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莫失莫忘

    顾卿将一茶杯的鲜血饮下,没想到喝的太猛,然后喉咙一动,直接咽了下去。

    顾卿第一反应是,有点甜,第二反应是……

    我操,又要放一杯!

    张妈妈在一旁彻底傻眼,然后颤抖着身子问道:“小姐……你是渴了吗?”

    顾卿苦逼的看了回去,欲哭无泪啊!只能将刚才结好的血痂给撕开,鲜血一下子就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终于又接满一茶杯。

    这次顾卿喝血乖了,小口喝了一口,便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舌头灵活的撬开萧引的牙齿,慢慢将嘴里的血液慢慢渡了过去。也许是上一次给北唐烈喂东西喂出了经验,所以觉得十分顺……口!

    慢慢的渡过去一杯,他的气血果然好了许多,没想到天山雪莲就是这么牛逼,以后实在不行就按照血牛的价格卖了吧!

    张妈妈即刻上前把脉查看了一下萧引的体内,面露奇色:“小姐,还真的有用,受伤的内脏似乎在修复。”一道内力游走萧引的体内,即刻探查出萧引体内的状况。

    顾卿一看事情有转机,便毫不犹豫的又要撕开血痂放血,张妈妈连忙止住:“小姐,你这要是救下他,你得放多少血啊?”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整个逐鹿殿都是北唐烈的,自己又没办法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找人救萧引,现如今只能靠着自己这几杯血续命了。

    “张妈妈,没事的,这点血我还是能撑着的!”顾卿咬咬牙齿,要不是先前吃了丹药,她还真怕自己撑不下去!

    张妈妈自知顾卿的性子,一旦决定某件事情,那么就毫无劝动的可能。她眼睁睁的看着顾卿又接了一杯,慢慢的喂了下去,心下焦急,很想叫来胖和尚,但是又怕顾卿察觉到什么。

    她坚守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她平安一生,她不敢轻举妄动。

    加上先前放的一杯,前前后后已经放了五杯了,萧引终于恢复了点生机。而顾卿觉得头有点晕眩,但是还能支撑住。

    张妈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让顾卿去休息,顾卿也确实累了,毕竟在逐鹿殿救下萧引,实在是太费心力了。

    顾卿便靠在床边小憩了起来,张妈妈看着顾卿疲惫的容颜,心中不忍,然后暗运内力行过萧引的四肢百骸。顾卿的血的确是良药,体内的淤血散的差不多了,张妈妈只不过是最后的清理,总算是保住了萧引的性命。

    夜渐渐深沉,张妈妈为了防止有人突然进来,一直守在门口。

    半夜,顾卿被一阵冷风吹醒,顾卿迷迷糊糊的起床,将窗户关上,然后慢慢的爬上了床。

    一翻身,触及到一个温暖的所在,也许是刚才夜风吹的有些冷,顾卿根本没有多加思考,紧紧的靠在那个温暖的墙壁上面。

    黑夜,一双桃花眼豁然睁开,胸膛传来的重力式那样清晰,他刚刚凝聚掌力,突然眉头深深皱起,自己的内伤竟然好的这样快?

    他低头看着紧紧挨着自己的顾卿,她像是一只不安的猫,蜷缩在一起,寻求安全感。

    他忘记了自己内伤为什么好的这样的快,一双风流无限的眼睛里面只有她小小的人影。如玉的手掌缓缓的摸上她的脑袋,柔软的发丝穿过他手掌的缝隙,触感是那样的美妙。

    这样美好的感觉只在心里停留一瞬,萧引立刻理智的看着屋内的陈设,自己并不陌生,竟然是东偏殿,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重伤快要倒下的前一刻,自己还要坚持拖着惨败的身子,非要坚持过来?

    难道是因为鸳鸯笛?

    从怀中掏出和顾卿一模一样的短哨,就连鸣叫声都是一样的。

    紧紧放在怀里的鸳鸯笛发出震动,似乎十分兴奋。鸳鸯笛鸳鸯笛,顾名思义,这两只蛊虫乃是一对,被分置在两个短哨之中,只要一方不死,另一个也永远不会死。

    顾卿被它强烈的震动给吵醒,揉揉眼睛,从怀中掏出那不安的鸳鸯笛,眼睛都还没用完全睁开,便呢喃道:“还没到吃饭的时候……”

    萧引哑然失笑,他十分好奇,在顾卿眼里除了绘画和吃,还有什么是重要的?

    大手将她掌心的鸳鸯笛拿走,放在自己的手中,两个鸳鸯笛相碰,发出一种共鸣。

    顾卿的脑子这才清醒,如果自己没有老眼昏花,也没有出现幻觉的话,刚才是真的有人拿走了鸳鸯笛。顾卿立刻坐起,才发现自己在床上,那么床边的人无疑是萧引。

    “你醒了?”她茫然的看着他。

    他含笑点点头,嘴角的弧度刚刚好,虽然面色还有些惨白,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的笑容里面的魅惑。

    “能走吗?能走得话就赶紧离开,明天北唐烈就要回来了。”

    萧引没有接话,反而问道:“是你救了我?”

    顾卿翻翻白眼,不愿多说:“你赶紧走。”突然看见他掌心的两个鸳鸯笛,一下子惊讶的张开了嘴:“这……这是一对?”

    他笑看着顾卿,眼睛似乎有什么别样的情愫闪过。她……竟然救下了自己,虽然不知道她是如何救下自己的,但是救下自己的代价不会太小,可是她……为什么会这样做?

    因为萧引活的太复杂,每一件事都会忍不住多想,其实顾卿的想法十分简单,只是无法看着萧引眼睁睁的死在自己的面前,况且自己正好有方法,她便不会坐视不理。

    顾卿欣喜的拿起两个一模一样的鸳鸯笛,光芒此起彼伏,里面的两只小蛊虫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相思之情。

    能遇到一个已经是不易,没想到还有另一只。她看着萧引:“这……这个是不是很贵重?那我取完钱,我就交给隆安票号。”虽然不舍,但是她也知道这个东西珍贵,看香儿的表情就知道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的,一千万对于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