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相拥而眠

    就在这么关键的时候,顾卿还是忍不住退缩了。她支支吾吾的说道:“夏天热,我……我还没洗澡!”

    说罢一下子推开北唐烈,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一瞬间怎么会爆发那么大的力气,手臂都震得有些痛了。

    看着顾卿落荒而逃的背影,北唐烈双目猩红,用力砸在地上,地面瞬间陷入一个大坑。这个该死的女人,早知道就不应该询问她的意见,否则自己此刻也不会这么难受!可是……一看到她有些茫然的眼睛,他的心不止一下的软了。

    今晚看见李墨,才知晓他将顾卿看的似乎更重一点,也加重了他要得到她,要她一生一世只能陪在自己身边!

    顾卿深吸一口气,出了营帐,没想到刚出来就迎上了门口小兵古怪的目光。顾卿心头一跳,两人站的蛮远的,应该不会听到什么才是啊!自己出来之前,也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只是头发来不及整理。谁敢在那种情况下,还待在里面啊!

    “晚上好啊!”顾卿干笑两声,笑容堆面,估计这样笑下去,很快就会有鱼尾纹了!

    在小兵异样的目光中,顾卿心有余悸的离去。和北唐烈玩这种游戏,无疑是与虎谋皮,真是太危险了!

    才走几步就看到踏月一脸错愕的表情,顾卿更加疑惑了,为什么踏月也是一脸的古怪?

    她走上前,推了推踏月,疑惑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见到鬼了?”

    见到鬼不可怕,见到营帐才可怕啊!踏月一脸惊呆了的表情,指了指北唐烈的营帐。

    营长上面只有北唐烈的影子啊,也没什么啊?

    等等……影子!

    顾卿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颤抖着灵魂看着踏月:“你瞧见了?”

    踏月其实很不想点头,但是诚实如斯的他还是点头了,然后一脸的深意:“王妃如果和王爷这饥渴难耐,最起码也要撤退了士兵,再……再……那什么啊!”踏月说道最后满脸羞红,不禁让他又想到了和香儿的那一晚,还真是……

    顾卿使劲摇晃踏月的胳膊:“怎么办啊?我……我成了搞基的了?我不要成为断袖之癖啊!”

    踏月不禁怀疑这个王妃的智商了,眼下最关键的是王爷的声誉好不好?还好只有两个小兵看见,也好打发了。

    踏月一脸认真的看着顾卿:“王妃不要担心,踏月自然会处理此事的!”说罢走到了门口两个小兵的身前。

    两个小兵如临大敌,头低的更低了,生怕被踏月一句话就被判了死刑。

    “你们两个给我听好了,要是我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不论是否是你们两人传的,我都杀无赦,还会株连你们的家人,你们可不要为了一时的好奇心而妄送了性命。”

    他们自然知道踏月所所指何事,拼命点头,深怕点头晚了,自己的小命就不是自己的一样。

    踏月点点头,然后回到顾卿身边:“王妃还要回王爷的营帐吗?属下已经处理好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了。”

    “滚!我回我自己的!”顾卿咬紧嘴唇,不知道该羞该气。

    踏月也不明白自己一时间错哪了,但是顾卿说要回自己的营帐,也没有阻拦:“王爷早已命人打水在里面了,王妃慢用。”

    顾卿一愣,没想到北唐烈这样的心细。自己刚从他那出来,自然不会是临时的主意,那么就是北唐烈早已打点好了。

    心下微微感动,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北唐烈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他身边从不缺少女人,自己根本毫无优势,可是现如今的种种,让顾卿这样深刻的念头一下子模糊了起来。

    将颠簸了一天的身子沉浸在热水里,思绪一下子得到了放松。在热气缭绕中,顾卿仿佛朦胧的看到了自己的感情。

    如果北唐烈真的在意自己,为什么他要宣布烈王妃已经身死?即无名分那为什么还要把自己带在身边?自己身上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图谋的啊?

    顾卿实在是想不透,也不清楚自己的感情,她不敢想,因为她害怕,这种男人真的是自己能够喜欢的吗?她有什么权利?

    他们如果没有那场可笑的婚约,估计谁也不会认识谁。一个是高高在上的皇子,一个是乡下出来的庶女。她不知道南宫无忧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她也不管他是否心里还有此人。但是!萧引的话还历历在耳,他说北唐烈终究有一天是要做皇帝的!

    她相信只要北辰帝不傻,自然在皇位上权衡利弊,北唐烈的几率不小。虽然表面上北唐烈处处被人打压,但是真的如此吗?他那样霸道隐忍的性格,怎么会这样坐以待毙?

    如果真如萧引所说他未来会成为一代帝王,那么自己呢?自己又是何去何从?她没有那么大的自信,认为北唐烈会爱上自己,会为了自己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她也不会做他后宫中的一位!也许他现在只是对自己还有些兴趣,一旦过去了,自己和柳双周莺等人估计也没什么区别了!

    一想到这些,顾卿心情有些沮丧,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看清楚了形势,还是为自己的渺小赶到可悲。她没有能力,只能逃避。

    她不像别人才华横溢、美貌无双,她太过平凡,唯一拿得出手的估计就是画画了。说的霸气一点,还有一个天煞盘头领的前男友,和一个王爷前夫。似乎……她就没什么了。

    这些身份怎么去争夺?她也从未想过,一旦和北唐烈牵扯的越深,自己还能安然的全身而退吗?

    顾卿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