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你只能是本王的人

    杜凡刚感受到不对劲,转身还未看清楚来人,就感受到脖子已经被一只手掌紧紧捏住。来人,臂力惊人,不费吹灰之力,一只手臂就提起杜凡。

    突然而来的窒息感,让杜凡头晕目眩,双腿不断乱踹,待看清来人的时候,却出了奇的平静。

    来人竟然是北唐烈!

    杜凡突然想到刚才顾卿说的话,她似乎和烈王有关系!

    北唐烈双目阴鸷,凤眸集聚毁天灭地的洪涛,让人望而生畏。他的脸,仿佛是冬日寒冰,棱角分明,带着尖啸的锐利,扎的人生疼。

    杜凡胆怯的瞧上一眼,费力的说出话:“王爷,王爷……手下饶命啊!”他丝毫不怀疑北唐烈会直接捏断自己的脖子,面对这么一尊煞神,就连他爹见了也要畏惧三分,更何况是自己?

    北唐烈仿佛没有听到他说话,直接手臂一挥,杜凡窒息感舒缓了不少,但是身形也在北唐烈淡然一挥手之间,落到了后面尾随的男子手上,正是寸步不离的踏月。

    北唐烈快步走到地上有些神志不清的顾卿,见到她身上薄入蝉翼的衣服,脸色更加阴郁深沉不少。取下墨色锦衣,遮盖面前美妙的身体,便横抱出门。

    “剜眼断手。”不含一丝感情的话语冷冰冰的传来,让杜凡跌坐在地,看向踏月的眼神也变得惶恐不安。

    见踏月逐步逼来,杜凡连忙拔腿就向门口冲了过去。光明,就在眼前!

    可是他的步伐快不过踏月的刀!一刀下去,寒芒微闪,双臂齐齐从肩头削去,血雾喷洒。

    杜凡还没等到被剜眼,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剧痛,疼的一下子昏死了过去。

    踏月微微叹息,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杜凡,面色阴冷:“你千不该万不该动了王妃!”手上速度不减,剑尖挥动,杜凡脸上顿时出现了两个血窟窿。踏月看都未看一眼,便离开了。

    原本守在外面的下人,一个个匍匐在地,身形颤抖,谁也不敢抬头,只能闻到浓郁的血腥味,却……连进去救人的勇气都没有。

    直到踏月远离多时,这些下人才如梦初醒一般,通报的通报,找大夫的找大夫。而杜凡倒地之处,鲜血汩汩流出,安静的绽放一株巨大的血莲!

    北唐烈抱着娇小的顾卿一路回到了自己居住的房间,轻放在床上,看着顾卿有些消瘦的面颊,和那额头上层出不穷的汗水,让他的墨眉紧紧蹙起。

    “疼不疼?疼的话就叫出来。”他语气轻柔。

    他宽厚的手掌抚摸顾卿吹弹可破的面颊,心中怒气节节攀高,他应该对那个混账千刀万剐,这样死去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见她额头上的汗水只多不少,让北唐烈越看越心惊,她这么脆弱的呈现在自己面前,竟然他有些慌乱。她秀眉紧紧皱着,似乎激励忍耐着什么,小脸上的表情也十分痛苦的样子。北唐烈即刻就要起身找大夫,没想到就在自己起身的瞬间,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紧紧地抓住了自己。

    顾卿的掌心全是汗水,温热的粘粘的,一下子触动了北唐烈心底多年不曾被人触动的心房。

    她的脆弱,不堪一击,让北唐烈浑身一震。

    床上的人儿终于恢复意识,只感觉全身燥热难耐,一手拉低领子,一手紧紧握住那难得清凉。小嘴微张,有软软的呢喃:“不要离开……我,我好热……”

    小手用上了力气,只感觉那一抹沁人心脾的凉爽离自己好远,根本就触及不到,只要手松开一点,就会逃走一般。顾卿无法,只能用上了力气,小手往回拉着,想要将那冰凉的东西拉到自己的怀里,甚至都将自己的身子主动贴了过去。

    那冰凉的东西也十分顺从心意,贴了上来,覆在自己的面颊之上,顾卿舒服的呢喃了一声,双眼朦胧的睁开。

    入眼,是一双暗沉波动的凤眸,眼角上扬,形成妙不可言的弧度,让顾卿好想合上他的眼线,轻吻下去。

    对面是个美男,十足十的美男子……只是好像在哪见过!

    他对上顾卿的眼眸,仿佛是一个初生婴儿一般,纯粹干净。但是他看到他脸上可疑的红晕,不得不想到一个可怕的事实,顾卿中春药了!

    “该死的!你等着,我去传大夫!”

    可是顾卿哪里肯放他走?她双目迷离,身上燥热难耐,让她觉得身上的衣服十分碍事。本来身上只不过一件单薄的轻纱,稍稍用力,便不堪一击。

    肌映流霞,肤若凝脂,触碰在他的掌间。

    细腻和粗糙的极致对撞,让北唐烈心中闪过别样的情愫。

    他从未对那个女人感到这么强烈的欲望,只是这手臂触碰,都让他的理智近乎失控。

    北唐烈寒眸加深,声音沉沉的说道:“顾卿,你可知道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