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莫不是动心了

    顾卿取完钱,就在旁边供人休息的椅子上休息,还可以看看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

    晋城看似祥和,但是顾卿能敏锐的感受到天空上的压抑气氛。似乎这些表面上的安静都是虚假的,只等着被人撕破的那一天。这一天,顾卿有预感似乎不久了!

    顾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执着的去霍城,难道真的是不愿意去面对李墨吗?她最坚信不过,李墨是绝对不会伤害自己,和他欠缺的只是沟通而已。

    难道自己好不容易从北唐烈身边逃离,根本就是在欺骗自己吗?以为自己放下了,实际上还是想见他?

    顾卿不知道,她也不敢知道。从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收回了目光,静静的看着杯盏中碧色的茶水。

    上面静静的漂浮着自己的倒映,有风吹过,就会微微颤抖。

    此时的隆安票号斜对面一家露天的面馆,一个黑衣男子正静坐在那,要了一碗馄饨一点都没动,只是眼睛紧紧的看着斜前方。

    在隆安票号的人根本看不到他,只有顾卿那个角度才能发现。

    顾卿突然感受到似乎有一丝阴冷的气息,抬眼看去,外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而此时的面摊那,老板刚一回头,想要问问那位从头到尾就说了两个字“馄饨”的奇怪客人,要不要醋,没想到一转身,先前坐在这里的大活人就不见了。面摊老板的手一哆嗦,面团都直接掉进锅里了。一想到这可是养活全家老小的救命面团,连忙捞起,这才转身走向刚才黑衣男子的座位。

    桌面上放着一颗珍珠,色泽圆润,入手光滑无比,就连不是行家的普通人,也能一眼看出这珍珠实在不是凡品。

    老板就差没扑腾跪地上,因为是位活菩萨显灵了!

    顾卿抬眼望去,正好看见那个面摊老板神经质的念念叨叨,手里似乎还捧着什么东西,只是距离有些远,实在看不清楚了!

    顾卿等了许久,正想告辞先离去,让萧引回客栈找她。没想到里面走出来一个老者,一上来就问道:“姑娘,你就是带着鸳鸯笛的人吧?”

    顾卿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莫忘笛原先是有这么一个十分俗气的名字。点点头,从怀里掏出来,这里的人都是萧引的,他要是不好意思,找人来拿回去也是无可厚非的!

    见老者接过莫忘笛,仔细瞧了瞧,似乎害怕遗漏每一个细节。顾卿说道:“是不是萧引让你来拿回去的?如果是的话,那么就麻烦你把这莫忘笛交给他吧。”

    蒋叔从莫忘笛上收回目光,有些诧异的看着她:“姑娘先前说的是什么?它不是鸳鸯笛吗?”

    顾卿挠了挠脑袋:“萧引没和你说吗?已经改名了啊!叫莫失莫忘笛,他的是莫失,我的是莫忘!”

    顾卿当初起这么名字,也完全是一时兴起,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而且仙剑里面的林月如和李逍遥也不是情侣的关系,是好朋友之间的嘛!

    可是,这个名字落在蒋叔耳朵里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莫失莫忘!难不成小侯爷和眼前其貌不扬的女人已经私定终身了?否则依照小侯爷的性格,是不会起这种名字的!

    蒋叔浑浊的黄色眼珠十分骇人的转动了几下,一时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蒋叔看了老半天才将莫忘笛交还给顾卿,还一脸了然的模样。

    顾卿现在更加疑惑了,这个老头子冲出来,二话不说直接要莫忘笛,敢情就是看两眼啊!

    蒋叔仔细看了看顾卿,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是模样也算端正,一双眼睛……像极了当年的无忧公主啊!难道小侯爷是喜欢上公主,才这么惦记着眼前这位姑娘的?

    如果凭着一双眼睛就这样断定能牵制北唐烈的话,是不是会有点草率?

    “姑娘,是老头子唐突了!你既然是萧公子的朋友,那么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蒋叔吧!不知道姑娘叫什么名字?”

    顾卿心中的迷雾更加的重了,难道萧引没有告诉蒋叔自己的真实身份吗?既然萧引没说,那么自己更不会说了。虽然自己已经不是烈王妃了,但是现在自己毕竟还活着。前朝余孽可不都是像萧引香儿一样的人万一出现一个想不开的,要拿自己去威胁什么北唐烈的,那可就不好玩了!

    顾卿脑袋飞速运转,然后淡笑:“蒋叔,我叫顾水清!你叫我小顾就可以了!萧引呢还要多久才出来?”

    蒋叔点点头:“老头子还是叫你顾姑娘吧,免得萧公子又要念叨我!萧公子还在里面查账,估计要有些时候。老头子就是过来告诉姑娘可以先回客栈等,萧公子一会就回去。”

    和顾卿想的完全是一样的!当下也没有多想,直接说道:“那还,那我就回去了,蒋叔再见。”

    蒋叔目送着顾卿的身影离开,然后转身对身边的下人吩咐道:“去查查这个女人的底细,尽快回禀给我。”

    “是!蒋叔。”

    顾卿出了隆安票号,心中少了不少的压抑感,一想到自己正坐在一窝前朝余孽的家里,心里就有些发怵。自己现在身份尴尬啊!就连顾卿都不知道自己算是烈王妃还是已死的人了!这身份让北唐烈整的老尴尬了!顾卿都想拿东北话吐槽了!

    一路回到了客栈,刚进门就听到掌柜一边拨着算盘,一边念叨着:“现如今都是什么世道啊!难民没有放出来,现在一个个凶神恶煞都放出来了,怎么还都让我赶上了?

    中午迎了一对莫名其妙的夫妇,没想到刚才还遇到一个不给钱,没事就给个珍珠的人。本以为是遇上大款了,没想到才嘟囔了一句,就被他恐吓了一下,这样下去,生意是好了,命是没了!这都是什么世道……”

    顾卿悄无声息的走到柜台前,幽幽的说道:“掌柜的嘀嘀咕咕什么呢?我怎么感觉你在说我坏话?”

    掌柜浑身一震,这个声音可是熟悉的很啊!这不是中午迎来的姑奶奶吗?

    一抬头,掌柜准备求饶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因为眼前的姑奶奶似乎变了一个人一般,哪里还有出门前那股子乡土气息啊!

    一张小脸干净的犹如孩子般的面孔,而且一双剪水眸正满是灵韵的看着自己,一脸的狡黠鬼怪,十分灵动。这……这……真的是出门前的乡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