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有什么要说的吗

    夜色渐渐深沉,在太湖的湖中心,夜风习习,每一条画舫上面都点起了灯火,远远的看去仿佛是水面上的一颗颗繁星。

    湖中心的揽月亭,视野十分开阔,能将太湖的美景一览无余。水面上荷叶田田,已经六月的天气,晚上十分凉爽,一阵夜风袭过,伴随着醉人的荷花香。

    在灯火的照耀下,莲叶泛着金黄,莲花也泛着金黄,一幕幕都是天上佳境,人间难闻啊!

    揽月亭上,一男子迎风而立,深蓝色的衣袍被微风吹的翩然,仿佛是在黑夜曼舞的蝴蝶一般。有画舫轻轻的划过水面,贴着揽月亭缓缓滑过,桥头一位二八姑娘,正光着小脚丫在水里嬉戏,手里还执着一束莲花。

    少女眉眼羞怯,仍止不住的向庭中男子看去,揽月亭耀眼的烛火映照在那人的脸上。剑眉星目,挺鼻薄唇。面部刚毅冷峻,似冰山棱角,却趋之若鹜。

    这样的美景如此的美男,若能都伴于身边,岂不是绝配?

    眼看着画舫就要游经男子的身旁,少女似乎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将手里的莲花给抛了出去。

    却不想,一只洁白玉手稳稳接住。

    少女一时看呆了俊美的男子,也没注意亭子里还来了旁人。那人是位姑娘带着白色的面纱,人经过带着一股子香味,似乎……是庙宇的禅香。

    那少女见男子至今微有所动,也知晓自己没了希望,便恨恨的回船,临行时也不忘瞪了那面纱女子一眼。

    无忧拿着莲花,嘴角弯起,就算是带着面纱,也能想象面纱之下的笑容该是有多美?

    她的皮肤很白,也许是常年睡在暖玉床上的缘故,常年不见阳光,所以到现在皮肤都是异于常人的白。再暖的烛火打在她的脸上,也觉得完美无瑕。

    那一双眼睛平平无奇,和面纱下的笑容十分不成比例,但依然遮挡不住她的美好。

    将莲花递到鼻间轻嗅了一下,淡淡的香味虽然不浓郁,已经够撩人。

    无忧看着他刚毅冷漠的侧脸,棱角分明,带着淡淡不近人情的冷意。但是无忧知道,就算北唐烈再怎么冷淡都不会对自己如此。

    她轻笑:“你下回见我可不准许站在灯火之下,免得又被人瞧了去,乱抛莲花了!”

    北唐烈嘴角轻轻勾起,冰冷的脸上多了一丝笑容,乍暖寒春一般,让人注目不前。

    看到他的笑容,南宫无忧娇小的身子微微颤抖,他很少微笑,这样的笑容就算是在皇宫朝夕相处也不多见,每一个笑容都深深映入眼底,刻画成最美的记忆。

    现在他不是卑微的质子,而是高高在上的王爷,已经有足够的能力独当一面,甚至……也可以力挽狂澜的护下自己。能待在北唐烈的身边,对于现在的无忧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恩赐!而且,再过不久就是他的选妃之日了,那样……便可顺理成章的和他出双入对,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看着她柔软动人的双眸,里面波光粼粼,满是深情的看着自己。他微微皱眉,才出声道:“选妃的事情要耽搁了。”

    沉浸在美好幻想中的无忧身子微微一怔,满是诧异的看着他:“怎么了?”好不容易有了希望,难不成又要破灭了吗?还是他知晓了什么?

    “黄河水难成灾,本已人心不安,却不想龙腾图的传言竟然在那里传开,所以我要去一些时候。”

    她急急的抓住北唐烈的衣袖,急切的问道:“什么时候?”她不关心什么龙腾图,也不关心皇陵之事,只关心北唐烈要离开自己多久!

    北唐烈微微低头,挡住了头顶的光芒,一下子让他的神情有些晦涩不明。他原以为……她会关心龙腾图的。

    他声音平缓的说道,避开她期望的目光:“最少两个月。”

    最少两个月?那么她要见不到她两月之久?原以为他们可以不日完婚,没想到竟然还要再等!她已经等了那么多年了,难道还要再等下去吗?

    她不要!

    一下子抱住了北唐烈结实的腰身有些凝噎的说道:“我不要!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有你,我不想离开你!”

    北唐烈的眉头深深地皱起,似乎忍耐已经达到一个限度,脸上的森寒不悦同那镌刻的寒眉一般,凌厉的有些吓人。

    她的眼里蓄满了泪水,死死的抵住他的胸膛。但是,他的怀抱冷如寒石,让她止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她似乎感受到什么,抬起头颅,正好看见他下压的眉脚,心中竟然止不住的升起了寒意。

    她的手不禁松了松,有些怔忡的看着他。她记忆中的北唐烈不是这样子的,他从未这样冷淡的看过自己!

    他冷厉的面孔终于有了稍微的缓和,眼底寒冰尽退。抿了抿嘴唇,大手拂过她带着面纱的面颊,那遥不可及的温暖稍纵即逝。

    “我会留下四骑保护你,虽然萧引等人无效顾忌你,但是你还是小心谨慎一点,回去吧。”

    她无声的流着泪,紧紧地咬紧了嘴唇,终于鼓起了全身的力气问道:“你……你如实告诉我,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北唐烈拂去她的泪,轻言:“本王的心,你应该是最懂不过的了。黄河水难在即,我们的事缓缓。”

    无忧身躯一震,是啊,北唐烈的心自己应该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他是个有担当的男子,现在国难在前,自然不会顾及儿女私情。一想到这,无忧苍白的面色缓了缓。

    “那……回来即可完婚可好,为什么非要选妃?你……”

    “选妃之事日后再说,本王有事,你照顾好自己。”

    北唐烈将她的手缓缓放下,然后大踏步离去。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南宫无忧又没了自信,他的心……到底是不是红色的?她有些撑不住身体,竟然一个不支跌倒在地,而他的身影早已消失夜色。

    候在庭外的娟儿一见北唐烈出来,顿时面上一喜:“王爷怎么不和我家小姐一同出来?”

    北唐烈没有说话,淡漠的留下一个冷冰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