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好好说

    到了碧波池,北唐烈心中早已掖着一把火,看着怀中不安分的顾卿,还在叫嚣着要打自己的屁股,真是好大的胆子,要是旁人,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可这个丫头似乎一直都在拂虎须。

    大臂一挥,北唐烈直接将顾卿扔了进去,本想让她醒酒,没想到,某人沉水后,没有半点反应。

    北唐烈的眸色渐渐深沉,眉头也算着水面上越来越大的涟漪,而深深的蹙起。

    “该死的!”他咒骂一声,直接跳了下去,将沉在水底的顾卿给捞了上来。

    一出水面,顾卿咳嗽了几声,咂巴咂巴嘴巴,苦着一张小脸:“好苦啊!”

    看着对面的冷面帅哥寒着一张脸看着自己,还没意识到自己做错事的顾卿,害怕的缩了缩脑袋,弱弱的说道:“你家的碗好大啊!如果你喝不完,我可以帮你喝,虽然刚才我喝了很多酒了,可是我还能喝!”

    “你……”所有的话,都在顾卿无辜怯弱的眼神中慢慢消散,唯独这一屋子的氤氲水汽还在漂浮。他眼里暗沉的紫色光芒缓缓跳动,似乎是一场烈焰,熊熊燃烧着,只是眸色太过晦涩难懂,顾卿根本就看不懂。

    见他眉头深深蹙起,顾卿凝眸,伸出纤细的小手,帮他抚平,记忆中似乎也有一个人也喜欢皱眉,只是这个人是谁?顾卿已经记不清楚了,似乎在记忆深处远远的向自己走来,青涩还有些稚嫩的面庞,但是眼底的寒冷,却似千年积雪,化不开。

    她先前解开的衣服湿答答的贴在身上,胸口的一片春光丝毫没有遮掩的出现在眼前,让人忍不住浮想偏偏。

    她的皮肤很白,因为热气染上了红晕,在这乳白色的药汤中,更显的细滑诱人。晶莹的水珠凝结在她的胸前,挑战着某人的底线。

    她努力的扬起脑袋,看着他然后绽放笑颜:“帅哥,你还没告诉我名字呢!”

    薄唇微动,声音也轻飘飘的凝固在空气中:“北唐烈。”

    “北唐烈?怎么还会有第二个人叫北唐烈?既然你叫这个名字,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我想我们没必要做朋友了,我还是离开吧,这个地方我怎么感觉我来过?”顾卿瑶摇摇晃晃的就要上去,没想到尝试了几下,都没有爬上去,然后泄气的砸着水面,回头瞪着北唐烈:“既然喝不下这么大碗的汤,下回就买一个小一点的碗!”

    北唐烈薄唇微启,淡淡的说道:“是你腿短了。”

    这一句话深深的让顾卿不爽,回眸瞪着北唐烈,也不急着走了,反而走到他的面前:“你腿长了不起啊?浓缩就是精华,懂不懂?”

    看着顾卿叫嚣的样子,北唐烈嘴唇邪魅一勾,脸上冷然的气质融化在暖暖的药汤之中。他直接俯下身子,吻了上去。

    但是也没有直接攻城掠地,反而在“城门外”,欣赏着这两片诱人的红唇。

    他的牙齿啃噬在她的唇瓣上,细细感受着她的柔软,让顾卿身子一震,脑子似乎跟不上了。为什么前一刻自己还怒目相视,怎么下一秒他就亲自己了?

    虽然被这么一个帅哥亲,是一个好事,可是!自己是有夫之妇啊!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顾卿一下子推来了北唐烈,脚步情不自禁的往后腿,皱眉看着她:“你赶紧走,要是被我前夫看见了,可就麻烦了。”

    某前夫斜睨一眼,这个女人这会倒是想起自己还有个前夫了?

    “那你先前对面傅景落的时候可有想过这个?”他寒声问道,一想到她竟然睡在傅景落的腿上,心中就多了一团火,怎么都熄不了。

    顾卿吞了吞口水,似乎想到了先前那美好的胸膛,突然也贼笑一声:“我前夫不在,你就从了我吧!”

    说罢直接扑了上去,竟然一把抓住北唐烈的衣服,小手一扬,一件轻飘飘的衣服就被自己撕烂了。

    看着古铜色结实的肌肉袒露在外,乳白色的池水刚好漫过腰际,所以对于这完美的上身,自己一览无余。小手轻轻的抚摸那结实的腹肌,标准的八块腹肌,而且没有一丝赘肉,分分钟就是一具完美的裸模啊!

    北唐烈眼底暗沉一片,一下子擒住她的下巴,深深地吻了下去,早没了先前的温柔。

    一番缠绵,根本躲之不及。

    顾卿一下子感觉到快要窒息了,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骤然放大的冷酷刚毅的面庞,一下子脑袋里全是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

    就在顾卿还没缓过神来,但是压下来的身体,突然远离,一下子退后了好几步。顾卿有些不明所以的按着他,脑袋被热气所蒸腾,一下子没了北唐烈的搀扶,直接软软的跌倒在水里。

    再次捞起她的时候,顾卿已经闭上眼睛,沾了水的睫毛仿佛是挂着珍珠一般。润滑的肌肤上面全是细密的小水珠,似乎将她脸上的红晕放大,更加的晶莹剔透。

    北唐烈看着怀中睡的安稳的顾卿,眉头深深蹙起,每每是这样关键的时候,顾卿就会出一些状况,自己似乎已经适应了。

    将她纤弱的身体抱在怀中,本想让她醒酒,却不想自己反而遭了一次罪过。

    这个女人,迟早有一天要将她就地正法!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