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以死谢罪

    顾卿和张妈妈急忙出了房间,却看见东偏殿的厢房门口,踏月笔直的站在那里,背影染上了一抹肃杀的氛围。双臂垂于腰际,紧紧的攥着拳头,上面的青筋暴跳,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踏月的佩剑远远的甩出了好几米远,上面还沾着血迹。

    血迹……

    发顾卿的眉头轻轻皱起,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不过踏月背朝着自己,她一时间也看不懂发生了什么。

    而香儿勉强支撑着身体,因为刚才一下子耗尽全身气力,才制止了踏月的动作,但是自己也有些支撑不住了。她靠着门扉,有些力气透支的站不稳。

    顾卿急忙走到眼前,扶起她,这才看清踏月。他一脸严峻之色,肩头还被利器划伤鲜血正汩汩的流了出来,但是他置若罔闻。

    地上有着一对白色的瓷粉,依稀还能辨认出茶杯的痕迹。顾卿哑然,难不成这力道是香儿掷出的?

    踏月紧紧抿着唇,因为伤口没有刻意止血,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他眼底闪过复杂的神色,看着香儿,然后一脸严肃的说道:“踏月昨夜所做之事万死莫辞,我今日去王爷那禀明,回来……我的命就是姑娘的了,到时候也该由姑娘亲自动手。”

    闻言,顾卿眼底是深深地震撼,踏月是北唐烈的左右手,几乎是不离身的,没想到踏月尽然主动要求离开?这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香儿想要说话,但是刚一出口,气血翻涌,没想到刚刚好的伤,现在却又加重了。看着地上的瓷粉,自己也很是震惊,可见踏月求死之心是多么决裂,还好自己拼尽全力,否则这剑就要抹中脖子了。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榆木疙瘩?都说此事与他无关,为什么不信?

    他不等香儿说话,便转身离去。空荡荡的院子里有风吹过,带着淡淡的血腥味。

    踏月一离开,香儿便再也支撑不住,一下子倒在了顾卿的怀里。顾卿连忙将她扶到床上,刚掀开被子,想让她躺下,却看到了被单上的一抹鲜红,手顿时僵住,也变得有些结巴:“你……你们……”

    她总算是明白了前因后果,难不成昨晚香儿醉酒了,两人做出了什么?可是按照踏月的性格,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的啊!否则也不会求死了。

    香儿一屁股坐在床上,对上顾卿的目光,一下子变成了苦瓜脸:“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了!没想到这次赔了夫人又折兵,还连累了踏月。”

    顾卿这回更加懵了,难不成昨晚的事情还另有隐情?

    在顾卿狐疑的目光中,香儿叹了口气,看向那床上的殷红,也觉得自己悲催的很。“昨晚踏月送我回房,我非要缠着他喝酒,本想下点迷药恶整一下他,没想到下错了,下……下成了春药!”

    “额……”顾卿终于知道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眼前的明显就是其中的高级奢华版啊!

    香儿靠在床头,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求救的看着顾卿:“老娘都说了不要他负责,是自己的原因,可是他一根筋非说是自己的错,要以死谢罪,就是你刚才看的一幕。虽然他是要了我,可是说到底是我的错,怎么能让他承担呢!顾卿,你说现在可怎么办啊?”

    顾卿也不知道怎么办,踏月从未紧接过女色,就算是碰了香儿的胸都要娶她,现如今将香儿吃干抹尽,他甚至以死谢罪,这样执着的人,就算说再多也没有用的!

    就在顾卿思考之际,香儿一把抓住顾卿的手:“要不我逃吧!”

    “逃?”这可是逐鹿殿啊!

    香儿也觉得不切实际,可是自己在这无非是两个结果,要么嫁给踏月,要么就是杀了踏月,都不是自己想要的,所以为今之计只要拼命一逃。“我不会和踏月在一起的,要了他的命,我也实在是过意不去,昨晚的事情寻根问底是我的错,我就当被狗咬了一口。顾卿,你一定要帮我啊!”

    “你……就这么不喜欢踏月?”她认真的问道。

    香儿脸色有片刻的失神,但是转眼变得嘻嘻哈哈:“废话,我怎么会喜欢他?我可是要找一个和萧引哥哥一样完美的男人的!”

    顾卿无法,她有些为难:“要是我帮了你,踏月会恨我的!”

    “可是……”香儿一下子急了,急忙抓住顾卿的手:“我可是前朝余孽啊,烈王又是主张围剿的一派,我们注定是敌对的,他是个忠义两全的人,怎么会忍心背弃烈王?”

    “我的好姐姐,你就帮帮我吧!强扭的瓜不甜啊!”香儿晃着她的手,实在不想在这个逐鹿殿待下去了。

    顾卿艰难的点头:“我试试。”她也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但愿能制止住踏月的求死之心吧!

    香儿欢喜的一下子抱住了顾卿:“我就知道你会帮我的!等我见到萧引哥哥,我定会让他亲自和你致谢的!”

    顾卿苦笑一声,难不成真的应了那句话“好事多磨”?难不成自己是情侣党的杀手吗?帮北唐风出点子宋离离开了,现如今帮香儿逃走,这……可如何是好?

    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