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约定期限

    胖和尚突然扬起万分真挚的面容,双目有神的看着顾卿,让顾卿有一种胆寒。她硬着头皮,顶着怪异的气氛问道:“你看我做什么?我可没长胖啊!”

    胖和尚万分无奈的摇摇头:“那个……徒弟啊,师父对不起你啊!”

    顾卿心中警铃大作,面色古怪的看着胖和尚,心中有着不好的感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又做了什么缺德事?”

    “这个……那个……我吧……就你……”胖和尚拿得结巴,苦恼的拿着又短又粗的肥手不断地挠头,头皮都快抓下一层。

    顾卿恨不得一脚踹过去,到底干了什么事,竟然这样难以启齿?顾卿咬着牙,阴测测的说道:“给我说实话,否则别怪我欺师灭祖!”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胖和尚这才矫情做作,带点羞怯的说道:“你还不能离开北唐烈啊,他给你下了毒啊!”

    “我顶你个心肝脾肺肾!奶奶的,你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顾卿差点暴走,这真的是她的师父吗?史上还有更坑徒弟的师父吗?

    胖和尚干笑两声,脸上也十分委屈:“这北唐烈小子太阴险了,竟然在冰山雪莲上下毒,估计他也在怀疑你的身份,所以提前留了后手!”

    顾卿两手一摊,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胖和尚:“你直接告诉我这次怎么做吧!”

    “嘿嘿,自然是找北唐烈要啊!”他说的十分自然,不知道顾卿有种直接想把手里的花瓶砸上他脑门的冲动!

    见顾卿徘徊在暴躁的边缘,忙不迭的说道:“师父突然想起出门前忘锁门,你也知道这世道不太平,我还是先回家锁门吧!北唐烈知道你的身份,但是不会告诉萧引,所以你现在是安全的,师父也会一路尾随你的,你就放心大胆的上吧!”

    快速说完这些话,便从窗户逃匿,都不敢回头看顾卿那怨念十足的眼睛。

    顾卿恶狠狠地将花瓶放下,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提不起一丝力气。

    虽然说上次天山雪莲不是自己拿得,也不知道胖和尚使用了什么方法。可是现在是北唐烈自己下毒,真的能要到?

    顾卿疑惑,难不成要再去太守府一趟,直接将北唐烈给绑过来?

    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再好不过的想法了,趁北唐烈还没清醒,就应该把他绑了,然后问出解药在哪!

    于是简单收拾一下,便掩门而出,踏着月色而去。

    不一会就出现在太守府,如来时一样。凭着记忆摸索到北唐烈寝卧的墙角,探头探脑的看了看,这回没有仙人掌,就是不知道北唐烈有没有醒过来,自己也耽搁了将近两个时辰的时间了,但愿北唐烈还像挺尸一样。

    跃进屋内,她离开前北唐烈是什么姿势,来的时候就是什么姿势。在屋内掌了灯,应该不会有人半夜不怕死来打扰烈王就寝吧!

    扯下帷幔,将北唐烈绑在床柱上,又觉得不安全,又将北唐烈的双脚绑上,这才放下心来。

    倒了一杯冷茶,泼在北唐烈的脸上,只见他刚毅完美的侧脸,和脖子间的完美弧度微微动了一下。他缓缓抬起头,眉头微皱,便睁开了眼。

    眼里藏着混沌初色,一片黑暗和浑浊,只是淡淡的扫视了一下,边看着正前方的顾卿。

    没想到她去而复返,是北唐烈奇怪的,这个丫头也会送上门的时候?

    见他醒来,倾城的双眸带着一点害怕,深深地撞进了北唐烈那冷色的清眸。不自由的咽了咽口水,差点咬着舌头。“你……你……给我解药。”

    北唐烈想要动一下,但是即刻便发现自己被绑在床柱上面。拧眉,扬眸。清冷之色一览无余,是冬日未融化的寒冰。

    顾卿见他不说话,心中来气,老娘被你下毒,你还这样看着自己!你丫的!

    顾卿站的远远地,那脚踢了踢北唐烈那踏着祥云的黑玉金丝靴。“你被跟我装傻啊!你赶紧把解药给我,否则我就和你拼了!”

    几日不见,她的性子倒是放开了许多,对于自己……胆子还真是越发的大了。

    “你都知道了。”

    他冷冰冰的声音响彻在暖色的烛火中,却让人背脊发凉。如果不是事关性命,顾卿怕是再也不愿再见到他。本来是一肚子话要问的,甚至已经想好了是否要承认自己的感情,但是转眼想到北唐烈欺骗自己,利用自己,再多的情感也转化为寒冰了。

    这个男人为的只是自己,前车之鉴难道还少吗?

    顾卿决定,就算再喜欢眼前这个魔鬼,也不会让自己和他有半点关系,因为她更珍惜自己这多灾多难的姓名!

    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世,北唐烈也占了不少的功劳。不仅勾唇冷笑,双眸有些凄凉的色彩,明明是想质问,但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我是前朝郡主的身份?”

    “前朝郡主?”北唐烈重复了一变,低下高贵的头颅,似乎在回忆什么。阴影遮住了他的眸色,让顾卿难以捉摸。

    顾卿见他磨磨唧唧,性子急了,上前踹了踹北唐烈。“喂,你倒是给我说啊!你这个王八蛋竟然在我身上下药!”

    北唐烈霍然抬头,双眸绽放的寒光仿佛是天空中最绚烂的烟花。只不过是清冷的颜色,混合在那朦胧的夜色之中,更平添几分诡谲气息。

    顾卿吓了一跳,步行往后退了一下,但是很快,纤细的腰肢便裹上一条宽厚有力的臂膀,紧紧地扣在腰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