券可全靠它了。因为是贴身放的,所以感受十分强烈。

    感受到身前的顾卿站在那不动,香儿就十分好奇的走上前去观看,看到顾卿正低着头皱眉看着掌心,便好奇的看了两眼。

    香儿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鸳鸯笛?”

    鸳鸯笛?顾卿皱眉好俗气的名字啊!

    “你认识?”话一出口,顾卿就想起来香儿和萧引是兄妹,自然会认识。

    香儿的嘴巴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可见震撼是多大。香儿的目光一直在鸳鸯笛和顾卿之间来回的扫视,似乎发现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

    她……她……她为什么会有鸳鸯笛?萧引哥哥可是极其看中这个东西,就连自己看一眼都不可以,没想到今日却在顾卿的手中。

    那……

    香儿不得不深思,顾卿在萧引哥哥心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地位?

    顾卿两指捏起鸳鸯笛,撇撇嘴:“它似乎很急切的样子,怎么?有什么故事不成?”

    香儿连忙摇头,看来顾卿并不知道鸳鸯笛的用处,既然萧引哥哥不告诉她,那么自己也没有要说的必要了。她将注意力放在鸳鸯笛上面,发现鸳鸯笛发出急促的嘶鸣,虽然声音很小,但是还是很感受到它的急切的。

    “定是萧引哥哥就在附近,距离越近,它越是激动。”

    “萧引?”他不是在荆州吗?难不成又来京城了?

    顾卿可不管他到没到京城,直接将它塞进了怀里,还威胁道:“别动啊,否则就打死你。”

    顾卿也只是开玩笑的说说,没想到鸳鸯笛似乎真的听懂了,嘶鸣的声音越来越小,而且声音也变成了呜咽。顾卿瞪大了眼睛,没想到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这么神。

    看顾卿惊讶的样子,香儿有些嫉妒了,没想到萧引哥哥竟然连这样的宝物也给了顾卿,说话间不免带着几分幽怨:“你可不要小瞧这个东西,这鸳鸯笛里面可是住着一只蛊虫,十分有灵性,你是它的主人,它可是能感受到你的情绪的。”

    顾卿一下子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急忙将鸳鸯笛拿了出来,似乎感受到顾卿的兴奋,不知是不是想在主人面前表现一个,它还叫唤了两声,声音十分响亮,似乎有意讨好一般。

    “它吃什么啊?”

    “它不吃东西的,而且佩戴鸳鸯笛可以避免一切动物的袭击,就连蚂蚁都不会近身的。”有这样的法宝去野外无意是一件保命符,就算是去深山老林也不用怕了。

    顾卿没想到这个东西这个神奇,不仅拽了一千万,没想到还得到了一个异宝。

    听到香儿的话,鸳鸯笛明显傲娇了一下,光芒散发的更加璀璨了。

    顾卿两眼发光,摸摸了鸳鸯笛:“既然你是我的东西了,以后跟着我吃想的和辣的!”

    香儿看着那鸳鸯笛,不知道在想什么。萧引哥哥定是来到了京城了,只怕和烈王府相距不远,否则鸳鸯笛不会随意发出声音的。荆州的事情难不成已经办完了?

    因为知晓鸳鸯笛的好处,顾卿也没怎么吃,反而回去洗了个热水澡坐在床上,捣鼓鸳鸯笛去了。自己屁股上的伤已经好全,这都是归功于早上吃的那颗药丸身上。

    突然鸳鸯笛的声音变得亢奋,声音不大,但是光芒闪烁,似乎遇到了多年未见的情人一般激动。

    顾卿皱眉,想到香儿刚才说的话,这鸳鸯笛发光是因为萧引在这附近,按照这样的说法,岂不是萧引已经近在眼前了?

    顾卿刚想到这,就感觉一个黑影笔直的撞了过来,一下子将她撞翻在床上。顾卿刚想大叫,但是感受到趴在自己身上的那个重物毫无动静,似乎死尸一般。

    顾卿将搁在颈窝的脑袋给捧起来,见到的是一张面无血色的妖孽面庞。来人不是旁人,正是萧引。只是他的呼吸有一下没一下的打在自己的脸上,呼吸十分薄弱,要不是凑的太近,顾卿根本感受不到。

    他的脸冰凉,要不是还有呼吸,顾卿就改怀疑是不是死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