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护你安好

    昨晚折腾了许久,直到日晒三竿才缓缓睁开眼眸,房间里没有丝毫的变化,就连手腕上的伤疤也只剩下深褐色的伤痕,如果这刀疤不是还清晰的映入眼帘,估计自己还以为昨晚的事情,是一个梦呢!

    张妈妈看见她醒了,忙不迭的照顾洗漱,昨晚的事,若是稍有不慎,估计就要出大麻烦了。

    顾卿几乎是脱口而出:“北唐烈回来了吗?”

    端着水盆的手微微一僵,张妈妈神色有些不自然:“还没回来,先前踏月来过,但是小姐还在睡觉,便告知老奴,王爷在外面抽不开身,今日是不会回来了。”

    踏月来过了?他是来看香儿,顺便告诉自己的,还是特地跑一趟的?

    顾卿已经不敢深想,要是想多了,只怕难受的是自己了。

    香儿见她寝殿的门开着,挪动着惨败之躯而来,这个病号似乎安分不得,一见到顾卿就恨不得扑上去:“你可真能睡啊!要是等你吃早饭我可就要饿死了!”

    顾卿一笑:“我马上就要吃早饭,你吃吗?”

    香儿顿时苦着一张脸,指指肚子上不明显的赘肉:“瞧见了吗?烈王府的伙食实在是太好了,我要是再这么没节制的吃下去,萧引哥哥怕是要认不出我了。”

    一提到萧引,顾卿便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微微叹气,还是没有说出口。

    见她神色有片刻的异样,香儿便不怀好意的撞撞她的胳膊:“怎么一提到我萧引哥哥你就不说话了?是不是……”她笑的有些奸诈。

    顾卿没好气的拿着食指戳了戳她的胸口,疼的她是呲牙咧嘴。“你这么喜欢八卦,怎么不去问问踏月的心思去?”

    一提到踏月,香儿立刻闭嘴,简直比点哑穴还要管用。香儿十分怨怼的看着顾卿,有些泄气的坐在顾卿的对面。

    “算了,早饭吃的早,我也饿了。张妈妈!”她甜甜的叫了一声,张妈妈顿时眉开眼笑,知晓她肯定会再吃的,竟然连碗都备好了。

    吃饱喝足后,吩咐午膳推迟,否则真的要变成猪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太阳逐渐西沉,顾卿便直起了腰身,将画好的稿纸递了过去。香儿忙快不迭的接了过去,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

    没想到现代的漫画在古代也会有这么忠实的粉丝,而香儿正坐在一边兴致勃勃的看着顾卿花了一下午的成果。

    漫画名就是《机器猫传奇》!

    一张稿纸不过一个小故事,看完后香儿还是觉得看不够,一下子抓住了顾卿的胳膊:“你告诉我机器猫最后有没有回去啊?大雄会长大吗?”

    顾卿丢过去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自个猜啊!”看着拉长的树影,没想到一天又要过去了。

    就在这时,院门口传来一个淡然浅笑的声音,仿佛是晚风拂过山林,那样的悦耳:“你们在干什么?这样开心?”

    香儿一见是上次的美男,一下子激动无比的捧着顾卿的漫画递了过去:“傅公子来了啊!赶紧来看看,这是顾卿的画。”

    “画?”傅景落狐疑的看着她,眉眼风月,将目光落在画纸上面。

    这是什么画?见惯了国画的傅景落一下子来了兴致,一页接着一页的看了下去,觉得十分匪夷所思。这个圆不隆冬,中间还有一个大口袋的东西也能称之为猫?

    而且……这是什么?

    傅景落欣长如玉的手指落在画纸上面,轻轻触碰,手上便多了一丝灰色的痕迹,这似乎不是自己所认真的毛笔,而且自己竟然从未见过。

    看傅景落流露出疑惑的神色,香儿便神气的说道:“你也觉得奇怪是不是?我也不知道顾卿是从哪弄来的这么一个木头棒子,竟然就能写出字来,而且十分的好用呢!”

    顾卿见他们都看着自己,然后将手中的铅笔递了过去。在逐鹿殿闲着无聊,倒是制作了许多铅笔,闲着无事画一些速写也是不错的。

    傅景落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笔,一根圆木头,连手指粗细都没有,中间包裹着一根黑色的东西,画在纸上竟然真的出现了痕迹。而且十分轻便,根本不需要磨墨那样的麻烦,只要带着一支,就可以写出字来。

    就连全能公子傅景落也不得不佩服顾卿这样的奇思妙想,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东西。

    “这叫什么笔?”

    “铅笔。”其实铅笔只是一种笼统的说法,要是做的细致的话还会分很多种,根据颜色的深浅,可以划分很多种。但是顾卿毕竟不是专业生产,哪里还能区分的那么仔细?

    傅景落看着手中神奇的小东西,眼中尽是赞赏之色,听了顾卿的回答,疑惑的问道:“是铅粉做的?”

    “不是,是石墨,只不过是这么叫着罢了,你如果想学的话,我可以告诉你。”

    傅景落听到她这样脱口而出的话,神色微微停顿。这样新奇的写字工具不仅便捷,而且十分方便。这要是搁在别人身上,那必定是荣获至宝,怎么也不会拿出来传授的。没想到自己连开口请教都没有,她竟这样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口。

    他眸色不禁一软,笑容更加温厚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