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乘乱逃走

    第二日依旧是下雨,虽然没有昨日的大,但是也不小。已经耽搁了半天的行程了,无奈只能冒雨前进。顾卿记得泾河地带应该就是现代的长江地带,六月应该是梅雨的季节了。

    顾卿窝在马车之上,已经无暇顾及外面的世界了。古代的官道并不是修整的水泥路,而是十分宽敞的土路罢了,所以下了雨,难免有些颠簸。

    那在不断扬起的车帘中,顾卿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的光景,眼神下意识的看向那个黑亮马匹之上的男人。她不知道他昨晚是在哪里睡觉的,但是敢肯定的是两人的关系似乎尴尬了许多。

    顾卿叹息一声,移回目光,昨晚自己似乎做了一个梦,但是……现在再怎么用力都想不出来,整个人都郁闷死了,难不成自己记忆力下降了?

    马车行走了一天,晚上全部驻扎下来,所幸的是雨停了。顾卿一个人散步在山间小路之上,下了雨,带着尘土的气息,感受夏日晚风的清凉。

    突然背后传来一阵马蹄,顾卿有些害怕的转过身去,果不其然看见了北唐烈。他一身黑衣骑着黑马,在黑夜中而来,踏着沉重的气息,仿佛是地狱索命的厉鬼。

    他的神色掩藏黑暗之下,只有那一双骇人的目光还爆射出两束精光,让人不敢忽视。

    这就是北唐烈,黑夜似乎为他量身打造,他在黑夜中,更加可怕!

    顾卿的呼吸一下子紧促起来,因为他的到来,似乎空气变得窒息,他将自己的氧气抽离,让顾卿是那样的无助。

    她不由自主的后退,北唐烈凤目微寒,轻蹙眉心,猛地一夹马腹便冲了上来。

    顾卿脚尖运力就要逃跑但是快不过黑影。绝地马可是脚不沾尘土的,四蹄相错并进,那速度绝对是可怕的。

    大掌轻而易举的勾住了她的腰身,转眼已经落在他的怀中。

    顾卿气的咬住他的胳膊,但是他如磐石,如罄钟,根本纹丝不动,这个冷血动物,当真不怕疼?

    直到血腥味在口中蔓延,顾卿才委屈的松开,气极泪眼婆娑的看着他:“你到底怎样?能不能不要这样专制?”

    “对你?不可能!”他嘴角上扬,唯独顾卿不能逃脱自己的控制。

    被他这一句话噎的半句话也说不上来,顾卿气的捶打他的胸膛。但是她的力气对于北唐烈来说实在是太轻了,简直和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扳正她的身子,将缰绳塞在顾卿的手里:“秉住心神,看着前方。本王是教你骑马,而不是陪你玩闹的。”

    这话他也好意思说出口?自己又不是眼巴巴的求着他的!

    顾卿脸色涨得通红,这种人根本就是不可理喻。生气的一下子勒紧了缰绳,马儿吃痛,不悦的嘶鸣了一声。

    前蹄不断的踩踏,似乎十分不满意顾卿的动作。

    北唐烈无奈的看着顾卿,一手紧紧包裹住她的小手,一手扣在腰间。嘴里发出一声嘹亮的口哨,黑影瞬间安静了下来。

    顺着他的手敲打了一下,黑影缓缓的前进。

    渐渐的大掌放开自己的手,北唐烈身影一闪,也下了马,顾卿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学着北唐烈刚才的动作力道适中的敲打扬马鞭,黑硬的速度在手中游刃有余。

    虽然顾卿的屁股颠簸的有些难受,但是这样坐在马背上,享受着迎面而来的微风,似乎也不错。缓缓加速,顾卿已经完全懂得骑马的节奏,和黑影的默契也越来越好了。

    突然身上袭来一个黑影,竟然不知什么时候跟上来的北唐烈,现在黑影额速度如风一般,他竟然也能追上来?

    后脑勺撞在他坚硬的胸膛,疼的她呲牙咧嘴,不断的揉着,刚想埋怨,没想到北唐烈调转马头,面色严峻,似乎发生了十分严肃的事情。

    顾卿也知道此时不是玩闹的时候,连忙正色的问道:“怎么了?”

    “敌袭。”

    敌袭?被这两个字吓了一跳,该不会是……是萧引的人吧?

    黑影的速度在他的催动下越来越快,北唐烈还将自己的外袍解开,将她纳入怀中,避免这疾风刮着脸。

    这样近距离的接近,虽然不是第一次,更大尺度的也有,但是……顾卿还是忍不住红了脸。顾卿死死的揪着耳朵,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先前北唐烈差点失手杀了自己,现如今却……却贪图美色,顾卿,你也真是够了!

    她隐隐感觉北唐烈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他毕竟没有说出来,顾卿也不想知道。这个男人自己已经打定主意离开,便不想招惹了。

    如果真是萧引来了,那么自己也可以离开了。

    快到驻扎的地方,北唐烈减慢了速度,远远的就听见了踏月严肃的声音:“敌袭!”

    顾卿还没来得及从衣服里探出头来,就感觉衣服划过脸颊,便看见北唐烈一蹬马镫便飞跃起来,宛若一柄锋利的黑剑,如同炮弹一样射进了那一群黑衣人中。

    黑衣人并不多,但是个个都是高手,估摸下人数,竟然有两百多人。顾卿知道这并不是萧引的人,救自己一个,还不至于这样兴师动众,这些人明显是冲着北唐烈来的!

    他们是专门挑在北唐烈不在的时候出现的!而且这两日连绵的雨天,也冲击了他们跟踪的痕迹,只怕是一队十分擅长隐藏的敌人。

    天上乌云翻卷,没想到才暂停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转眼又要下雨了。

    北唐烈的军队冒雨行走了一天,此时正是最疲劳也是最放松警惕的时候,对方趁虚而入,实在是占了先机。

    看着北唐烈游走在黑衣人之间,但是黑衣人似乎十分狡猾,本来积聚在一起的他们一下子全部分开,让他根本无暇顾及。

    杀戮……一时间四起!

    眼看着一柄亮晃晃的剑刃就要刺进北唐烈的后心,顾卿急的大叫,却……有人从背后冷笑一声,点住了她的穴道。

    顾卿吓得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自己一时间紧张大意,竟然让人从身后钻了空子,不然要是以她的机警,不可能别人近在身后,自己还未发觉。

    一人抱住了顾卿,坐在马背上邪笑一声:“爷来了,想我了吗?”

    看到那个熟悉的坏笑,和那风流无限旖旎风情的桃花眼,顾卿稍稍松了口气,趁着嘴巴还能动,她恨恨的咬牙:“你还装什么逼?还不带我走?万一这马……”顾卿还未忘记自己坐下的可是北唐烈的马!

    萧引坏笑一声,手里多了一样东西,正是和自己一对的莫失莫忘笛。她瞬间想起来,这莫失莫忘笛可有避除百兽的功效,不会有任何的动物攻击。

    顾卿也明白为什么黑影对自己十分温顺了,敢情不是自己人格魅力,而是这个莫忘笛的功劳啊!

    萧引解开顾卿的穴道,但是仍然没有松开环抱顾卿的长臂。顾卿狠狠的瞪了一眼,这厮胆子不小。刚想挣脱他的怀抱,没想到萧引突然欺身下来,俊颜都快要凑到顾卿的脸上,鼻尖碰鼻尖,距离近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