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专治失调二十年

    顾卿心头一跳,他……似乎抓错了节奏!

    顾卿连忙解释道:“我只是打个比方啊!我和他真的什么关系也没有啊!王爷你要相信我啊!我……我所谓的婚前婚后,只是说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和王爷来的深厚!”

    北唐烈眉角高挑,睥睨着她:“那么就是说你和他之间还有关系了?”

    顾卿的心拔凉拔凉,她也不是这个意思啊!北唐烈是有听力障碍啊,怎么就是听不懂她的意思呢?顾卿现在就算浑身上下全是嘴,估计都说不清楚了。最后乖乖的跪好,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王爷,我……我真的错了。我实在是说不过你,但是我想说的是,我和他真的没有关系!以你的能力应该能查到我的过去,我只是在路上救助过一个小乞儿而已,没想到便出了这档子事!我真的和李墨没什么关系的!”

    她就不相信北唐烈有天大的能耐,能查清楚自己小的时候有没有接触过乞丐!

    也许是她说的太真情实意,也许是北唐烈被感动了,反正他……似乎是信了。但是!她似乎忽视了另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

    只听见北唐烈似乎沉思片刻,才恍然说道:“先前你在林中还说到了一个人,你可还记得?”

    顾卿脑袋一愣,努力回想,突然轰隆一声,她……她……她似乎提到了萧引!

    顾卿脸色僵硬,然后嘴角狠狠一抽,有些古怪的看着北唐烈:“我说我忘记了,您信吗?”顾卿真想狠狠的给自己两巴掌,她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北唐烈嘴角轻轻上扬,似乎心情极佳。但是顾卿一看到这个邪笑就一阵子胆寒,这……这可是大凶之兆啊!

    “无妨,本王替你回忆,你似乎……提到了萧引的名字。”他故意拖长了语调,将顾卿的小心脏也给狠狠地吊起,再狠狠的摔下,真是几经折磨啊!

    顾卿身子一颤,对上北唐烈似有深意的眼眸,僵硬的回道:“有?有吗?”

    北唐烈手指又开始敲打桌面,每一声都敲打在顾卿的心头。斜睨了一眼:“没有吗?”

    “哎呀!”顾卿一下子捂住了肚子:“我大姨妈提前来看我了……”突然想到北唐烈不知道大姨妈所谓何物,然后又急忙改口道:“哎呀,我……我葵水来了!好痛!”

    北唐烈被她脸上生动的表情给逗笑了,真不知道张妈妈是如何教育顾卿的,怎么将她变成了撒泼打诨之辈?没想到一个女儿家说出葵水之事,竟然脸不红气不喘,还……游刃有余!

    这种事就算是第二次,踏月还是会上当,但是顾卿千算万算还是棋差一招,她现在面对的可是老人精北唐烈,和他斗,似乎还嫩了点!她等来了北唐烈不咸不淡的一句:“你的月事似乎有些不调,时间十分不稳定啊!我记得喜婆交过来的时间是月尾,没想到新婚之夜月初的时候,你就来了。现如今快到月中了,没想到月事却来了,你说是不是要检查一下?”

    “检查?这里没有妇科大夫啊!”顾卿惶恐的说道。

    没想到北唐烈撸撸袖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本王专治此道二十年,帮你瞧瞧也无妨。”

    额……高冷的北唐烈你确定不是猴子请来的逗逼,这话……你特么也能说出口?

    顾卿彻底傻眼,这……这也可以?

    顾卿一下子站直了身体,否则再装下去,北唐烈还真的要“专治此道”了!顾卿一脸严肃,挪动着膝盖,一把抓住北唐烈的手:“王爷,医治父母心啊!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你说我怎么能让你费心呢?我肚子又不疼了,我们改日再会!”

    说罢,直接想爬出去,没想到腰带上多了一只大手。以他的力道,分分钟断掉也是应该的事。

    “本王记着,初见你的时候,你就是这么威胁踏月的是吧?那么本王也不计较多费口舌,告诫你一声,你若再动,本王不介意将你扒光衣服。”

    顾卿立刻调转了一个头,转了回来,将屁股搁在脚后跟上面,一脸的憋屈:“王爷!我真的错了!我当时……当时还不是为了不让你们打架嘛!我……我一片好心啊!”顾卿说道最后都差点被自己感动了,她容易吗?

    看着她璀璨的双眸蒙上了淡淡的水雾,仿佛是遮上了轻纱,如梦如幻。她咬紧下唇,在灯光之下,鲜红的仿佛是熟透的樱桃,似乎是在……邀请他品尝。

    他,定然毫不客气。

    头颅微低,直接覆盖上那柔软的双唇,既然无法对她下手,那么尝尝鲜总是可以的吧?

    顾卿第一反应自然是后退,没想到头颅还没移开,一只大掌已经紧紧的扣在了自己的后脑勺。指尖纠葛,发丝缠绕,一下子难分难解。

    他的吻十分霸道绵长,但……又不失温柔。

    顾卿脑袋还有些发懵,但是手底的力道却越来越轻了。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俊颜,连他长长的睫毛都能看的一清二楚,眼角狭长,仿佛是最美的弧度。

    她眼里只有那双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