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骑马惊魂

    不得不说,北唐烈的军队速度极快,而且一点都不拖泥带水。整整一天,除了中午下马吃饭,几乎一天的时间都在赶路。就算是途经城池也不会进城,全部在城外休憩。

    按理说将领应该进城接受地方官的款待的,毕竟不是一两天的路程,风餐雨宿的也没什么问题。可是北唐烈一点没有进去的打算,只是在城外驻扎,没有半点进去的意思。

    就算别人邀请,也只是冷淡的拒绝。

    顾卿对北唐烈生出一种敬佩,能陪将士们同甘共苦的这才是好将领。这才是两千人就如此,要是成千上万的兵马又如何?

    难怪北唐烈是大周的战神,他,当之无愧!

    在马车上一连坐了三四天了,顾卿的屁股都坐大了。夜里扎营住宿的时候,顾卿在火堆前不断的拍打着屁股,惹得好多人都古怪的看着她。

    大概是越来越觉得她像个娘们了吧!

    踏月准备后几日的粮草妥当,正从北唐烈的营长出来,刚出来就被踏月落到了远处,小声地问道:“踏月,晚上有事不?”

    一看到顾卿那奸诈的笑容,这六月心生出一阵胆寒,这个古灵精怪的王妃,想要干什么?

    “王妃您要干什么?”踏月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教我骑马吧!我真的不想坐马车了!”每次看他们骑着马,心好痒痒啊!

    “这……”王妃说的果然不是好事,骑马的事情又不是一蹴而就的,万一将王妃摔到哪磕到哪,那他还有活路吗?

    踏月脑袋使劲了摇了摇:“没有王爷的吩咐,踏月是不会答应王妃的!还望王妃见谅!”

    “你!”顾卿恨得咬牙切齿,本以为有个香儿,已经不会让他那么一根筋了,没想到还是如此。但是……顾卿转眼收敛,变成了殷勤的笑容:“王爷带我来,本来就是饱受非议的,估计下面的将领都是心有疑虑,但是也不敢问对不对?”

    顾卿说的是实话,莫名其妙带来一个不是军人的弱小男子,怕不是走了什么裙带关系,这让他们靠实力爬到这地步的人,心中难免有些怨言。而且这个瘦小子简直没有一点样子,竟然还坐着马车,这次去可是有皇命在身的,她弄的和度假的一般。

    也有不少人问了踏月,但是踏月只是含糊过去,说王爷身边缺个伺候的人。但是论伺候,还有谁比侍奉了六年的踏月大人合适?

    踏月也觉得这是个麻烦问题,但是顾卿身份本来就特殊,也实在不能暴露。被顾卿这么一提起来,这才蹙着眉头思考这件事。

    顾卿见他沉思,敛住狐狸一般的笑容,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样下去,他们就会对王爷心生怨怼,王爷的声誉因为我毁于一旦,那我还真是罪不可恕了!为今之计,只有你教我骑马,他们见识到我也不是纸糊的,这样他们心中的疑虑就会小很多。”

    虽然顾卿不是纸糊的,但是在踏月眼中,和纸糊的也没什么两样了!但是相较与王爷的声誉,踏月还是不敢冒险的,毕竟那晚都有人看到了……

    顾卿内心经过一番挣扎,终于下定决心点头道:“好!那王妃收拾一下,踏月去牵马来。”

    “嗯嗯,找个空旷的地方,可千万不要叫别人发现了!”最关键的是,不要被北唐烈发现了!

    不一会,踏月牵马而来,两人来到里离营帐不远的空旷山地。

    踏月将马缰递给顾卿,然后说道:“你先和它熟悉一下。”

    看着这全身乌黑油亮,身上的鬃毛飞扬,身躯健硕,四蹄有力,一看就是难得的良驹。顾卿摸了摸马头,黑马鼻子里窜出热气,哼哧了几声,似乎并不排斥顾卿的抚摸。

    踏月眼底闪过惊讶的神色,这绝地马什么时候也让别人亲近了?本想牵着它让顾卿知难而退的,没想到它并没有暴跳如雷,反而显得十分温顺,这可是从来没有有过的事情啊!

    顾卿一时玩的兴起,马毛十分顺,她又忍不住多抚摸了记下。觉得这么马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是顾卿并未深想,天天跟在轻骑兵的前面,时常见到也是常有的事情。

    “然后呢?还要怎么办?”她好奇的问道,月光下睁着璀璨的双眸宛若星月。

    “你带着它走动一下,看看怎么样。”

    “对了,这匹马有名字吗?”

    “它叫黑影。”

    黑影?那岂不是速度十分快了?顾卿喜滋滋的想到,牵着马儿行走在月下。她殊不知道是自己身上的莫忘笛起了作用,不会遭到动物的攻击。对于顾卿的有意示好,黑影不仅没有排斥,还在莫忘笛的作用下十分乖顺。

    这也难怪踏月会如此吃惊,这些马匹都是有各自的主人的,要不是顾卿非要学,他也不会牵出来的。一旦马儿熟悉一个人后是不情愿别人来碰它的。没想到顾卿竟然做到了,要知道黑影就连他都不准碰的。

    一番熟悉过后,踏月开始教她踩马镫。因为黑影十分乖顺,所以也没有出现什么状况,轻而易举的骑了上去。

    根据踏月的指示,握紧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