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什么情况

    他轻描淡写的说出这样的话,嘴角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看的张妈妈一时间内心幽冷。

    北唐烈的目光仿佛具有穿透力,似乎能看透你的内心,张妈妈也是个老手,脸上没有任何的焦急恐慌之色,只是微微不解,似乎十分诧异:“王爷说的这是什么话?”来王府这么久,这应该第一次和北唐烈说上了话,没想到竟然隐隐有着火药味。

    连傅景落都能知晓她中了美人醉,他和顾卿朝夕相处这么久,又怎会不知?如果以前他身边没个熟识药理的人也就算了,可眼下有人帮着自己,那么他就发现事情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美人醉乃是北唐皇室才有的毒药,从不外泄,她……又是如何得到的?”他冰冷的话语微微上扬,带着死亡的气息。

    张妈妈早就猜测北唐烈知晓了,他如果不知道,那才白费了烈王的名号。她的脸上依旧是茫然无措,张妈妈暗叹,和自己小姐待久了,就像小姐说的那什么装逼的范越来越足了!

    张妈妈这个比北唐烈多吃了几十年饭的老人精,可以说一句不好听得话,吃的盐要比他吃的饭还要多。装!她会!而且是老手!

    张妈妈脸上浮现惶恐和茫然的神色:“什么美人醉?老奴不懂!老奴一直侍奉在夫人身边,后又跟随者小姐,只不过小姐十岁那年,莫名其妙的掉进了水里,到现在还有体寒之症呢!”

    北唐烈眸色不变,虽然确有其事,但是又怎么解释她身上的美人醉?

    顾名思义,中了毒的人,气息尚在,只不过人根本就不会醒来了。而顾卿却一直被人吊命到现在,可见背后势力不小。

    要不是有人告诉他,顾卿中了美人醉,他估计永远不得知。

    “既然张妈妈不愿意说,本王自然会查出来了,还有将你们背后的人也一并查出来。”他冷笑,浑身散发着幽暗的气息。他北唐烈要决定的事情,无人能够阻止。他冷冷的看着张妈妈:“顾卿的轻功,还有天山雪莲本王都记着。”

    张妈妈眸色一震,原来北唐烈什么都知道,所以故意给他们天山雪莲,为的就是揪出胖和尚,难不成是怀疑那件事?

    张妈妈不敢想,一想到北唐烈心机如此之深,和当年如出一辙,还是一样的阴险狡诈。

    见张妈妈垂首,似乎在深思什么,也不去探究。他早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张妈妈自然是什么都不会说的,又何必多费口舌?转身,微风浮动衣摆,朝着内室走去。他不急,有的是时间。

    身后的张妈妈霍然抬头,眼神深笃的看着他:“这样做值吗?”为了揪出背后不知道是什么能耐的人,竟然不惜天山雪莲这样的神药,他到底意欲何为?还是什么都知道了,只是……试探她?

    张妈妈不知道,北唐烈这个人的心思实在是太过阴暗,不是常人所想,她根本不知道!她以为这些年早已深知这个人的可怕,却不想……似乎更甚。

    他就是来自地狱的魔鬼,简直让人不由自主的害怕。

    一切尽在掌握的局面,因为北唐烈那不知识试探还是笃定的话,变得心绪不灵,似乎一场暴风雨正在酝酿。

    “值。”他认为值得东西就必定是值得的!

    看着他冰冷阴鸷的背影离去,张妈妈仿佛是一下子被人抽光了力气,一个不支跌倒在地。他这样处心积虑的留下小姐,到底是要寻求个什么结果?

    夫人啊!你真的错了,这个人狼子野心,根本就没想过放弃皇位,他……他根本就不是小姐的良人啊!老奴还是带着小姐回到了北唐烈的身边,这到底是福是祸?

    张妈妈一时间泣不成声,有些佝偻的身躯,在跳动的烛火下,显得更加的苍老。和北唐烈仅仅一个交锋,就变得如此。她不知道北唐烈到底知道什么秘密。也害怕,这些秘密曝光的时候,天下之大,还有小姐的容身之所吗?

    安适了这么多年,难道又要卷入当年的是是非非吗?张妈妈一阵唏嘘,心中不知做何感想。他变得更加深不可测,更加可怕,这前路只怕是越来越凶险了!

    张妈妈突然想到一个人,面色沉静,带着不显露山水额气质,像是一团墨雾一般。那个男人处心积虑的讨好小姐,似乎不是有意伤害,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寻求他的帮助?

    深深地看了眼外面的夜色,明月当空,照亮了整个庭院,却凄寒似雪,怕是……又一个不眠之夜啊!

    站在床边,他不知道自己凝视了多久。对于自己的感情一下子浑浊不堪。只有床上的小人儿熟悉美好的睡颜,才让他的心情莫名其妙的平静下来。

    俯身,垂眸,大掌难得轻柔的拂过她的脸颊。她的脸颊很软,也很暖。

    “你又捂我。”她呢喃一声,小手晃了两下,拍下北唐烈的大手上。虽然已是夏天,但是他刚才出去了一趟,身子也凉了许多,冷冰冰的大掌捂在脸上也是很冷的!

    小手拍下轻若无力,还挠了几下,想让他知难而退。被她睡梦中可爱的言语动作逗笑,北唐烈脑海中什么也没想,连嘴角冰冷的弧度都柔和了许多。上了床,轻轻环住她的腰身。

    暖暖的被窝一下子钻了个冷冰冰的大家伙,顾卿想要抗拒,但是发现抗拒不了,又忍不住缩了缩肩膀,然后认命的贴了过去。

    没办法,只能把你捂热了再睡。她迷糊之际这样想着,有些埋怨古代的好天气,大夏天晚上还有点凉。

    他深深的看着怀中的小人,她睡的是那样安详,似乎一切风云变化都与她无关。他眸色一闪,不知道在想什么,在黑夜里仿佛是最刺眼的寒芒,让人心惊。

    夜色深沉,将一切都淹没。

    照例……又是日晒三更,顾卿在一阵颠簸中缓缓的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