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过去往事

    北唐风撇撇嘴,拉开距离,有些嫌弃刚才顾卿触碰过的地方。“没想到你也不知道,那估计除了阿烈,没有人知道了吧!既然你不知道,那我也没有留下去的必要了。此处风景独好,你慢慢看,晚上没事的时候就去清苑看看离儿,她确实无聊了些。”

    顾卿皱了皱眉鼻子,就在北唐风转身的那一瞬,瞬间变脸,一脸鄙视的看着北唐风。

    没想到北唐风下一秒就转过身,正好看到一张其丑无比的脸,吓得拍了拍心脏。“你这是闹哪样?”

    顾卿抽搐了下嘴角,转动了下脸部肌肉:“缓解脸部肌肉压力,最新潮的按摩方法,你回去也试试。”顾卿干笑两声,打马虎眼。

    北唐风眼底的嫌弃更加浓郁:“丑,真丑。”

    丑你大爷!

    顾卿心里彻底抓狂,但是又不好发作。

    “我还要告诉你一声,以后不要问宋离奇怪的问题,她面皮薄。”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在烈王府的时候,顾卿厚颜无耻的追着宋离,要什么丰胸秘籍,那玩意是能随便告知的吗?

    额……那言下之意,是顾卿脸皮太厚了?去你奶奶的!宋离是个宝,老娘就是个草是吧?

    北唐风交代完毕,转身离去。顾卿突然眼前一闪,一样熟悉的东西映入眼帘。就在北唐风转身的瞬间,藏在腰带里面的璎珞滑了下来,一个白色的东西也掉落在草地上。

    北唐风低头捡起,正要离开,没想到顾卿却叫住了他。“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北唐风转过身,狐疑的看着她,见她一脸吃惊的看着自己掌心的白虎玉佩,突然想到顾卿可是这么多年来唯一进过逐鹿殿的女人,或者见到过这块玉佩,或者见过这样的文案?

    “你认识这块玉佩?”

    北唐风手中的玉佩竟然和北唐烈给自己的一模一样,难道真的藏着什么故事?

    顾卿见他希冀的看着自己,吞了吞口水,下意识的说道:“只是在逐鹿殿看到过这个图案,一时觉得眼熟而已。”在不知道这块玉佩到底代表什么含义之前,顾卿还不打算告诉北唐风这块玉佩此时在自己身上。

    北唐风没有丝毫的怀疑,毕竟有北唐烈说话在前,先入为主的认为顾卿是在哪里见过而已。他微微叹息,想到顾卿是他身边待过最久的一个女人,也许能帮上自己也说不定呢!

    想到这里,北唐风也不急着走了。盘膝坐下,笑道:“想不想听听这块玉佩的故事?”

    在顾卿印象中,北唐风自始至终都是骄傲自大,脾气暴躁,还带点没心没肺的男人,没想到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竟然变了变,似乎想到了什么往事,无奈的挫败感浮现脸上。

    顾卿立刻坐下,恐怕没有人比她更想知道这块玉佩背后代表着什么了吧!

    他低头细细摸索着玉佩上的纹路,上面的唐草纹十分精致的布满玉佩的外圈,中间栩栩如生的雕刻着白虎的形象。北唐风转动玉佩,侧面光滑,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上面用隶书刻着漂亮的三个字:吾儿……风。

    顾卿下意识的伸手入怀,摸到怀中的玉佩,指腹摩擦了一下,自己怀中的玉佩侧面也有几个纹样,如果按照推理来说,应该也是三个字:吾儿……烈。

    这,玉佩是前皇后留下的!

    北唐风回想当年往事,苦笑一声,才娓娓道来那个漫长到潜伏在黑暗中的故事。

    “其实……阿烈比我更适合当皇帝!”

    他的第一句话是这个,接下来的一句话,深深震惊了顾卿:“可是母妃不喜欢他,她比我更加清楚阿烈的能力,却还是不喜欢他,甚至想要利用他获得皇位的想法都没有。她不喜欢阿烈,甚至说的上……恨!因为阿烈是父皇醉酒,将母妃错当别人,才有了的孩子。母妃是那样倔强的女子,即便不要皇位出在自己家族,也不会让阿烈去当的。这玉佩……不是母妃给他的,是我。是我将自己的那一枚换了字,送给了他,说是母妃给的,自己再去告诉母妃弄丢了,这样我们兄弟二人都有了玉佩。

    父皇喜欢老虎,白虎又是上古神兽,母妃希望永远庇佑着我。同样是她的孩子,对于阿烈却吝啬了很多。但是阿烈一直以为这块玉佩是母妃送的,他拿到玉佩的时候可开心了,一直问我母妃为什么不亲自送给他。我告诉他母妃很忙,但是依旧很挂念他,让我给送过来。他信了,哪怕母妃从未对他有半点呵护,他还是信了,一信就是多年,直到……直到要从皇室挑选皇子送去南齐当质子,他被母妃亲自选上的时候,他所有的幻想都碎了……”

    她仿佛跟着他的每一句话,回到了那个带着政治色彩厚重的宫墙,一个孩子倔强不屈,坚信自己的娘亲永远爱他,但是……却被他娘亲亲手打碎。

    当质子,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她却选择了圣眷浓厚的北唐烈,因为皇上的每一分疼爱,都让这位骄傲的皇后看不下去。她太过倔强,倔强到眼里容不下一颗沙子。每次看到北辰帝对北唐烈的呵护,都让她看到了背后的那个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