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为什么救我

    指尖传来的酥麻感受是那样的清晰,顾卿不禁感叹:萧引的吻技棒棒哒!

    他似乎估计她手上的伤,所以用的力道不大,只是轻轻一带,就将顾卿带进了怀里。

    冰凉的小手一触碰那裸露在外的胸膛,顾卿差点把持不住,眼前的绝对是一场视觉盛宴。看着顾卿期盼欣赏的目光,心头闪过一片柔软,还想继续下去,但是他的伤已经撑不了几时了。

    他突然掩着嘴巴咳嗽了起来,顾卿一下子回过神来,有些急道:“要你走就走,都什么时候还勾引我?”

    萧引也没管自己的伤,一下子被她的话给逗笑了,刚勾动嘴角,胸腔突然传来一阵不适,又暗声咳嗽了起来。顾卿连忙上前拍着他的后背,他的声音十分隐忍,也是担心惊扰外面的人。

    手拿来嘴边,掌心那里多了一团暗黑色粘稠的东西,因为在黑夜中辨识不清,但是空气中却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顾卿吓了一跳:“你没事吧?我可是浪费了那么多血来救你的!你可千万别死啊!”不然这样不就亏了吗?她发现自己不能救萧引,第一次救他大婚之夜,说自己葵水来了。这一次相救,葵水没来,但流的血也不少啊!

    他的唇角溢出一丝血迹,本来苍白的唇瓣因为这鲜红的颜色,而变的无比的妖孽,指腹轻轻擦过,他笑,眉眼好看:“无妨,是肺里的淤血,咳出来就好了。”刚才探查了一下体内,有些震惊,这顾卿的血竟然有这样的神效,难不成她拿到天山雪莲了?

    思前想后也只有这么一个可能性了,否则自己的内伤也不可能好的这么快。

    他看着顾卿那担忧的眼神,那样的纯真美好。没想到自己几次陷害,她还愿意救自己,那么可愿意随他离开?

    “你为什么救我?”他问,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这样的担忧,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了。

    所有人都将他推上了如今的位置,他自己也逼迫自己去接受,因为他生来就是为了复仇的!他所做的一切,所有人都认为理所应当。

    你是神武侯的继承人,皇室凋零,你理应带着前朝众人前进。

    就因为这一句话,他便再也没回头。

    一个强者永远不能回头,只能往前走,所以他们看到的永远是自己的背影,是自己成功的一面,却鲜少有人真正担心过自己。

    这样纯粹的担心和记挂,顾卿……你能不能只给我一个人?

    这个念头一出现,萧引就疯狂的压下,他的一生注定不会给儿女私情所牵绊!

    顾卿想都没想的说道:“你救过我不少次,在皇宫替我解围,又带我去无忧宫,还将我送回来。我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去。”

    她说的是那样的理直气壮,似乎不救下萧引,自己简直是十恶不赦之徒。可是她似乎从来没想过,多少次都是萧引主动伤害的。

    她……当真记不得他的半点不好?

    见他脸上惯有的邪笑尽数敛去,反而一脸凝重,这可是少有的事情。顾卿捅捅他的胳膊:“放心吧,我不会索要报酬的,你给我的莫忘笛已经够贵重的了。”

    她笑盈盈的从怀中拿出莫忘笛,因为见到恋人,所以莫忘笛一直发出轻微的震动。

    看着莫忘笛,狭长的桃花眼轻微上扬,带着几许笑意,让他本来就颠倒众生的妖媚脸庞更加显得邪魅。萧引的美,是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带着风流恣意,说他是再世的苏妲己也丝毫不为过,甚至更加妖孽。

    一个男人的妖孽,也是可以祸国殃民的!

    他的手伸在顾卿的面前,他的手十分光滑如玉,虽然不及傅景落,但是因为常年吹箫,十分爱护,竟也温润如玉一般看,和他的白玉萧还真是相得益彰。

    顾卿呆愣愣的看着他莫名其妙伸出的手,疑惑的看着他。

    他似乎思考良久,才笑着说道:“跟我走。”

    “跟你走?开什么玩笑,张妈妈怎么办?”

    萧引微微皱眉,看来顾卿到现在都不知道她背后还有一个强大的神医,最起码不弱于不死神医的存在。他想,如果顾卿想走,估计没有人能阻止的了她。

    他也没有点破,说道:“张妈妈自会有人救她出去的,你只要和我走就好。”

    她以为萧引会派人救走张妈妈,所以也没有多想,缓缓摇头,就算被萧引救走,那么他要和李墨达成协议,自然不会放自己离开的,从一个坑跳入另一个坑显然是十分不明智的!

    见她摇头,萧引的笑声多了几分嘲讽:“难不成你要在这里看着他娶妻生子不成?”

    顾卿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我自然是不会看着他娶妻生子的,我会离开,但是绝对不会跟你。说句不好听的,我现在对你还有些利用价值,我要的离开,是彻彻底底远离是是非非,这个,你给不起!”

    她难得的严肃,说出这样的话,竟然让萧引的笑微微僵硬,还真的找不到一星半点的话来反驳。

    诚然,自己虽然现在是一片好心想要带她离开,但是出去后,自己肯定会利用顾卿来牵制李墨,否则他和李墨之间的协议实在是太脆弱了一些。

    虽然他不愿意伤害顾卿,但是已经无意间将她伤害的彻底。她不喜欢被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