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只是抱错人

    顾卿原本还睡的十分惬意,枕头软硬正合适,而且还自动发热。突然传来一声冷喝,吓得顾卿一个激灵,这……这声音,好熟悉啊!

    顾卿揉揉眼睛,看着下面庭院里站着一个帅哥,虽然面色难看了点,但是漆眉星目,挺鼻薄唇。束发玉冠,浑身都散发着高冷的气息。

    帅哥?

    顾卿的眼睛一下子变得卟灵卟灵的,回头看着傅景落,傻笑道:“怎么会还有比你还要好看的男人!放着我来!”

    顾卿豪言万丈,脚底下的动作更快,直接一蹬脚下的砖瓦,便摇摇晃晃的向着下面的帅哥飞了去。

    只不过醉酒的她,计算不够精准,直接扑到了踏月身上。

    帅哥冷面看着她,眸底散发着幽冷的光芒,让顾卿一下子来了精神。她赶忙从踏月的怀中撑起身子,然后狼笑一声:“小帅哥,别误会,我只是抱错人,这个连黄金比例都不是的娃,我才不稀罕……来,让大爷我好好抱一抱!”说罢,朝着冷面帅哥扑了过去。

    他黑色的锦衣十分的柔滑冰凉,顾卿热乎乎的身子一粘上去,就舍不得放下,整个人就像八爪鱼一样的抱着。

    北唐烈眸色深沉的看着紧紧贴着身上的顾卿,面色极其的不善,偏头看着屋脊上傅景落。

    傅景落缓缓起身,临风而立,上身的衣襟已经破败不堪,而顾卿手里到现在还紧紧攥着傅景落的衣服,显然是她干的好事。

    傅景落摸摸鼻子,没想到顾卿刚睡下,北唐烈就进来看到了这一幕,这……算不算巧合?他们……也算是无辜的吧?

    北唐烈看着一地的碎酒坛,脸色越发的黑沉,显然憋着一把怒火。这个女人就这么饥渴难耐,竟然在逐鹿殿光明正大的勾引男人,真的是……不知死活!

    “你可以回去了。”他冷冷的说道,要不是看在多年挚友的份上,他还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拳头。

    傅景落想要解释,但是看到北唐烈那幽冷的眼神,便止住了话。和现在的他说再多,都无济于事,只是,别为难了顾卿。

    “我自然会走,只是北唐烈,你可否答应我,要善待她?”

    北唐烈星目一凛:“这个还轮不到你教本王!”

    傅景落只是笑笑,双手负后,衣袂翻飞而去。

    踏月看着傅景落离去,才缓缓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和王爷一回来就看见屋顶上王妃死死的揪着傅公子不放,王爷的脸色聚变,一下子让近身跟随的踏月吓得连头都不敢抬,没想到这个冒冒失失的王妃,竟然硬生生的将自己扑到了!

    王爷像是擒住小猫崽一样,将顾卿夹在臂弯处,虽然粗鲁,但是踏月看的清楚,他用力十分小心,明显是在乎王妃呢!

    不过王爷似乎是真的生气了,脸色到现在都没缓下来。

    北唐烈夹着顾卿从踏月身边走过,一阵浓郁的酒香便扑面而来,王妃似乎喝了很多酒是!

    就在踏月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没想到从天而降一个重物,直接将自己扑倒在地。踏月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人,就被一个人吻上了。

    “香……”话还没说完,已经被这个炽烈的吻,吻得晕头转向。

    就在踏月脑子一下子蒙掉的时候,香儿已经从他身上爬了起来,直接一个大耳刮子抽了过去:“萧引哥哥说亲吻是件美妙的事,怎么和你就不一样?”

    踏月前一刻还漂浮在云端,下一刻就被香儿一耳光给抽回了现实。踏月涨红了一张脸,不知是羞是恼,最后倍感无奈的看着香儿。“你一点都没个女儿家的样子,还好遇见的是我,否则……”他想了想,不知怎么说。

    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将香儿抱起。香儿也没有挣扎,窝在他的怀里,变得十分安静。

    踏月看着香儿红扑扑的脸蛋,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子,唇瓣印在香儿的脑袋上面,然后心虚的抬起头,四下看了看,还好没有人注视着自己,心中莫名其妙松了一口气。

    这种感觉……为什么像是在偷情?

    而这边的北唐烈正夹着顾卿,顾卿虽然有些神志不清,但是也知晓被人夹着脖子走是十分不耻的事情。于是晃动着身子,就是不肯走。

    北唐烈冷眼看着她,但是现在的顾卿哪里能看得到北唐烈眼中的寒意啊,笑的没心没肺。“我说帅哥,你要带我去哪啊?”

    “你想去哪?“某人森寒的说道。

    顾卿咬着手指头,认真的想了起来:“我想……我想回家,可是我没有家……我也不知道去哪。”

    没有人停留在原地等过她。

    北唐烈皱眉,一下子想到顾卿童年的遭遇,不禁眼底的眸色微微柔和,但……仍然是一肚子火!

    “起来。”他轻声喝斥。

    顾卿蹲在地上死活就是不起开。

    北唐烈眼底一片深色,仿佛是没有化开的浓墨,简直比无穷的黑夜还要浩瀚可怕。就算顾卿现在醉酒,但是看了一眼,便瞬间移开。

    她缓缓后退,有些害怕的看着他。这个眼神好熟悉啊,好像……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想不起来,脑子好痛。“你……你不要过来!”

    她越是闪躲,北唐烈越是不悦,她到底要逃避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