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你幸福,我自杀

    顾卿一抬小脸看看见一双暗沉如黑夜一般无际的眼眸,此时自己小小的映照在里面。他的目光从进来便不曾有半刻离开自己的身上,现如今再和这样深沉的目光对视,顾卿从心底察觉有些害怕。

    他的大手不知什么时候反扣在自己的左手腕上,渐渐用力,顾卿这才发现他的不对劲,难不成是因为昨晚的事情?顾刚想道歉,没想到听见他暗哑森寒的声音。

    “为何欺骗本王?”

    欺骗?欺骗什么?顾卿一下子一头雾水,他没头没脑的冲进来为什么问这样的一句?手腕大力的仿佛是要将自己的骨头捏碎,顾卿一下子皱起了秀眉,想要挣脱,但是完全没有用。

    好在,就算是盛怒之下的北唐烈,也没有再用力,否则只怕和醉仙居那一晚一样,说不定也要废了自己的左手。

    盛怒……为什么他会生气?

    顾卿懊恼的看着他,这个家伙只会使用蛮力吗?“你放开!我什么时候骗了你?你如果是为昨晚的事情而生气,那么我向你道歉,不对!我为什么和你这个家伙道歉?我现在已经不是烈王妃了,我就算调戏哪一个也和你无关啊!”顾卿一旦脾气上来了,也不愿意服软。

    北唐烈拧着眉毛,眼神漆寒的看着她。不提昨晚还好,一提到昨晚,北唐烈眸色更加暗沉。这个女人当真是不知死活!

    “你可知你是在找死?”她每一次无比认真的撇清两人的关系的时候,北唐烈就想狠狠地惩罚她,让她明白此生只能是北唐烈的女人!

    顾卿没想到起初是想帮助香儿的,没想到这个家伙莫名其妙的生气,实在让她觉得委屈的谎。顾卿紧紧的咬着下唇,直视北唐烈冰冷的眼眸,毫不畏惧的看着他:“你这个人有病是不是?你把我关在这里又出不去,我派人去找你,你一来就冲我发火,还要杀我!反正我人都在这了,死了也没没人知道!你……你就是个乌龟王八蛋!”顾卿越说越气,甚至卖力的踢了两脚。

    只是他的腿,稳如泰山没有一丝的动摇。

    顾卿继续委屈的吼道:“你还说我骗你,我骗你什么了?我昨晚到底是做了什么了?难不成也像踏月那样,将你吃干抹净了?”

    北唐烈的眉头微微皱起,手上的力道松了几分。

    顾卿于是更加卖力的斥责他的罪行:“你倒是说啊,我昨晚对你做了什么?你一来就说我骗你!我骗你什么了?”顾卿也有些担心了,难道自己昨晚酒后乱性了?感觉好可怕啊!

    北唐烈仔细回忆刚才侍卫说的话,似乎只是说了是急切的事情,并为说她受伤,难道真的是自己太冲动了?

    一想到此处,北唐烈的眸光微闪,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

    但是骄傲如斯的他,又怎么会开口承认自己的错误?于是脸色微微一扬,居高临下的看着顾卿,一脸的傲骄样:“你不是说有什么急事找本王吗?”

    顾卿见他有了缓和,还想继续趁胜追击,没想到听到北唐烈的话,才想起来自己叫他来是为了什么。

    顾卿狠狠地剜了一眼北唐烈,眼底的怨念十足,晃了晃自己被捏红的左手,那都是北唐烈的恶行。

    北唐烈眼神轻飘飘的落在别处,脸上一派淡然:“你不是找本王有事吗?”

    虽然顾卿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哪里骗他了,只能归结到昨晚醉酒怕是说了什么大话,如果知道只是一个扯淡的误会,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将北唐烈拉进屋,嘴里嘟囔着:“下回可千万不能在喝酒了,简直是要人命啊!”

    闻言,北唐烈一向冷意冰霜的眼闪过一丝笑意,但是转瞬即逝。他没想到自己一喜一怒都因为顾卿而如此变化无常,这让原本淡然的北唐烈深深蹙眉,这……是好,是坏?

    就连北唐烈也不知道自己一开始只是不想放她离开,不想独自一人度过漫长黑夜,没想到现在这种想法似乎蔓延的更多了。

    当踏月艰难的回到逐鹿殿的时候,已经面色煞白,额头上全是冷汗,让人觉得有些害怕。

    但是他却得到了香儿出逃的消息,似乎有萧引来救,等顾卿寻来北唐烈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

    烈日炎炎之下,踏月一下子觉得头晕目眩,一个不支的跌倒在地。

    顾卿吓了一跳,刚想去搀扶,却被北唐烈紧紧的握住手,他神色冷淡,即便是踏月晕倒在自己的面前,他也毫无表情。

    “自有大夫去,你去何用。”

    顾卿皱眉的想要甩开他的手,但是尝试了记几下无果,便急道:“你不关心我还关心呢!我要去看看!”

    北唐烈眸色微微内敛,紧紧的锁住她的眼睛:“那我呢?”

    顾卿一下子愣住:“什么你?”

    “如果本王也是如此,你会如何?”

    顾卿撇撇嘴:“你又不是我害的!更何况我想上去估计也被那些个女人啊丫环小厮给挤下来吧!”她只想问一句,要她何用?

    顾卿看着他的神情,没有任何的变化,简直比无风的水面还要安静,一下子让顾卿不知如何是好,气氛竟然陡然压抑了起来,就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

    他们之间的感情似乎很玄妙,就连顾卿这个活了很多年的老人精都无法体会,虽然自己不是少不经事,但是对待感情的事情还是非常薄弱,那北唐烈更不用说了,阅女无数,这两个人在一起,让顾卿不得不捏了一把汗。

    北唐烈是恶魔,能逃离就逃离!

    北唐烈紧了紧她的小手,不发一言,率先朝着西偏殿而去。踏月其实也有自己的房间,但是他值夜的时间太多,多半是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抱剑独眠的。

    不一会就请来了大夫围着床前,是气血不足,加上有些中暑,开几贴药吃下去,过不了几日就会好的。

    看着大夫们都退了下去,顾卿看着床上躺着笔直的踏月,直到昏迷,他的拳头依然是紧握的。她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是相信踏月对香儿的心,就算没有昨晚的事,踏月也不会放开香儿的,只是昨晚的事情成为转机,要么两人在一起,要么踏月身死。

    可是香儿明显是选择了另一条路,既不让踏月死,也不愿意和踏月在一起。

    虽然香儿是想找一个像萧引一样的人在一起,可是萧引未必是自己适合的,只怕个中滋味只有两人亲自尝过后才知道了。

    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