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问过本王没有

    匣子里躺着的竟然是几十根铅笔,而且每一根都是用上好的实木做出来的。不得不说傅景落简直就是个天才,前日只是和他口述一遍,也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铅笔细分也会有很多准,要是石墨和粘土比例不同的话,铅笔的浓淡也会不同,没想到这几十根铅笔竟然都是不同的比例,虽然不能严格要求,但是最起码一套素描绘画的笔是出现了。

    而且每一根笔都十分的精致,上面都有巧匠自己雕刻的花纹,十分精致典雅。而且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铅芯竟然散发着淡淡的香味,似乎是中草药的淡香味,难不成他融合了药汁?

    这才短短的两天不到的时间,傅景落就做好了这一批精致的东西,可比顾卿做的要高档多了,就算是搁到现代也极具收藏价值啊!

    顾卿没想到这个无双公子,还是个全能啊!

    将这几十只笔收好,这要是再被北唐烈给半夜换了衣服可要亏大了!思来想去,突然想到头上的束发用的发簪,于是将一只铅笔削好,直接当簪子使用。

    长度大小刚刚合适,而且木簪上面的纹路十分的典雅好看,还蛮适合的。

    这样就算遭遇什么不测,自己好歹也有个求救方式啊!

    匣子里还静静的躺着一个东西,顾卿好奇的拿了起来,那是一个小锦盒,锦盒下面还压着一个信封。打开来看里面竟然是一块白玉镯子,在这夏日林风的夜晚,夜晚还是有些凉意的,没想到刚握上那白玉镯子,自己身上就升起了一股子暖意。

    顾卿尝试着带了上去,没想到镯子刚好扣紧自己的手腕,大小刚刚合适,似乎……是专门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一般,要知道自己的手腕是非常细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幼年受的压迫太多,一直都瘦的连胸都没有,一般镯子都非常的大,没想到这一支竟然这么合衬。

    感受到镯子带来的暖意,顾卿微微诧异,难不成这镯子冬暖夏凉?她可记着皇后寿诞的那一日顾潇潇可是送了一个玉佩便有这样的功效,而且……能让女人容颜永驻。

    她不知道这个玉镯是否也有此等奇效,但是是傅景落特意送的,她想也不会差到哪去吧!

    可是……真要是如此,会不会……太珍贵了一点?因为铅笔的制作方法太贵重了,也不必如此吧?

    继续打开信封,上面写到短短的几句话:“你赠我制笔之术,刚好朋友送来这个玉镯,是个女人家之物,我总不能自己戴着吧?正好欠了你这个人情,你可不要拒绝,这玉镯我留着也无用,正好给你,你可不要怪我将自己不要的东西给你就好。”

    这还真像傅景落的为人,在他眼里自己这铅笔的制作方法十分难得,让他不给点东西,似乎他也会过意不去。正好自己也喜欢,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但,料想也不会太差。好歹也是别人的一点心意嘛!

    顾卿将东西放好,信纸也烧了,正想四处走走,就被踏月拦住:“王妃,你可不能乱走啊!”私底下无人的时候,踏月还是会叫她王妃。

    顾卿苦恼的看着他:“我要是去方便呢?你难不成也不让我走?”

    踏月一愣,脸上瞬间红了一片。不禁想起了在成亲那一晚去搜查的时候,王妃也是放浪形骸的直接说出葵水来了的话,现如今……似乎一点都未收敛。

    顾卿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踏月只能乖乖让步。

    随即到了一片树林后面,顾卿只是闲在那太压抑,想出来走走罢了。正是夏天生命力最茂盛的时候,头顶上全是枝繁叶茂的枝叶,就算有月光也被分割的十分稀松,但所幸还能照的清路。

    也不知道北唐烈走的时候有没有和张妈妈说,万一张妈妈不知道怎么办?还有!自己睡觉真的那么死吗?半夜被人抱走了,还在马车上颠簸了那么久,自己竟然一点感觉都木有!顾卿也是服了自己了!

    抬头看了下有些残缺的月亮,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想。就这样陪着北唐烈出来了,以什么样的身份?近侍?

    就在顾卿心烦的时候,突然耳朵一动,便听到一阵破空声。顾卿十分警惕的翻身躲过,只见墙上钉着一个飞镖。似乎是……冲着自己而来的!

    顾卿走上前打开,纸包里面还包裹着一个小金属球一样的东西。打开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小字:你身后有人跟踪,用这个甩开她。我,想见你。

    顾卿暗自皱眉,有人跟踪?难不成是北唐烈的人?顾卿将字条紧握,然后转身将金属球一样的东西砸在地上,没有声音,只有白色看不清的烟雾,而且范围极广,就连顾卿都看不到前路。

    树上的月娘面色一紧,从飞镖出现的时候就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来人的隐藏功夫不在她之下,甚至更加厉害。但是先前跟着顾卿,因为她要方便,自己是十三骑中唯一的女性,自然只有自己一人过来。

    没想到有人在王爷面前行凶作恶!

    月娘刚想动手,没想到四面八方突然出现了很多人,全部冲进来迷雾当中,然后全部分散逃出,每个人手里都带着一个青衣瘦小的男子。

    一时间,根本难以分辨。

    就在月娘锁定飞镖射来方向的那人过后,没想到追出去几十米的样子,自己就被人从后面一记手刃敲晕了。

    论,天下隐匿功夫者,除了岛国忍者,还有谁能比得过杀手?几乎每一个出色的杀手都有着过硬的轻功。杀手可是执行的是暗杀任务,一击不成从不会补上第二刀,全都是立刻逃跑,这就是狡诈的杀手!

    顾卿不知道李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也不明白他为何成为天煞盘的幕后人。那么!自己上次被鬼哭绑架,乘机杀害北唐烈,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