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只适合她的东西

    小二送餐的速度十分的迅速,不一会就端上来了。顾卿坐在饭桌边,手边正放着先前林开给的青莲决。

    萧引随性的摆动衣袍坐下,顺手拿起,看了眼便放下了。问道:“这是什么?”

    顾卿吃着饭头也不抬的回道:“上面不是有字吗?”

    萧引神色一顿,眼角上扬,随手将书放下,然后开始默默地吃饭。

    这回轮到顾卿诧异了,她咬着筷子歪这头端倪着他:“你怎么不问我了?也不翻开看看?我正好有事要请教你呢!这是我花了十两银子买回来的武功秘籍,你帮我看看能不能练,我想学点武功!”

    萧引头也不抬的说道:“你根基不好,身子太差不适合学武,而且现今已经错过了习武的最佳时间了。更何况十两银子就能买到武功秘籍?”

    她自然知道武功秘籍是可遇不可求的,什么葵花宝典啊、辟邪剑谱啊、九阴白骨爪啊……都是人能练得玩意吗?顾卿自然不会以为自己现如今还能学有大成,只想一技傍身,也能强身健体。

    她将书推到他的面前:“正因为我十两银子买过来的,你更要帮我看看这到底能不能练啊!万一我变得像传说中一样走火入魔怎么办?”

    萧引一下子面色变得古怪了起来,将筷子重重一搁,有些许皱眉:“时辰不早了,我要休息了!我睡地上你睡床。”

    萧引回答的太干脆,让顾卿不禁狐疑了起来。他还没小气到连本书都不帮自己看看吧!顾卿复杂的眼神落在青灰色书本封面上,上面极其潦草的写着青莲决三个字。

    虽然顾卿怎么看怎么欣赏,但是落在不懂草书的人眼中,可不就是一团鬼画符吗?

    顾卿眼中的狐疑之色更重,不怀好意的挪到了萧引的面前。此时他已经抱了被子打好了地铺。顾卿一脸颜色的看着他,眉眼中全是认真。

    顾卿指了指“青莲决”三个字,无边严肃的问道:“你是不是看不懂草书?”

    萧引脸上古怪的神色更浓,让顾卿更加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一个堂堂前朝神武侯的继承人,竟然不认识草书,虽然这也没什么,但是面对顾卿一个小女子,怎么说还是觉得面子拉不下。

    萧引桃花眼有些不悦的斜睨着她,显然有些不开心了。不认识就不认识,本来没什么文图吗,但是被顾卿这么严肃的指出来,那么问题就严重了。

    顾卿见他黑沉着一张脸,见惯了他嬉笑的脸,现如今看到这副样子,顾卿差点没忍住笑。她双手背于身后,一屁股坐在他铺好的床上,扬起白皙的脖颈看着他,模样明媚,宛若春花。“我知道你不懂草书,放心吧,我是不会嘲笑你的!我们怎么说也算是出生入死很多回了,这点小事我还不会落井下石的!毕竟人无完人嘛!这草书那么难懂,你不会也是十分正常的!”

    见顾卿说的这么大义,萧引的面色好转了一些。

    顾卿站了起来,因为速度有些过猛,顾卿差点撞上了他的鼻子,薄唇近在咫尺。

    浑然未觉的顾卿继而说道:“你就大方承认吧,我!是不会嘲笑你的!大丈夫就是要勇于承认自己的缺点!”

    萧引心神划过不一样的情绪,看着顾卿表情认真的面容,心神微动。她的一番话字字落耳。她说,大丈夫要勇于承认自己的缺点!

    她都能如此,自己又何必扭扭捏捏?萧引一下子放开了心态,心中的重石轻了许多。他风流韵味的眼眸中也蓄满了认真,唇角微扬,轻松的笑容溢于言表。“是的,顾卿你说的没错,不懂草书并没有什么……”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顾卿的狂笑给打断。顾卿仿佛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指着萧引的鼻子不可置信的说道:“你真的不认识草书?那么隶书?篆书?甲骨文呢?哈哈……”

    她!总能在最有氛围的时候煞风景,萧引脸上的笑容隐去,拳头狠狠地捏紧,反而极力压制心中的怒火。要不是他自持力够好,还真怕自己没忍住直接将这小丫头嘴巴堵起来!

    顾卿笑的前俯后仰,直不起身子。看到萧引吃瘪自己就十分的开心,没想到他还十分有感触的说那么一句话,让顾卿想笑都不行!

    “很好笑是不是?”萧引的声音染上鬼魅的颜色,让人听着心底发寒。

    她连忙直起身子,捂住了嘴巴看着萧引慢慢欺上来的身子一步一步的后退。她使劲的摇着头,也意识到自己打击到了萧引幼小的心灵。从手掌心发出闷闷的声音:“你想干什么?”

    萧引摩拳擦掌,眼神不怀好意的打量她的全身,似乎是寻找那块地方好下手:“你说我是打你呢?还是打你呢?还是打你呢?”

    顾卿一愣,随即笑嘻嘻的说了声:“我可以选择第四个答案吗?不打我可好?”

    萧引嘴角一扬,眼角的邪气发挥到极致。拳头随着他的声音抬起,一字一顿:“不行!”

    顾卿尖叫一声,拿着手臂挡在脸前,吓得大叫:“你不要打我啊!打女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

    “谁说我要打你了?”

    “啊?”顾卿还没反应过来,萧引的手就来到了腰间。他……他……奶奶的,竟然挠痒!

    顾卿笑的直不起身子,不断的闪躲,但是顾卿这小身板哪里是萧引的对手,连忙告饶道:“你……你怎么……哈哈……你怎么这样啊……”

    “我怎么了?”他乘胜追击,直接将顾卿按倒在地铺上面,不断的挠她的胳膊。

    顾卿很想努力的憋着笑,让后装出一副我并不怕痒的样子。可是萧引的手一下子来到胳膊一下来到腰间,让她像只猫一样蜷缩着身子,根本躲不开。

    顾卿死死的抓住他的一只手,但是他的另一只仍然继续挠着,顾卿实在忍不住。溃不成军的说道:“好汉饶命啊!”

    “迟了!”见她求饶,萧引眉眼舒展了很多,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了。

    “你……哈哈……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我帮你翻译那本书!好……哈哈……好不好?”

    见顾卿笑的脸色涨得通红,萧引也没继续下去,直起了身子看着衣衫头发凌乱的顾卿,不禁展颜一笑。

    顾卿喘了两口气,才平息了心情。刚想瞪他一眼,只见萧引晃了晃手指,意思十分明显,顾卿认栽的爬了起来,随便整理了一下,但是头上的发髻越整越乱。

    萧引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把抓住了顾卿的手,邪笑道:“你还是不是女人?连梳头都不会?”

    顾卿不服气的瞪眼:“这有什么难得?看好了,一根木钗子轻松搞定!”顾卿揭开头发,青墨铺开,仿佛是一幅画。顾卿梳顺头发,简单的手腕一挽,然后再插上铅笔,头发便老老实实的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