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各怀心思

    萧引感兴趣的看着顾卿气鼓鼓的包子脸,一下子坐了起来,手臂伸直,正好够到顾卿的嘴巴。一把捏住,笑嘻嘻得道:“不错,不错,手感不错!”

    顾卿无比幽怨的看着萧引,冷喝道:“还不快滚?”

    萧引这才松开顾卿的脸颊,也认真的想着那一晚的事情。

    自己刚到京城就被人埋伏,显然是蓄谋已久的。自己带了十几位高手全部丧命,就连自己都是重伤而逃。那人似乎十分忌讳北唐烈,一见萧引进了烈王府便止住了步伐。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正如顾卿所说,要是有这么一个人相助,也不至于几次遇险。那么……那个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或者……是顾卿那个神秘师父派的?

    就连萧引也琢磨不透,一想到近日不断流传出来的龙腾图,让萧引意识到有人在当黄雀。现如今龙腾图莫名其妙的流传到了黄河沿岸,明显有人就此造事。这个人现如今还不知是敌是友,让他也有些为难。

    但是……归根究底,只要杀了源头,就一切都相安无事了。如果顾卿死了……再栽赃嫁祸给北唐烈,那么李墨与自己的合作关系更加牢固,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啊!

    看向顾卿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复杂无比,自己……真的要为了仇恨要伤害顾卿吗?

    见萧引眼里流出复杂的光芒,一下子让顾卿皱起了眉头。她刚想开口,没想到萧引出声打断:“还是不要想了,早些睡觉吧。”

    提出问题的是他,现如今要结束的也是他。顾卿秀眉微微皱起,也实在无话可说,再次躺回床上,心情一下子复杂了起来。

    她背后难不成真的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顾卿毫无头绪,自己的记忆简直跟白纸一样干净,那么只能在张妈妈和胖师父身上找答案了。

    而萧引也陷入了沉思,顾卿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身上中了美人醉,而且也不知道自己的师父到底是什么来历。这么厉害的人物甘心在一个卑微的庶女身边,难不成顾卿身上有什么价值不成?

    现如今龙腾图的秘密就要解开,萧引也无暇顾及其它,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吧!但是他敢肯定,无人能阻止自己复仇的步伐,就连死神都不可以!

    萧引那狭长的凤目紧闭,收敛那骇人的光芒。耳畔传来顾卿轻轻的声音,在黑夜中如同风铃一般。“萧引,你睡了吗?”

    良久没等到萧引的回答,顾卿泄气的叹了一口气:“你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把我弄的睡不着,你倒睡的香甜了!万一真的知道自己背后有什么怎么办?”顾卿自己也不知道,突然平静的生活被打破,沾惹上这些是是非非,任何人都无法接受。就算顾卿来自另一个世界,心里能力也不能接受。

    她翻转了身子,脑海中似乎闪过什么,但是灵光一现,实在是太快了,顾卿根本就捉不住。脑海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她忘却了,至于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黑夜中,萧引那美丽无双的眼睛,豁然睁开,嘴角流露一丝浅笑,邪魅无比。

    顾卿一夜睡的并不好,所以早上很迟才起来,一睁开眼就愣然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妖孽面庞,吓得连呼吸都慢了半拍。

    这张脸实在是太过美丽,不似傅景落的柔和,反而是阴柔!却,又不缺乏男子气概。眼角狭长,微微上挑,更是无与伦比。

    萧引见她睁开眼,傻愣愣的看着自己,不禁吐出玫瑰色的舌头在薄薄绯色的唇瓣上轻轻一勾,一时间美的连尘埃都安静了下来。

    他冲顾卿眨了眨眼睛,桃花眼全是旖旎的波光。

    顾卿狠狠的吞了吞口水,对于美男自己一直都没有自制力,面前这个结构鲜明的头颅,顾卿又开始手痒想要画素描了!

    “帅哥,打个商量呗?”

    萧引点点头:“你想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顾卿双眼开始冒出了小星星,一下子抱住了他的脸,欣喜若狂的说道:“真的?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洗漱一下!”

    刚起身就被萧引捉住:“我不介意的!”

    顾卿一脸严肃,一下子扳开了萧引的手:“不!我是个有职业操守的人!”

    萧引听闻后觉得有些不对劲,职业操守?那是个什么东西,晨起运动还需要操守?不会是……

    可是萧引已经为时已晚,顾卿速度极快的出现在面前,一下子从头上拔出了铅笔。双手按在萧引的肩上,笑的十分奸诈:“小帅哥,莫要调皮哦!来!姐姐给你画个头像如何!”

    萧引此时此刻已经想骂人了,对于这个女人暗示如此明显难道就看不出来吗?真是可恶!这个女人能不能在关键给点正常人的作为?

    孤男寡女做些快活事不是很好吗?这么煞风景的事也只有顾卿才能干的出来!萧引的美色从来没有失效过,唯独顾卿!

    扒了裤子也只会想画裸体的女人,这……该如何是好?

    萧引面色顿时十分难看,一把挥开顾卿的手:“我饿了。”

    顾卿脸色一变,顿时恶狠狠的看着他,拿着尖尖的鼻尖对着他:“你说什么?”

    萧引还未看清是什么暗器,顾卿已经抵着他的喉咙里,手速极快的点住了萧引的穴道,恶狠狠的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还是不是男人?别跟我废话,乖乖坐着!”

    顾卿二话不说搬来了桌子凳子,拿起绑在身上的笔袋,不细看的话,还以为是腰带呢!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