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张良计

    即日起,烈王到霍城休整半日,第二天清晨在城门外施粥布衣,搭建简易宿营。后张贴告示,分散周边城镇,第一时间传达烈王意愿。

    城门外,烈王两千精兵全部化身官吏,盘点人口,丈量土地,施粥布银……一个个干的有模有样的。原本还不安的难民,直到手里拿到了官府分发的五十两纹银,才大梦初醒一般。一个个在城门叩首,匍匐身体,谁也不敢去看城楼上那高高在上,宛若神明一般的烈王。

    此时,城门口停放着一辆马车,乍一看是普通人家,只有顾卿知道里面是怎样的奢华。且不说这窗帘是苏锦绸缎,毯子是金丝云锦,木头是南海黄花梨……

    怪只怪,这里穷人太多,谁也没看得出这一辆马车就价值千金,随便扳个木头,估计都能活上小半年了!

    这时,一只如玉的手掌轻轻揭开窗帘,满是笑意的看了眼外面的景象,眼神微动,和高立于墙头的北唐烈对视一瞬,即刻移开目光。

    一双标志性的桃花眼,眼底流淌着春日光辉,姹紫嫣红,缤纷绚烂。不论哪个人看到都会暗叹得天独厚!

    顾卿见萧引脸上标准的贼狐狸笑容,面上有些不满:“大清早的把我拖到这,难不成就让我看你和北唐烈如何眉目传情,暗送秋波的?”

    萧引弹了弹青墨色的衣裾,举手投足皆是风流无限,差点让顾卿眼睛都看直了。美,实在是太美!迎合着那经纬分明、薄如蝉翼的锦缎,投射进来斑驳的阳光尽数流淌在他的脸上,仿佛镀上了金黄鲜明的色彩。再加上那嘴角似有若无的邪笑,更加让人移不开眼睛。

    他指腹覆上单薄透明的玫色唇瓣,狭长双眼看着她:“昨晚和香儿疯去了?”

    听他话语中的意味,颇像质问小媳妇贪玩,虽是质问,但是却带着几分宠溺的意味。

    顾卿还没仔细研究,便想到昨晚历经的种种,一晚上彻底颠覆了六年来的观念,这疯闹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一点。

    萧引见她眸色暗淡,转瞬问道:“北唐烈为难你了?”

    顾卿摇摇头,她是前朝郡主的身份现在还不能让别人知道。她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瞟了一眼在城墙上顶着烈日,身形挺拔宛若天人的北唐烈。眸光一瞬,即刻收回眼眸。“那我还能站在你面前吗?真的很好奇,北唐烈是如何做到的,这平白无故出现的赈灾的粮食物品是从哪来的?”

    萧引闻言一笑,脸上邪佞的气息更甚。“你忘记北唐风了?”

    经他这么一提醒,顾卿才想起来晋城见过北唐风,随即彻底明白。北唐烈果然是聪明,明知道忠王是给了一条死路,但还是逆转形势!自己在忠王眼皮子底下带着两千精兵,看似孤军奋战。实则暗地里北唐风打点好一切,两兄弟齐心,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哪怕忠王上下全是心眼,也不会料想只会风流的北唐风还会在背后将他一军。

    现在,北唐烈可算是名利双收,回京后只怕更是水涨船高。看霍城上下,一心臣服,只怕内定皇位是迟早的事情了。

    就在顾卿理清前因后果之际,只听到萧引说道:“看也看够了,我们也应该办正事了。”

    办正事?顾卿狐疑的看着萧引,马匹驱动,顾卿预料未及,向后栽了去,秀洁的额头一下子撞进了萧引的怀中。

    萧引顺势一揽,虽然固定住顾卿的身形,但是两人还是向后躺了去。她趴在他的身上,双手抵着胸口,扒开了一片春光。

    好性感的锁骨,北唐烈的都没这么好看,真是……鲜艳欲滴啊!

    萧引邪魅的声音传来:“今日小爷心情好,让你调戏。”

    这话……瞧瞧……多大方啊!

    顾卿狼笑一声,不客气的上下其手,这腹肌,这纹理……真是让人爱不释手,欲罢不能啊!

    小爷一手支撑着头颅,侧着身体看着顾卿那亮晶晶的眼睛,心情大好。眼角斜上三分,正好看到远去的城墙,和那逐渐缥缈的眼神,但是……杀气依旧十足。

    顾卿过完了手瘾,谄笑的松了他的衣裳,还狗腿的上前抹平了衣角,好言说道:“打个商量呗?下次洗澡的时候就别关门了,你知道我在墙角挖个洞看的很辛苦的!”

    萧引嘴角抽搐,没想过顾卿竟然还顺杆子往上爬!若是任何一个女子说出这样的话,按照萧引的作风,都会毫不犹豫上前调戏一番,可是说话的是顾卿,那就另当别论了!

    一想到墙角蹲着一个小女子,日思夜想是如何拿到你的裸体画,再变卖成钱,想想萧引就觉得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当下,遮住裸露在外的胸膛,端坐起身子,将顾卿的身子扶直,然后便眺望外面夏日疯长的绿色。

    动作一气呵成,就连顾卿都有些惊讶。正好看见他侧对着自己的面容,阴柔美丽,带着诱人的芬芳。他的耳垂扫过疑似的红晕,让顾卿看直了眼睛。他……这是害羞了?

    脸皮厚比城墙,妖孽一般的萧引竟然羞红了耳朵!

    顾卿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拿胳膊捅了捅萧引,贼兮兮的说道:“你不好意思了?”

    萧引不说话,只是那如温玉一样的耳垂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