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晋城蒋叔

    萧引将目光收了回来,然后直起了身子,看了看桌子上惨不忍睹的一幕,微微摇头。“收拾一下,我们出去。”

    “出去干什么?”顾卿疑惑的看着他。

    萧引有些鄙视的看着她:“不是要买马吗?不用置办干粮?还有你这一身打扮……”萧引从头到尾的打量,最后定在顾卿胸前缝补的红碎花的补丁上面,有些皱眉:“实在太降低我的品味,出去置办一下。”

    顾卿耸了耸鼻子:“还真是矫情,我就觉得挺好的!”她并不在乎这个,但是和萧引走在一起似乎真的很奇怪,就算说是夫妻,估计也没人相信,反而会遭到人的反对!

    顾卿毫不怀疑,以萧引这样出色的美貌,带上街被人强掳了去,也不为奇啊!

    两人随即出门,礼客栈不远的地方就是卖成衣店的。顾卿本身就是绘画的,对于色彩的搭配自然是要比别人的敏感,选出来的衣服颜色都浅浅的,十分适合夏天的视觉效果。

    她简单的梳妆了一下,一个二八少女便完美的出现在眼前。

    身上是一袭水蓝色的衣裳,点住着白色绣线的花纹,十分衬托顾卿的皮肤。那贴合的衣领包裹着顾卿白皙如玉的脖子,上面小巧的头颅,上了淡淡的妆容,柔软的鬓发贴着面颊,发出暖人的光芒。

    顾卿转动了两下,满意的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虽然有些模糊照不清楚,但是顾卿想不会太差。在萧引含笑的眼眸中,顾卿还是蛮肯定自己这一身装扮的。

    店家也觉得有些神奇,这套衣服当初做的时候因为出错,所以改了一下,没想到改小了。因为喜欢也没扔掉,就一直挂在墙上,没想到竟然有人穿的下。

    顾卿的身子十分瘦小,这样的衣裳穿着身上,显得顾卿细腰盈盈可握,还能凸显一点胸部。胸……总算是有一点了!

    店家走到顾卿面前,没想到顾卿前后差距这么大。刚来店的时候,要不是身边陪伴着萧引,店家恐怕没什么好脾气的要赶人走了。没想到摇身一变,竟然出落得如此美丽。

    “这衣服就像量身为姑娘定制的一般!”店家发出感慨。

    顾卿也十分喜欢,便走到萧引面前,转了两圈,裙摆飞扬,扬起漂亮的花海一般。轻纱拂过手掌,触手冰凉,一下子凉到了萧引的心里。

    他点头:“好看,比刚才那个好看太多了。”

    顾卿原本嬉笑的脸,瞬间冷却,但是转眼又露出可爱的小虎牙。要是对面坐的是北唐烈,估计问死了也不会夸自己的。

    一想到北唐烈,顾卿美丽的双眸不禁暗淡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

    等顾卿摆弄衣服,整理好了的时候,萧引已经结完帐出来了,就要拉着顾卿离开。顾卿连忙止住:“我刚才穿过来的衣服呢?”

    “你还要它做什么?我扔了。”

    这就是豪吗?

    出了成衣店,又去买了一些东西,还挑选了两匹马,让人送去客栈。现在的晋城物价飞涨的有些怕人,没想到萧引像是有花不完的钱一样。掏钱的时候,眼睛都不带眨的,这就是土豪和渣的区别吗?顾卿现在也算是穷的叮当响了!

    最后萧引停在了隆安票号的门口,顾卿没想到在这偏远的晋城也会有隆安票号。古代的票号就好像现代的银行一样,只不过没那么高级罢了。

    顾卿还记得萧引上次给自己的莫忘笛,让自己可以再隆安票号随意取钱,那么现在也应该取点钱防身了!

    两人刚一进去,萧引还没掏出信物,小二就眼尖的看见了萧引挂在腰间的袋子,那里面装的可是白玉箫。早在两人还没到就晋城,隆安票号就收到了消息,所以萧引一进来,根本不带认错的!

    小二两忙恭恭敬敬的行礼:“萧公子来了,快到里面请!”

    萧引点点头,看着顾卿。顾卿立刻明白的点点头,笑的十分殷勤:“我懂得,我懂的!你去吧!”你去了,我就好意思取钱啦!

    萧引点头进去,自然也明白她的意思。既然莫失笛已经送给她了,那一百万两也是她应得的。

    萧引一进去,顾卿就走到柜台。里面记账的伙计抬起头来问道:“姑娘是取现银还是存档?”

    “取现银。”

    “票根给我吧。”伙计伸手。

    顾卿从怀里拿出莫忘笛:“我有这个,就是你们萧先生给我的。”

    各个隆安票号的人无不认识莫失莫忘笛和白玉箫的,因为这是侯爷身份的象征,没想到从不离身的莫失莫忘笛竟然出现在眼前姑娘的手中。

    “姑娘想要多少。”凡事拿着这两件信物的,拿取多少都不加干涉。

    顾卿想了想,问道:“霍城也有隆安票号吗?”

    待看到伙计点头,顾卿不禁感叹,果然是有钱人啊。以前北周应该没有隆安票号的,或者老板还不是萧引,在这六年的时间能将经济的实力渗透到各个主城,也是让人敬佩的。

    萧引这个人,不简单啊!

    顾卿估摸着,现在取银票估计不好用了,虽然携带便捷,但是毕竟不利于小钱财的交易,还是取现银好了,到霍城的时候再想办法吧。

    而此时的萧引来到了后面,一个面色严肃,不苟言笑的老者看见萧引进来,便站起了身子,拄着拐杖来到萧引的面前:“老奴见过小侯爷。”

    萧引点点头,借力搀扶了一把,扶着老者坐下:“蒋叔,你是侯府的老人了,侯爷不在,你就如同我的父亲一般,怎么还对我行此大礼?”

    蒋叔面色一紧,急忙说道:“老奴不过是条贱命,怎么能和神武侯大人相提并论?老奴已经打听到了,北辰老贼的第九子北唐烈不日就要到达晋城,我们是不是要有所作为?”一提到灭国的始作俑者,蒋叔浑身发颤,似乎又想到了当年神武侯一家满门抄斩的样子。

    那些血的回忆,血淋淋的展现在脑海深处。蒋叔实际上才四十多岁,却被这国仇家恨折磨的心焦力瘁。一日不诛杀北唐烈,他便寝食难安。

    见到萧引摇头,蒋叔立刻就急了:“小侯爷!现在难民四起,就此趁乱诛杀了北唐烈,又有何不可?再面对那个北唐忠,根本不足为惧!”

    见萧引半天没有反应,蒋叔将拐杖砸的乒乓响,在萧引的面前,蒋叔还是有权威的。蒋叔颤巍巍的走到萧引的面前,问道:“小侯爷,你到底在犹豫什么?这是天赐良机啊!北唐忠自以为聪明,故意让北唐烈出面平定黄河之难,实际是还不是想要刺杀他?我们趁机动手,栽赃嫁祸,岂不是天衣无缝?”

    “蒋叔,北唐烈不是傻子。我观察过,他从未进过任何城池,明显是防着北唐忠的人暗杀。他的亲兵一直驻扎野外,根本没机会动手。我们现在能做的只能观察!”萧引脸上的笑容敛去,变得一脸严肃,隐隐有着王者风范。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