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见老朋友

    回到客栈,即可让小二送了好酒上去,顾卿直接拿出两个大碗,拍拍宋离的肩膀:“我们不整那些虚的,不就是一醉解千愁吗?我们今日就喝个痛快!”

    宋离也点点头,她虽然是在青楼长大,但是她不亚于一个名门淑女。若是搁在平时,这样大碗喝酒不雅之举是不可能做出来的,但是此时的她心头只怕不少于顾卿的难受。

    率先接过一杯,轻轻啜饮了一口,并不如以前喝的美酒那样温厚润喉,这北方的酒带着强烈的辛辣,一下子就辣住了嗓子。

    宋离只喝了一小口就有觉得嗓子有些难受,刚放下碗就看见眼前的顾卿又抱坛倒了一杯,不仅有些惊讶:“你喝的那么快?”

    顾卿喝酒容易上脸,脸上已经开始升温,泛着红晕。顾卿摆摆手,看她的碗里没少一点,便催促道:“你怎么还不喝啊?不是说好的一醉方休的吗?”

    顾卿见她还在犹豫,不由推了一下,宋离也咬咬牙,一口气喝光。烈酒刚刚咽下去就忍不住咳了起来,脸上也不知道是醉酒的酡红还是咳得太厉害了。

    顾卿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哈哈大笑,然后各自斟满,又大口喝了下去。

    宋离没怎么喝过酒,现在哪里受的了这样不要命的大口大口喝酒?她刚想劝解顾卿,但是顾卿的速度也是极快,一会就是一碗下肚。

    “喝啊!将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全部忘掉!去特么的北唐皇室,去特么京城!我顾卿就不相信没有男人我还就活不了了!”顾卿喝多了酒,酒品实在是太差,一手叉腰一手端碗,差点讲酒坛子挥了出去。

    宋离也似有感触,也端起酒杯:“对!为什么要靠男人,难道我们就不能独自过活吗?”

    顾卿嘻嘻一笑,笑眯眯的勾住宋离的肩膀:“别啊,为什么要独自过活啊!你……嗝……你可以和我过活啊!我还有张妈妈胖师父,到时候找一处人间仙境,我给你画画,你给我跳舞!再不济去开一家字画店,你还怕我养不活你吗?”

    “好!这可是你说的,可不许耍赖!”宋离喝了点酒,也有些兴奋。

    两个大碗碰到一处,发出清脆的声音,让人耳鸣一震。

    喝吧,喝吧!将不开心的都喝进肚子里吧!北唐烈,我要告诉你,从现在开始老娘和你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北唐风……北唐风……为什么?为什么我就忘不掉你?呜呜……我辛辛苦苦逃离你的身边,为什么……为什么就是忘不掉?”宋离不胜酒力,双眼迷离,只能辨别眼前的顾卿。她一下子抱住了顾卿,哭的十分伤心。

    她哭的十分隐忍,紧紧的揪住她的衣服。“顾卿,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还是忘不了他?”

    顾卿打了一个酒嗝也认真想着问题:“是啊,你为什么就忘不掉他呢?”

    “他……他明明是伤害我的人,可是……可是我为什么放不下?”宋离恸哭,从离开烈王府过后,每个深夜都想流泪,但是宋离一直坚忍,克制自己的情感。没想到几杯烈酒下肚,所有隐忍的感情仿佛山洪暴发,一下子席卷而来。

    她,真的好想好想北唐风!

    酒越喝越苦,顾卿迷糊的念着宋离的话:“为什么忘不掉他呢?我也想知道啊!为什么就是放不下呢?他脾气不好,又小心眼,杀人如麻。自己在他身边总有一天会命送他手的,可……可为什么还想去看看他?”

    听到顾卿喃喃自语,宋离才撑起身子,双眼迷离的看着她:“你喜欢北唐风?他……他可是我的!”

    顾卿撇撇嘴:“我才不要那个花心大萝卜呢!”她抱起酒坛不悦的看着宋离:“不是来解忧愁的吗?怎么增加烦恼了呢?没劲没劲!”

    “借酒……借酒,消愁愁更愁啊!”她小声呓语,想要拿起桌上的酒坛,但是刚一坐下,就有些头晕目眩,难辨东西,笔直的栽了下去。

    顾卿费力的睁开眼,看着倒趴在桌子上沉沉睡去的宋离,拿手推了推,但是很少喝酒的宋离能撑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现在哪还有意识起来?

    推了几下无果后顾卿有些失望,两个各怀心事的小女人在一起喝酒本来就不明智,现在倒好,只剩下顾卿一个人喝闷酒了!

    她一个人抱起酒坛,找到墙角靠了起来,将身子蜷缩成小小的一团。不知道为什么,身子觉得冷的狠,这么多烈酒下肚,还是止不住的心凉。

    她越是喝下去,意识就越发的清晰,除了眼皮抬不起来,顾卿差点以为自己根本就没喝酒。

    脑海中那阴鸷桀骜的面容一扫而过,但是却留下了深深不可磨灭的狠痕迹,灼烧着她的五脏六腑。彻头彻尾的痛!她好想哭,但是眼底干涸,根本流不出一滴眼泪。

    她红着眼委屈的看着酒坛,气的一脚踹了过去。酒水洒在地上,满屋子都是那浓郁的酒香味儿。顾卿气急败坏的吼道:“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忘不掉,你明明就是个乌龟王八蛋!为什么我还惦记着你?”

    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觉得自己快要疲惫的死掉。张妈妈,她好想回到张家村,好想过那安逸的生活!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她……她一个人,真的好害怕啊!

    顾卿觉得自己好痛苦,就连喜欢别人自己都害怕承认,因为那个人是北唐烈啊!是嗜杀成性、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