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噩梦醒来

    空气变得极度的稀薄,她没有任何的挣扎,她知道就算挣扎在北唐烈面前也不过是跳梁小丑一般。她也彻底放弃,在他身边已经做好了生命别在裤腰带上的准备,现在认清了他,也算……了断自己那可笑的感情!

    突然,大手骤然一松,顾卿软软的躺在地上,面部充血,似乎很骇人。

    北唐烈一下子抱住了奄奄一息的顾卿,她早已昏迷过去,软软的身子躺在怀中是多么的瘦小,让他一下子心慌了起来。他……他怎么可以又一次拿生死之事威胁?

    他到底做了什么?

    “传军医!”帐内传来北唐烈冷的发寒的声音,隐隐有崩溃的边缘。

    外面的人即刻去通传,不一会军医就来了。孤身一人进帐,一看到北唐烈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男人,面色一跳,这不是那个小白脸吗?

    军医不敢作声,刚想行参拜之礼,没想到触及北唐烈那极寒的目光,深沉可怕的紫芒仿佛是要吞噬他的身体一般。

    “还不快滚过来?”

    军医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连抬手擦一下都不敢。连忙上前准备抱出北唐烈怀中之人,没想到北唐烈一下子擒住了手腕。要不是还留着他给顾卿看病,估计就要直接废掉他了。

    虽然北唐烈拿捏力道,但是军医还是疼的冷汗直冒。

    “就在本王的怀里看。”他冷冷的说道,没有人敢质疑他的命令。

    军医连忙抽回自己的手,这才心有余悸的查看顾卿脖子处的伤口,那里有着十分明显的手指印记,不用想就知道是王爷的。

    虽然弄不清楚王爷想要杀人又要救人是几个意思,但是命令还是要执行的。

    细看一番军医立刻明白,这根本就是姑娘家,但是王爷不愿别人知道,眼巴巴的带了一路,自然知道怎么回:“这个公子晕倒并不是窒息造成,而是……而是心疾造成。情绪太激动,悲愤交加才导致的,估计是受了什么刺激所为的。只要好生安养,再吃点安神的药就好了。以后,切不可再大悲大喜,这公子体制孱弱,实在经受不住这些刺激。”

    北唐烈随即松了一口气,然后让他下去。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细细抚摸她的伤痕,这样刺目的暗红在她白皙的脖子上十分突兀。每一个手指都清晰无比,似乎在彰显着他下手的时候,是多么的残忍。

    北唐烈深深的自责,他……到底做了什么!

    他紧紧的搂着顾卿,舍不得放开分毫,让她搁在自己的腿上,拥抱着听外面的雨声。

    坚强如他一时间似乎坠入了噩梦之中,都说那段过去要遗忘,为什么还是这么轻易的被激出来?将自己最好的东西交给别人手中,自己视若珍宝,但是别人却轻而易举的践踏,那种感觉,你尝过吗?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外面的水滴声像是在安排一场音乐,让顾卿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却睁不开眼!

    脑海深处,是北唐烈猩红的看着自己,他凄凉决绝的声音贯穿耳膜:“你为何拒绝本王?你有什么资格拒绝本王!”

    是梦……也是真的!她想要逃脱,但是脚步固定,看着他近乎发狂的样子。他是真的想要杀了自己,他从不和自己开玩笑,每一次的怒火和杀意都是真的,只有……只有她自以为他的好,全是假的!

    就在顾卿感情萌芽的时候,是他亲自扼杀,她再无别的念头了。

    自己太过渺小,在他的心中实在不值一提,她有什么资格?

    被窒息的感觉惊醒,她一头冷汗,还未定下心神,熟悉如魔鬼一般的声音便传了过来:“你感觉怎么样?疼不疼?饿不饿?”在他眼中顾卿可经不得饿的。

    “我没事。”顾卿这才注意到自己还躺在他的怀中,连忙挣扎的就要起来,却,被一只大手强行固定住。

    顾卿抬眼,满含晶莹的泪水,仍然倔强的看着他,她不知道此刻是什么样的感情,只是看着他的眼睛十分的害怕。

    北唐烈一触即顾卿害怕的眼神,心底泛起一丝莫名的痛楚,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到身上了。

    他深深地看着顾卿,眼底是一片冷然之色,似乎所有的感情都淹没成灰烬,再也找不到一丁点的温存。他宽大的袖袍微微一甩,便直起的身子:“你今晚就在这里留宿。”

    “我不要,我要回去。”这里让她感到畏惧,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他。他根本就是魔鬼,从来不知道别人的感情。

    北唐烈冷冽的看着她,眼底无喜无悲,仿佛是暗黑色的镜面,折射出的冷光让人心头发颤。他双手负立,居高临下的看着顾卿,俯视垂眸的目光,已经彰显了他尊贵的身份:“顾卿,还轮不到你说不!”

    他一甩衣袍,转身出了营帐。

    顾卿只听得到外面雨水啪啪的声音,心却乱了。

    北唐烈站在雨里,双眸紧锁灯火通明的营帐,顾卿小小的影子显得那么无助,只是此时他,无能为力。

    他没想到,自己原以为早已放下,没想到在心底的执念越来越深。母妃,如果你在天有灵,见到孩儿这副样子,你是该哭该笑?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