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去揍人

    顾卿一个晚上都在绞尽脑汁,思索一个正当理由,什么理由才能不显得荒唐,否则萧引一定会指着鼻子骂她的!顾卿的烦躁完全表现在翻来覆去的次数上面,旁边的香儿终于忍耐不住,一咕噜爬了起来,说道:“古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辗转反侧,怎么到你这就是顾卿睡不着,辗转反侧?你想什么了?难不成也想窈窕淑女了?”

    顾卿也坐了起来,愁云满面的看着香儿:“我跟萧引说我要回北唐烈的身边,他是不是会宰了我?”

    香儿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不是你主动要离开他的吗?怎么又要回去了?难不成你和他死灰复燃了?其实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还不等顾卿回答,香儿就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其实萧引哥哥一直猜测北唐烈对你的居心,你应该知道南宫无忧在他心中的地位,根本无人超越,否则也不会多年来还留下无忧宫了!你现在去根本是自投罗网啊!只要有我萧香在这,就算是萧引哥哥也不会伤害你的!”

    顾卿叹了一口气,香儿这个脑子缺根线的都知道其中利害关系,自己怎么会不知道?但是北唐烈现在知道自己的身份,现在的权宜之计也只能依附在他的身边,更何况不需要夺冠,只是参加而已。一个月的换来一辈子的安宁,顾卿还是愿意的。至于南宫无忧,自己还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死是活,如果活着,顾卿的压力也会小不少。但是一想到她和北唐烈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又觉得心脏堵得难受。

    她和北唐烈现在是什么关系?前夫前妻?一夜情?新欢?顾卿一时间也说不上来。

    “我有自己的打算,只是不知道如何和萧引说明白。”她拉回思绪,叹了一口气,耷拉着肩膀。

    香儿见她已经决定,便说道:“和我萧引哥哥有什么好说的?你只是顺道来霍城玩玩的,脚是长在自己的身上,你管他做什么?想去就去啊,说不定你才是烈王爷的真命天女呢!窈窕顾卿,君子好逑!”

    顾卿一脚踹了过去:“你别废话了,那你和踏月呢?昨天晚上都干嘛了?”

    香儿原本笑嘻嘻的脸蛋顿时一僵。推搡顾卿一下,有些埋怨的说道:“你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呢!怎么好端端的又说起他了?萧引哥哥正准备找他麻烦呢!你说我怎么办?”

    顾卿眼睛一亮:“萧引要找踏月麻烦,那你呢?”

    “我?我能怎么办啊,一边是我唯一的哥哥,一边是……是那个榆木疙瘩,让我怎么劝?我只能劝萧引哥哥下手轻一点,别打的像烈王爷腿疾就好了!”

    顾卿脸色一僵,恶狠狠地看着她:“睡觉!”

    香儿见她神色不对,皱着可爱的鼻子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说到他,你不开心啊?你给我说说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嘛……顾卿……”

    翌日清晨,也许是因为一肚子心事的原因,顾卿并没有赖床,反而一大清早的梳整齐的去了隆安票号。香儿一拍柜台,大小姐架子十足的说道:“去,把萧引哥哥请出来!”

    伙计连忙走到后面,不一会,一身恣意风流淡青色长衫,配着滚袖花边和那领口鲜艳的梅花,似竹林深处翩翩公子,手执玉箫,温文尔雅。可偏偏白玉配红梅,清雅配妖娆,不得不让人看的眼花缭乱,却生不起任何的厌恶感,反而觉得恰当好处,遮掩了妖媚,凸显出层叠不穷的风流韵味。

    香儿一脸崇拜的看着萧引,花痴的说道:“哥哥真是越来越好看了,不知道又要多少个小姑娘被你迷的神魂颠倒!”

    萧引薄唇轻轻勾起,姹紫嫣红的不可方物,如那鲜艳红蕊,更是美丽妖娆。他走上前带着宠溺的笑容,摸了摸香儿的脑袋,香儿也十分享受的贴了过去。香儿不在乎国破家亡,不在乎前途坎坷,能在不安的时光遇上唯一的萧引哥哥,不只是那血脉的牵连,更多的是萧引为她守护的一片天地。

    她是最幸福的妹妹,在兄长的庇护下,不论前朝恩怨,不论皇权争霸。她是萧大小姐,怎么任性胡闹,都可以有个人一直包容自己,所以,在她的生命中,萧引哥哥是最重要的男人!

    “哪个姑娘能比得上香儿的?”萧引笑笑,抬头看了眼顾卿,风流的眼睛带着一股子笑意,深不可寻,耐人寻味,让顾卿看的心里毛毛的。

    她哆嗦了一下,忐忑不安地坐着,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你看我做什么?”

    香儿这才想起来今日可是有目的而来,摇晃着萧引的臂膀:“萧引哥哥,顾卿此次来是来告别的,她要……”

    她还没说完,萧引晓得灿烂:“我知道,香儿你先去门口,等会要去一个地方。”

    香儿诧异的眨巴着眼睛,虽然不解萧引哥哥为什么会知道,知道了什么?但还是乖巧的点点头,出去了。萧撩袍坐下,给她倒了一杯茶,看也不看顾卿一眼,径直笑道:“想回到北唐烈身边?”

    “你都知道了?”顾卿有些局促不安,像是被大人抓到小辫子的孩子一样。

    “你昨天一天都在太守府,北唐烈还为你怒杀太守之子,想不知道都难。你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