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交给你了

    萧引如一阵风一样降落在太守府厅堂的屋脊之上,就在他落下的那一瞬间九道黑影分别从四面八方涌现出来,成包围圈向萧引袭去。

    劲风四起,瓦砾乱飞。整个太守府的上空气氛变得异常的诡异。

    萧引一身轻功冠绝天下,就连鬼哭此刻若看到他的进步,估计也要诧异,短短时间,竟然不在他之下,甚至可能还要超越。

    凭借独特的轻功游走在赤燕九骑之间游刃有余,兵器袍脚都没有碰到,全部全是虚影。

    萧引放声大笑:“老友相见,怎么也不亲自迎接?”

    一道冰冷的声音随即传来,伴随着凌厉的气势,稳如泰山的压了过来。“的确是老友相见,一路尾随可还辛苦?赤燕,退下。”

    萧引稳住身形,独脚立于鸱尾之上,夏日烈风吹动衣袍,青衣猎猎作响。他轻佻的一勾眼角,刹那风情万种。眼神从北唐烈身上移开,落在了后面踏月的身上。“我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向王爷要一个人,那就是……”

    萧引还未说完话,后面尾随而来顾卿和香儿急匆匆的赶来。香儿刚落稳就急匆匆冲了进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萧引:“萧引哥哥,你可别乱来了啊!来,跟我回家,我找两个美女给你。”

    萧引面色一顿,白了眼香儿。一手骚包的翘起了兰花指,指着香儿:“女孩家家一边玩去,你哥我是在说正经事!”

    “萧引哥哥,你别逼我啊!有事咱们回家慢慢说!”

    萧引不理会香儿,香儿是他这辈子唯一的亲人,没想到就被这个混蛋给染指了,叫他如何不动怒?收起风骚的兰花指,老气横秋的说道:“你是要自裁呢,还是要萧某人亲自动手?”

    北唐烈斜睨了眼踏月,见他满目渴求,便淡淡的说道:“本王完成你的夙愿。”

    踏月感激不尽的跪地俯首,背脊挺直:“多谢王爷成全。”

    北唐烈移步后面,眼波似乎不经意的扫到了顾卿,停留一瞬便转移。顾卿也是怯生生的收回了目光,怎么感觉两人自从那啥那啥过后,气氛变得越来越诡异了呢?

    诡异……这个词,不妙啊!

    踏月上前一步,背脊挺直,毫无惧色的看向萧引:“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会亲自去找香儿,给她一个交代的!”

    见踏月没有眼力见的上前,香儿仿佛是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急忙护在踏月的面前,张开双臂,像是保护小鸡的母鸡一般。“萧引哥哥,你可千万别乱来啊!这可是太守府,烈王还在这呢!”说罢,转头去看了眼北唐烈,没想到北唐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顾卿的身后,坚固的单臂环上顾卿的腰肢,盈盈可握的细腰落入掌心,如瀑布绸缎,柔滑无比。

    香儿结巴了一下,没想到北唐烈一副置之事外的样子,根本不打算管他们这档子的事。

    萧引自然也看到了北唐烈的动作妖娆的眼眸一闪,带着淡淡的笑意,却妖异的在这青天白日有些鬼魅。

    他定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魑魅魍魉!

    眼神似线,虽微不可寻,但是却有力的系在那只握在顾卿腰间的手掌。收回目光,似乎也割断了什么。他调顺呼吸,将胸腔突然滋长的不悦全部压下去。却笑容炽烈的看着踏月:“很好,你还算是个有担当的男人!既然如此,那么就自己动手吧!”

    顾卿也随着他的话二提心吊胆,踏月也是自己的朋友,她也不会做到见死不救的!顾卿焦急的看向北唐烈,发现他脸上一如既往的冰清颜色,不为之动容分毫,面前的人倒不像跟随多年的衷心护卫,反倒像一只阿猫阿狗。那淡漠的眼神,望而生寒。

    顾卿本来还想求北唐烈救踏月,没想到北唐烈的态度那样冷淡。到嘴的话又吞了回去,她从来不敢奢求北唐烈,这一次也不敢!

    既然北唐烈不救,那么自己和香儿救!她正准备上前,没想到腰间的大掌反扣,顾卿一身的力气都被卸掉,不由面色惨白了一分。“北唐烈,你到底在干什么?踏月有危险,你难道看不见吗?我不和你废话,你放开我,踏月的命你不珍惜,可是他在我心里就想兄长一样!你放开我!”

    顾卿怒吼出声,对于他的不作为,气的浑身发抖。顾卿突然觉得这一幕是那样的熟悉。第一次入宫的时候,面对皇后顾潇潇的陷害,他也是这样冷若冰霜,毫无作为的样子!

    见她急切的双眸微红,泛起的圈圈涟漪,仿佛是最尖锐的利刃,一片一片的凌迟北唐烈的内心。终于,那金贵的薄唇微微启动:“放心,他不是来杀踏月的。”

    顾卿表情一滞,有些转不过来弯。北唐烈见她傻乎乎的模样,才叹了一口气。果然,以后做事要么瞒着顾卿,要么就直截了当的告诉她,千万不要让她自己去猜!

    “没有人可以在我北唐烈面前杀我的属下!”他眼眸坚定,蕴含着无尽的力量,让人不由自主的臣服。

    顾卿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前一秒还泫然欲泣,但是现在晶莹的泪珠挂在睫毛上面,小脸通红。还因为紧张,咬紧了下嘴唇。泛着粉色的薄唇,仿佛是贴上了美丽的桃花瓣,淡粉迷人。

    北唐烈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昨日种种,手上不自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