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再见傅景落

    香儿听着两人的对话,鼻子一红,泪眼婆娑的看着萧引。一向不懂柔弱为何物的香儿第一次感受到,即将要离开萧引哥哥了!“萧引哥哥,我不和他成亲了,你……你别不要我啊!萧引哥哥……”

    香儿哭的泣不成声,紧紧地抓住萧引的衣服,生怕他将自己丢在这,独自离去。萧引心中也多了些异样的感觉,捧着她的脸,为她拭去眼泪,笑的温暖:“以后哥哥可不帮你擦眼泪,如果这小子让你流一滴眼泪,我就断了他一根指头。以后成了亲可不要这么任性了,不比家里,你可要学着如何成为贤妻良母。贤妻良母……唔,贤夫良父也不错……”

    “萧引哥哥,我不嫁人了,我想和你回家,萧引哥哥……”香儿像个小孩子一般哭了起来,听着萧引哥哥说的话,仿佛……仿佛生离死别,再也不能相见一般。

    她……为什么这么不争气,偏偏喜欢上和哥哥对立的人?

    “傻瓜,女孩子总要嫁人的嘛,有个人敢娶你已经不易,你可要好好珍惜啊!更何况顾卿在这,我也放心些。”

    顾卿看着他投放过来的目光,没有妖娆大丽花的颜色,有的是深深地嘱托。这个是他唯一的血脉至亲,他郑重的交给了踏月,交给了自己。

    顾卿点点头,眼角湿润,没想到平日随性的萧引也会有这样的一面,让顾卿唏嘘不已。

    “虽然说婚前男女不宜见面,你哥哥我不是迂腐之人,你们也好久没见面了,既然见到了就好好聊一聊吧。”

    香儿急切的抓住萧引的手:“那哥哥呢?哥哥干什么去?”

    萧引瞬间抬眸,绽放诡异的红色光芒,唇角微勾,上扬的弧度仿佛是最完美的曲线。“我?我有自己的恩怨。烈王爷走一遭吧!”

    说罢,两道身影就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消失不见。香儿急的大哭,看着流光消失的地方,大声哭泣:“萧引哥哥,你是不要香儿了吗?萧引哥哥……”

    “香儿……”踏月想上前给她一个怀抱安慰安慰。粉拳用力的捶打着他的胸膛,眼泪肆意。最后深埋在踏月的怀中,泣不成声。

    顾卿眼底闪过复杂的情绪,然后转身离去。每个人都需要时间和空间,那么自己呢?自己和北唐烈,和李墨又需要多少时间和空间呢?

    顾卿深深叹了一口气,坐在长长的阶梯之上,长裙摇曳,轻纱曼舞,遮住了顾卿若有所思的眼睛。

    就在这时,身上响起了那温和如玉,暖如春风的声音:“怎么,有心事?”

    一转身,一尾白衣袍脚潇潇洒洒的遗落在门槛处,随着那长腿起伏,纹路渐深。一道伟岸挺拔的身影赫然立于眼前。

    夏风微荡,步履摇曳,似在水面上移动,每一白袍颤动,都绽放出清澈的莲花。

    “许久不见,好看了不少。”傅景落的笑容仿佛是初生的太阳,让人心神荡漾。

    顾卿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傅景落,一下子开心的忘乎所以。蹦地而起,直接扑向了他的怀中。“我好想你啊!”

    她在京城的好友不多,傅景落是唯一一个可以交心的人。他美好如朝阳,美好如皓月,干干净净,纤尘不染,景落人间,说的便是傅景落这么的美男子。

    和他在一起不需要惦记着勾心斗角,阴谋渐生,在他面前,顾卿更愿意做回自己,随性画画,随性江湖。

    只是……一切都不能了!

    见她兴奋的跑过来,他胸腔一暖,心底流过暖意。见她头上戴着自己精心制作的铅笔,被当着简单的发簪,斜斜的插在乌黑的秀发之中,混合着她身上的幽香,和淡淡的檀木香味,一下子熏染了夏日的氛围。

    傅景落手掌落在她的背上,戴着几分宠溺的意味,嘴角淡笑,琥珀色的暖阳映在她的脸上,紧紧锁着。“一路辛苦了,我为你接风洗尘。”

    顾卿不禁扑哧一笑:“我来这里好几天了,要接风洗尘也是我才对!”

    “快到晌午了,也该用膳了,走吧,偏厅早已设下宴席,全是你爱吃的。”

    顾卿眼睛一亮:“是肉?”

    傅景落看着她璀璨的眼睛,眼角弯弯的点点头。

    顾卿欢呼一声,来这边虽然吃喝都不差,但是还没放开肚皮大鱼大肉的吃过,没想到傅景落这么贴心,都知道自己心里最想要的是什么!

    两人移步偏厅,果然摆满了各式佳肴。顾卿不客气的落座,不顾形象的吃了起来。

    而这边的傅景落则显得优雅了不少,善解人意的斟满青花相间的茶盏,放在了顾卿面前。

    吃噎了,咕噜咕噜喝两口。唇瓣上的油渍全部落在茶杯边缘,傅景落也不嫌弃,又倒了一杯递过去。

    顾卿狼吞虎咽的吃着,从牙缝里面蹦出一句话来:“对了……你这次,是来干什么的?”

    “成亲。”

    顾卿的动作一僵,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他。他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暖和的笑意是他脸上标准的招牌,但是顾卿总感觉这笑容背后隐藏多多少少不为人知的负面黑暗。但是傅景落实在是太完美了,根本不忍亵渎,想想都是个罪过。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