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今朝有酒今朝醉

    简单的吃过晚膳过后,香儿提议要喝酒,立刻得到了顾卿的赞同,只不过提议者被顾卿数落了一顿。

    “我的小祖宗,谁都能喝酒,就你不可以,要是踏月回来知道你受了伤还在喝酒的话,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香儿哪里肯干:“我不管,是我提议喝酒的,你怎么能不带上我?”香儿看着站在那浅笑不语的傅景落,便兴冲冲的跑了过去,正想一下子抱住他的胳膊,没想到却被他灵活的躲开了。

    好在香儿即使停下脚步,否则还真的要撞上去了。香儿疑惑的看着傅景落,心中想到,还真是个怪人,怎么只准许顾卿碰他?

    香儿是个直肠子,也没往深处去想,不抱就不抱,老娘还不稀罕呢!

    香儿一手叉腰,指着傅景落:“傅公子,你说,我应不应该喝?”

    “你受了伤按理说是不应该的,只不过你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你听到了吗?连傅公子都说没什么大碍了,你还有意见吗?”

    对于傅景落的话,顾卿是不会有任何疑虑的。命张妈妈去备酒,三人就这么坐在石阶上等着。

    不一会张妈妈就拿来了酒,顾卿突然想到古人似乎都是喜欢坐屋顶上面喝酒的,她今日倒要试试是什么样的情调!

    脚尖一点,便轻轻松松的跃上了屋檐,根本不费吹灰之力。自从服下丹药,顾卿的轻功也增进了不少,最起码萧引要是在追自己的话,自己估计也能周璇片刻了。而且经脉也粗壮了许多,要是修炼武功秘籍的话,顾卿也绝的是可以的。

    傅景落和香儿也紧随其后的上了屋顶。

    坐在屋顶上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抬头是漫天浩瀚的星月,天上繁星点点,在黑夜之下所有的人都变的那样的渺茫!再看向远处啊,她这才发现烈王府是这样的大,竟然远远看去,都看不到尽头。

    顾卿提起手里的酒坛,抱着酒坛大口饮酒的感觉是第一次尝试,虽然烈酒一下子灌入咽喉,带着辛辣的气息,但是只要忍过这片刻,烈酒下肚,腹里像是多了一把烈火,口齿间也全是浓郁的酒香。

    没想到顾卿一上来就大口喝酒,香儿也不甘示弱的饮了一口,但是没有喝过烈酒的她,刚喝到嘴里,一下子全都吐了出来。还嫌弃的擦擦嘴:“呸!真难喝,这东西怎么这么难喝?”

    闻言的两人只是笑笑,傅景落看着顾卿,似乎经常喝酒,没有出现丝毫的不适:“经常喝吗?”

    顾卿喝酒容易上脸,不一会就脸红了。她点点头,享受着晚风吹走身上的燥热。“以前在乡下的时候,时常偷偷去镇上卖画,就说是家里大人让拿出来卖的,还被他们说是小贼。卖了画自然是要买好吃的好喝的啦!”

    她说的随意,那些时光虽然很苦,但是在顾卿眼中却是无比的快乐,就起码不像现在这样困在这里,像是一只被栓了脚的鸟儿。

    似乎感受到散发出来的气息,他也大口喝了一口,嗓子眼的辛辣,就连他这个男人都有些受不了,没想到顾卿竟然一声不吭的承受了下来。

    “我也很久没喝了,似乎找不到人。”他淡笑的说出,漫不经心。

    顾卿一下子挪动了屁股,勾住傅景落的脖子,摇晃道:“不要担心,以后不是有我嘛!”

    傅景落看着靠在自己肩膀的女子,微微一笑:“我怕你喝不过我。”

    顾卿两口酒下肚,倔脾气就上来了,手臂一挥,高声道:“我告诉你,我喝酒可是很厉害的,来碰杯!”

    顾卿左手提着酒坛子,一下子迎着傅景落的酒坛撞了过去,便在一声清脆的声音中,傅景落的酒坛在顾卿的暴力挥臂之下,化身为渣渣。

    顾卿也彻底傻眼,干笑两声:“你这酒坛子还真结实,怎么一下子就坏了呢!你瞧瞧我的!”就在顾卿炫耀的挥动自己的酒坛的时候,便传来轻不可闻的碎裂声。

    她的酒坛也华丽丽的碎成了渣渣!

    傅景落微笑着摇头:“我现在不是该担心你能不能喝过我,到现在该担心的应该是你的酒品了!”

    顾卿自然知道自己醉酒后的德行,酒品就是一个字,差!两个字,极差!

    被道破心思的顾卿本来就因为上脸,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没想到此刻更加红艳了,仿佛是熟透了的苹果一般。

    酒坛子已经被撞破了,自然是要拿的。顾卿喝了点,虽然还没喝高,但是脚步有些虚浮,再加上屋檐上全是碎酒坛还有酒,顾卿一个不支便要滑了下去。

    腰,突然被一只大手紧紧扣住,身子险险的挂在边缘,任何人看着都不禁捏了一把汗。

    手臂微微一带,顾卿就跌回了傅景落的怀中。

    “你别拦着我,我要去拿酒!”

    傅景落哭笑不得的看着顾卿,没想到先前抱坛饮酒的气魄全部消失殆尽,这才几口酒下肚,已经开始耍酒疯了。

    他将顾卿安放在屋顶上,笑道:“我去拿,你在这等我。”

    顾卿乖乖的点头,身子笔直的做好,像是一个乖宝宝一般。

    看着傅景落闪身入内,顾卿脸上酡红一片,流露出一丝慧黠的笑意,偷偷跑到香儿那边,香儿也喝了不少,脑袋也是晕乎乎的。

    “香儿,把你的给我可好?”她笑的像是一只狡猾的小狐狸一样。

    傅景落刚刚拿酒上了屋顶,没想到瓦片上斜斜的滚落一个酒坛子,掉到地上,瞬间碎裂。

    香儿余下的半坛子酒,顾卿竟然像喝水一样,咕咚咕咚就喝下肚子了。顾卿的酒量的确不错,非常能喝,就是这后果吧……

    有点不堪设想。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