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一月为限

    当顾卿睁开眼的时候,宽敞的床上徒留自己一人。全身酸痛,像是干了什么体力活一样,累的要死。上午种种疯狂的举动全部浮现脑海,让顾卿有些招架不住,最后核实了信息,自己似乎……和北唐烈那啥了!

    顾卿第一反应竟然是跑!跑的越远越好,最好是和北唐烈老死不相往来!

    刚裹着被子,骨碌滚下床,连滚带爬的跑到衣架,藕白的手臂偷偷摸摸的伸向屏风上面的衣服,扯了两下,发现根本扯不动,眼神上移,看到那一汪黑色潭水的眼眸,顾卿下意识谄笑的收回了手臂,提溜着被子,在地上准备圆滚滚的回去。

    没想到刚行到半道就被某人提了起来,要不是顾卿手脚够快,死死的抓住被子,否则就要裸奔了!

    顾卿将自己瘦弱的身子裹在被窝里,双目委屈的看着北唐烈,气呼呼的说道:“你干什么?我要回去!”

    “你是本王的女人。”言下之意,你哪也不能去。

    顾卿仿佛是一只小猫崽,可怜兮兮的被人提着尾巴。水汪汪的双眸恶狠狠地瞪着北唐烈,不满意他的专制。

    “北唐烈,我们之间的约定是回京再说,你现在是不能对我提要求的!”顾卿忍不住提醒两人之间的约定。

    北唐烈寒眸渐深,眼神不善的看着顾卿,没想到这个女人和自己亲热过后,这么急着和自己撇清关系,难道还不足以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时刻陪伴身边吗?

    看向顾卿的眼神,似乎全无打算,如果此刻放了她,估计下次再找到她就难得很了!

    “你还记得早上发生了什么?”

    早上……发生了好多羞羞哒的事情!顾卿脸色爆红,眼神闪烁,吞吞吐吐的说道:“早上……早上就那样!”

    “就那样?”北唐烈明显不满意这样敷衍的回答,看向顾卿的眼神,恨不得将她生吞进肚。“顾卿,你再说一遍试一试!”

    她连忙摇头,看北唐烈脸黑成这样,打死她也不敢再说啊!

    “你自此以后只能是本王的人!”

    “可是……烈王妃都死了啊!”顾卿不是不记得早上自己说的话,但是,现在脑子清醒了,问题便接踵而来了。相府二小姐早已身死,而……而他都要选妃,自己……岂不是要做他的秘密情人?这些顾卿都是不耻的,哪怕两人之间有了关系,要她如此委曲求全,磨平棱角,顾卿情愿将自己的感情深埋于心。

    见她鼓起巨大的勇气说了出来,北唐烈心悠然一收,虽然顾卿平日里大大咧咧,没心没肺,但是什么情绪都深埋在心,什么都不说,也不为自己争辩。

    自始至终,顾卿都在等,等北唐烈给自己一个交代,可是没想到北唐烈竟然抓着早上说的话不放,她真的很想大声质问他,到底在筹谋着什么,为什么将她所有的后路都堵上了。现在他要重新选妃成亲,她还有留下的必要吗?

    顾卿眼底不屈的看着他,这些回答北唐烈都不能给自己答案,那么还要追问什么?

    “北唐烈,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就不要像那些小女儿情怀一样了!昨晚是我中了春药,你不过是我用来解毒的!昨晚说了什么,你也不要在意,我不可能是你唯一的女人,而你……”

    顾卿勾唇冷笑,眼底满满是嘲讽:“而你未必是我唯一的男人!”

    顾卿说出这一番话,不论哪个男人听去了,都受不了。被一个女人这么轻蔑的说出“你未必是我唯一的男人”,那么她想要几个?

    北唐烈脸色一变,阴测测的让人发寒,手腕发力,紧紧地牵制顾卿娇弱的肩膀。

    身上传来疼痛是那么的真实,他还是那么暴躁。顾卿冷笑:“你除了暴力还会干什么?你是不会好好说话了吗?如果我的地位比你高,我定然不会受你牵制!”

    肩头的力道下锐减,让顾卿舒缓了不少,顾卿立刻逃脱北唐烈的双臂,有些戒备的看着他。

    即便已经熟悉这个男人,但是每一次见他动怒,都像是在生死边缘徘徊。顾卿其实比任何人都要珍惜自己的生命,所以待在北唐烈身边,也觉得对自己是种折磨。

    北唐烈眼神阴郁,浓而密长长的睫毛遮掩住眼底的流光,晦涩难懂,深浅不一。一种复杂难懂的目光落在顾卿的身上,锁着她璀璨的双眸,似乎要探索着什么。“还记得我们之间的交易吗?”

    顾卿点点头,他随即说道:“我还有十天回京,现在开始留在我的身边,陪我回京参见选妃。”

    这番话宛如晴天霹雳,让顾卿脑子像是被镁光灯闪过一般,半天回不来神。指指自己的鼻子,震惊的说道:“你说什么?我去参加选妃?”

    北唐烈确定不是在开玩笑?想法设法的将自己玩死了,现在又让自己去选妃,是当别人的眼睛都是瞎了是不是?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别忘记了,是你自己宣布烈王妃溺水身亡的,现在又让我去参加选妃,你什么意思啊?”顾卿实在是不懂北唐烈到底怎么想,是不是太聪明,一件事也喜欢拐十八个弯?

    “相府二小姐顾卿是死了,但是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是从靖安带回去的女人!”他声音悠扬,低沉婉转,仿佛浅吟的诗人,轻轻地溢出嘴边。

    顾卿浑身一震,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打算让自己撇弃相府二小姐的身份,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吗?其实他早就预谋好了,根本不是被忠王逼到霍城的,根本就是顺着忠王的意思,来实现自己的目的。

    想到这里,顾卿背脊发寒,这个男人到底有着怎样可怕的心思,竟然如此深藏不露。她以为,他将自己带到这里,只是为了隐瞒自己前朝郡主的身份,可是,他现在大张旗鼓的让自己去参加选妃,这又是为了什么?

    顾卿实在是捉摸不透,面露疑色:“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不是欠我一个交易吗?只要和我回去,参加选妃,那么解药就是你的,而且我保证,绝不会有任何人打扰你,过你想要的生活!”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