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月下而行

    顾卿惊讶的一手指着北唐烈:“这……这是你的马?”这么说北唐烈早就知道了?

    北唐烈没有回答,反而圈住顾卿的身子,双手抓住了缰绳。胯下的黑影高兴的昂起了头颅,已经回答了顾卿的答案,这马就是北唐烈的。

    那这么说,自己骑马他都在暗处看着?为什么……为什么不出现,为什么会将黑影让她骑?

    这是这些问题北唐烈不回答,她就永远不会知道答案。抬头仰视他的脸,清冷的月光照射在他的脸上,不可一世却又高贵无比。

    他棱角分明,轮廓清晰,若是画素描的话,结构定然十分清晰。不是所有好看的人都难画的,北唐烈就是长得好看又好画的那种。

    如今的他也不过二十二岁,如此成就就已经不凡,性情内敛成熟,实在是让人佩服。他即是将军也是皇子。盔甲着身的他是嗜血魅惑的,让人阻挡不了。常服换上,身上隐隐流露出贵气与霸道,还有那排山倒海的阴冷气息。

    但是,无论那一种都让人过目不忘,也拒绝不了。这……就是北唐烈。

    这个男子足以强大,怀抱也十分温暖,只是可以拥护她吗?

    一低头撞进她深思的目光,竟然连对视都浑然未觉,不禁皱眉,冷声道:“想什么?”

    思绪一下子回到了现实,她有些无措的闪躲开目光,低着头把玩着马背脊上的鬃毛。

    突然手里强行多了缰绳,他淡淡的声音响彻耳边。他……竟然将脑袋搁在自己的肩头,弓着身子紧紧的抱住她:“你来。”

    顾卿呼吸一下子局促了起来,手抓着缰绳都不知道放哪。两人暧昧的姿势一下子让顾卿脸上浮上红晕,在通透的月色下十分诱人。

    北唐烈嘴角情不自禁的扬起笑容,十分浅但却是发自内心。看着面前已经熟透了的精致耳垂,北唐烈毫不客气的一口含住,牙齿时重时轻的咬在顾卿的耳朵上。

    全身,像是被细小的电流经过一般,顾卿的身子都软化在他的怀里,小手早已有气无力的抓住缰绳,眼看着就要掉下去了。

    他的身子紧紧的贴在身后,她能感受到那蓬勃而出的炙热,一下子吓得僵直了身子。

    这个女人,自己已经压制太久了,既然前几天没有完成的事情,不如今晚一次性办完了吧!这个女人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挑逗他的情欲,再这样忍下去,自己就要憋坏了!

    他并不介意这是什么地方,只要身下的人是她就好。

    就在北唐烈准备直接打野战的时候,没想到踏月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出现。

    “王爷……王妃……你们在哪?”

    远处,踏月十分焦急。没想到走到这里竟然看到了倒在地上,早已死去的马。血还是温热的,看来死的不久。全身骨骼断裂,马头都塌陷下去一块,明显是充满内力的一脚。

    看着那已经变形的头骨,踏月心惊,王爷到底遇到了什么,竟然这样子急切。借力弹跳出去的力量,绝对可怕!

    那……那王妃呢?

    一想到先前狂奔出去的黑影,踏月就头皮发麻,这王妃要出了什么事,自己可真的不够赔命的了!

    当下,更加紧急的喊道:“王妃……王爷……踏月来寻你们了!”终于看到了远处同乘一骑的两人,连忙运足轻功飞了过去。

    一下子面露狂喜的跪在地上:“踏月来迟了,还请王爷治罪。”

    北唐烈现在别提有多窝火了,没想到这么关键的时刻,踏月竟然出现了。他不是来迟了,是……来的太早了!

    得到踏月神一般的解救,顾卿松了一口气,借北唐烈发怔之际,急忙翻身下马,逃不迭的远离北唐烈。

    踏月久听不见北唐烈发话,不禁疑惑的抬起头,没想到触及北唐烈那有些猩红的双目,吓得头皮发麻。果然,王爷生气了,而且十分生气!他可从未见过王爷这个样子,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没有爆发一般。看来自己看守不力,差点让王妃身陷险地,真的是罪该万死了!

    踏月双手抱拳,一脸严肃的说道:“踏月有罪,还请王爷惩罚!”

    “有罪?你的确有罪!”罪就罪在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他眸色幽暗,眼底跳动的紫光仿佛是来自地狱的火焰,简直炽烈的吓人。“自然如此,从今日起,就你看管这千余马匹,若是有什么闪失,你就提头来见本王!”

    看管马匹可都是最下等的兵做的,让踏月去照顾马?

    “王爷,踏月白日还要当车夫,晚上还要喂马的话,会不会太辛苦了?”她有些害怕对上北唐烈的目光,两人的广关系一下子变得古怪了起来。

    踏月连忙说道:“属下甘愿灵罚。”这样的惩罚对于踏月来说实在是太轻了。

    北唐烈寒眸睥睨:“你可以滚了。”

    踏月连忙退下,顾卿顿时紧张了起来,步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踏月要是走了,那谁来解救无知少女?

    见踏月飞一般的离去,根本都不回头看一眼的。顾卿只能警惕的看着高头大马上的北唐烈,他的身姿更加的卓越,在月光下完美的身线,就连那束身的衣袍都遮挡不住。

    他……简直是让人抗拒不了的恶魔。

    顾卿怕,怕要是这么发展下去,两人的关系就是拿大刀都砍不断了!自己好不容易才没有了烈王妃的身份,难不成要来个名亡实存?

    “顾卿”已经死了,她只能名不正言不顺!

    所以,这样委屈的交出自己,她不愿意!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