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你是我男人

    顾卿一条街道一条街道的寻找,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迫切的找到他,是想说声对不起,还是想要告诉他自己的内心?

    在这繁华的闹市街头,北唐烈会不会也感受到无助?一个人度过漫漫长夜的时候,可否感受到心寒?她不敢想象,是什么样的人,连白天都是黑夜,没有一丝希望?

    “你看看那个人,怎么看着这么可怕?霍城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个大人物?”

    “我可不管什么大人物!现在霍城的生意难做,瞧他喝了那么多酒,可千万别付不起就行了!看他那张脸黑沉沉的,臭的可以,该不会是来吃霸王餐的吧?”

    “哎,胡说什么呢!瞧他酒坛子又空了,还不快去添酒,一会掌柜的又要开骂了!”

    旁边伙计模样打扮的人叹了一口气,似乎想到掌柜骂人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无奈的晃了晃肩头的白巾进去拿酒。而剩下的那一个看了看外面,估计也没有人进来喝酒吃饭。就在他想事情的时候,突然一张脸凑在眼前,吓了他一跳。

    小二拍拍胸口,刚想破口大骂,但是一看到是个二八姑娘,身上穿着打扮还不错,连忙将爆粗口的话吞进了肚子,速度极快的绽放出一张布满细皱纹的脸:“姑娘是吃饭呢还是打尖呢?”

    “你刚刚说的客人在哪?”

    “什么客人?”没想到这个姑娘一上前不是问吃饭住宿的事,也没了什么耐心。

    顾卿急道:“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

    “瞧见了吗?最里面的那个!”小二跨过台阶,指了过去。沿着墙壁延伸,最角落里面端坐着一个玄衣男子,正一碗接一碗的喝酒。

    见到北唐烈的那一刻,顾卿鼻子有些酸,想要哭,但是还是忍了下来。抹去眼角的泪水,绽放一个自然地笑容,笑盈盈的走到了北唐烈的面前。

    用余光淡淡的扫视了一眼,发现是顾卿也没什么举动,只是闷声喝酒。

    顾卿自来熟的坐下,一把夺过北唐烈手中的酒,仰头喝了下去。

    是北方最常见的高粱酒,不算温厚,还辣嗓子,但却十分爽快,一碗下肚,小腹便暖和了不少。

    北唐烈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掌,顺手又拿起一个碗给自己倒满,就要喝,没想到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冰冰凉凉的搭在手腕上。栗色粗壮的手腕和那一根根都如葱白的手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的手摸上去还是有些粗糙的,但是因为常年作画的原因显得十分有力。柔软和力量的结合,反而爆发出强烈的美感。

    北唐烈顺着那漂亮的手指,视线一路向上,看到顾卿浅笑的脸。一双眼眸无辜的眨了眨,撇撇嘴,有些撒娇的说道:“你要是再喝,我也会喝,我知道我酒品不好,万一喝多了,一时兴起想要画春宫图,可是谁也拦不住的!”

    综合上一次醉酒的酒品来看,顾卿的酒品确实……很差。

    经她这么一说,北唐烈真的放下了酒,凤眸斜睨:“你来做什么?”

    “找你啊!”顾卿回的理所应当。“你是我顾卿的男人,你跑出来酗酒,万一顺便去一下烟花之地排遣寂寞,那我不是亏死了?我不管你以前有多少风流韵事,但是在我眼皮子底下,我可见不得!否则……我就阉了你!反正你也知道我有一个奇怪的师父,擅长制药,迷晕你应该不在话下的!”

    顾卿说的十分认真,带着几分娇憨,让北唐烈本来烦闷的心情微微得到舒缓。听到她承认自己是她的男人,心中还多了一分欢喜。

    但是他依旧板着一张脸,他虽然喝了很多酒,但是脸上没有丝毫的醉意,就连红一下都没有。但是眼底渐渐升起疲惫之色,让顾卿看着有些不忍。

    她的小手突然反扣在他的掌心,十指相扣,肌肤的触碰,让两人浑身皆是一颤。

    北唐烈抬眼看着她,眼底神色太过复杂,最后成了一张浅笑倩兮的容颜,笑容浅浅,暖入人心。

    北唐烈神色变化了一下,但是幅度十分的小。淡淡的扫了一眼:“没有一点女人的样子。”

    我去!老娘特地来哄你,你说句好听的话会死啊?

    顾卿嘴角抽搐了一下,忍住细声细气地说道:“王爷,咱们回太守府可好?”

    “好。”他站起身子,步伐虚晃了一下,大手一勾,将顾卿困在身下,半边身子都压在她的身上。

    顾卿诧异的看着他,才发现他脸色白了一分,额头上都沁出细密的汗珠。

    顾卿这才想起他先前和萧引出去了结私人恩怨,怕是一场费力的战斗,现在还喝了这么多酒,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啊!

    她不知道,他还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和北唐风酣畅淋漓的打了一架。

    顾卿眼神不免有些怨怼,但是更多的是担忧。想要责备,但是看到他倦怠的神色,最后什么话都没说出口。北唐烈从来不喜欢将伤口摆出来给人看,她既然知道,何必要提到,给他压力?

    两人走在霍城的街头,北方民风彪悍,对于男女之事也看得开。更何况现在大家一个个自顾不暇,也没人去多看一眼街道上相互依偎的男女。

    北唐烈低眸,见她吃力但是一直倔强隐忍不说话。北唐烈嘴角轻轻勾起,随性的笑容十分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