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他太霸道

    他小心翼翼的将她放下,才将她的小手掰开。将一身的湿衣服褪去,洗漱好,便钻进了被子里面。

    她的意识很浅,一感受到被窝里来了一个人,小手情不自禁的抓住他的手。粉唇微微颤抖,呻吟溢出耳边:“你……你为什么要骗我?”

    “你说会保我娘亲,为什么……为什么说话不算话?”

    “为什么要下毒?你知不知道是我吃了?”

    她全身都弥漫着悲伤的气息,让北唐烈止不住的皱眉。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萦绕心头,声声质问自己当年的毫无作为。他的唇有些冰凉,吻上了顾卿的眼睛。清晰的感受到她睫毛的颤抖,带着微微的不安。

    “现在,我北唐烈对你说话算话!”他将她纳入怀中,这才意识到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她……身无寸缕。先前着急就直接披了衣服放进被子里,现如今倒忘记这么一回事了。

    面前的顾卿秀色可餐的呈现在自己的面前,想了想此情此景不合适,一翻身坐起,正想离去。没想到被窝里伸出藕白的小手,紧紧的抓住她的衣服:“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知不知道我等了六年?”

    他眉头深皱,暗沉的眸色看去,是衣裳滑去,露出了半个香肩,在灯光的照耀下,肤若凝脂,吹弹可破。

    这,无疑是一场盛宴!

    北唐烈深吸一口气,一手反扣顾卿的手腕,加重的力道一下子让顾卿惊醒。顾卿睁眼便看见坐在床边,眉宇深沉的北唐烈,而此时自己的手正在他的反扣之下。

    顺着自己光溜溜的胳膊看到自己的胸前,自己身上除了一件松松垮垮的衣袍,竟然什么都没有。

    他……他这个混蛋!难道想杀死自己不成,决定先奸后杀了吗?

    她想要挣脱他的禁锢,但是他力若磐石,根本撼动不了丝毫。她瞪大了眼睛,怒目相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说过了,我顾卿不是你的女人!”

    看着她的眼睛,睡梦中的那些话仿佛是梦呓一般,眼神看不出任何异样。她……还不知道吗?

    想到这里,心定下许多。看着顾卿惶恐的样子,腾出一只手紧紧的掖起被子。他不发一言,放开了顾卿的手,只是眼底竟然闪过一丝受伤的神色,让顾卿一下子看不通透,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从顾卿换洗的衣裳上面找到了当日送给顾卿的匕首,直接拿过来交在顾卿的手上:“这次我伤害了你,我给你机会讨回来。”

    顾卿一下子不知该哭该笑,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还可以要回来的吗?那么她所经历的心痛呢?北唐烈,你到底会不会哄女孩子,你以为这种事情就是威胁你的生死一次,自己就能讨回来的吗?

    她想要甩开手里的匕首,无奈他捏的太紧,自己无力挣脱。顾卿怒目相视:“北唐烈,你以为这是什么?你掐了我我就要还你一刀,这样就公平了吗?”

    北唐烈看着她眼底深深地悲伤之色,也暗恨自己。但是北唐烈不知道出了这样子事该怎么做,唯有的,就是让她捅回来,消消气也好。

    见他死死抓住自己的手不放,顾卿终于爆发,大喝一声:“好!你要还给我是吧?那么就按照我的方式!”

    “好。”他二话不说的点头,手也离开了匕首,淡然的盘膝坐在顾卿的面前,一脸的淡漠。

    顾卿气极反笑,一脸怒色的看着北唐烈,这个混蛋,老娘今日就一次性讨回来!“贱人!混蛋!王八蛋!狗日的!特么的!老娘和你拼了!”

    顾卿一下子坐了起来,趴在北唐烈的肩膀上,毫不留情的一口咬下。刚才那种窒息感是那样的可怕,他怎么可以那么的自私?为什么都不考虑她的感受?

    北唐烈,对于你来说,自己就只是呼来喝去的玩物吗?

    心中的委屈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在他身边自己没有一刻不担惊受怕,现在……现在还差点杀死她!

    这一口,咬破了血肉,顾卿感觉口腔里全是血腥味,有些让人作呕。她的眼泪混杂着滚烫的鲜血流淌在嘴巴里,是咸的是苦的。

    北唐烈剑眉微微蹙起,看着眼前无限春光。因为顾卿一下子直起了身子,忘却了自己可什么都没穿只是盖了张薄被。一时间,美丽的颜色在眼前绽放,可是他早已没了任何心情!

    她的脆弱,让他措不及防。一手搂住顾卿犹如凝脂的肌肤,心中竟然对自己隐隐有了责备。他不善言辞,也从未哄过女生。这样的顾卿让他看着倍加心疼,恨不得她狠狠地给自己一刀来得痛快。

    她紧紧伏在他的肩头,知道自己耗尽了力气。慢慢松开了他的肩膀,眼泪早已肆意,看不清眼前混着红色的黑色玄衣。沾了血的衣服显得更加美丽,空气中都弥漫着妖娆的芬芳。

    她还没从自己悲痛的心情中回复,北唐烈宽厚的手掌已经覆上她的面颊,指腹带着淡淡的温暖,为她擦拭泪水。顾卿一把挥开他的手,胡乱的抹了一下眼睛,双目通红的看着他:“不用你假惺惺的。”

    他的手微微僵了僵,随即负于身后。他直起身子,高大威压的气息扑面而来,他直起的庞大身子,笼罩在背阴处,显得更加诡谲。他身上的冰冷气息仿佛凝化成实质,让顾卿看着竟然有……丝微的心疼!

    他淡漠的转身,一切深情全部敛于黑暗。“盖好被子。”

    他的声音侵泡在寒冰之中,让顾卿有片刻的惊醒。低头看了下自己:“盖好被子?”

    这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