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但得一点动心处

    顾卿瞄了一眼,这老不正经的家伙怎么什么都知道?

    “师父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你不是最讨厌皇权战争吗?你此刻身份特殊,万一被北唐烈利用……”

    胖和尚还没说完,就被顾卿打断,她笑了笑,眼底澄清。“我知道啊,但是我不能让我的男人独自面对苦难!既然他想要当皇上,我便竭尽全力的帮他,只要他答应只娶我一个就好了!”

    “你这么有信心?”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除了南齐最后一任皇帝,历史上从未出现第二人!

    顾卿眼神黯淡了一下,但是随即爆发出夺目的光彩:“我能喜欢上他,为什么他就做不到?如果做不到的话,我就离开吧!当年宁王虽然专宠王妃,但是还是娶了别人,史书上记载我娘可是抑郁而终的,难道不是因为这个吗?”

    没想到顾卿竟然说道了宁王,胖和尚张了张嘴巴最终什么都没说。也不知道北唐烈到底知道了些什么,不过他相信,北唐烈是可以做到的!只是……如果让张妈妈知道,那后果……可如何是好啊!

    见胖和尚面露难色,以为他是在担心,顾卿笑道:“我又不是缺了男人活不了,你知道我心大,不在乎这些的,就算事与愿违,我也不会亏待自己的!”

    胖和尚一改面色,鄙视的看了她一眼:“就你?还心大?我看没心没肺才更准确一点。现在霍城的民心已经收复了,龙腾图的谣言也不起作用了。本来真正的龙腾图应该在顾相手里,所以北唐烈想要娶顾潇潇,希望顾相识相一点。但是……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现在顾相手中的龙腾图丢失,你也要小心一点,毕竟……你的身份特殊。”

    顾卿点点头,她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虽然自己不想,但是事实这两个字太过强大,让她躲避不了。

    因为知道身上的责任,顾卿才不愿意逃避,这对其他人不公平!

    说完正事,胖和尚唠叨了几句:“你真的决定回到北唐烈身边,你明知道这个人阴险不定,就不怕日后发生什么吗?”

    他……还是担忧的!

    “但得一点动心处,管他是佛还是魔!既然已经决定了,我就要相信他!”

    但得一点动心处,管他是佛还是魔!这句话比任何解释都要来的千斤重,深深地压在胖和尚的心头。北唐烈是佛还是魔,但是他自始至终都未变过,难道这份真心还需要质疑吗?

    只是……顾卿若日后知道背后种种,可还能继续坚持这句话?

    哎……他暗自叹气,终究是没有敌得过宿命吗?就算他们怎么努力,还是阴差阳错的让两人走到了一起。

    胖和尚笑了笑,脸上有几分释然:“张妈妈是伺候你的老嬷嬷了,待你如亲生女儿,她一直反对你和北唐烈在一起,这要是让她知道,只怕……”

    顾卿也想到这个问题,只能笑笑:“本来感情的事情都不是自己能够决定了,既然发生了,我也不打算回避。我会说服张妈妈的,毕竟她是我的亲人!”

    胖和尚点点头,从怀里摸出一个东西,是个十分精致的银哨,放在顾卿的手里:“本来以为你生活安逸,不需要我的出现,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保管好,有事就吹这个哨子,我就会知道。一切珍重,我也要回京了,萧引将张妈妈带回荆城,我可不放心。”

    胖和尚要走,虽然还有机会见面,但是顾卿心底莫名其妙的惆怅了起来,他们都是自己的长辈,都是希望她过得好,可是顾卿有些任性,认定的事情变不会改变,只怕这个决定让他们都十分为难吧!

    顾卿眼角湿润,看着胖和尚。胖和尚也微微动容,反身抱了抱顾卿:“初见你时,还是个小娃娃,现在已经长这么大了,有了自己的人生,师父也帮不了你什么,当个师父还这么不专业,你可不要怨恨我……”

    “是不专业,我的美人徒弟呢?”顾卿有些难过的抱怨。

    “你回京,他自然会找上你,你这么笨,难怪没发现,哎……你这智商随谁呢?当年你父亲母亲可是绝顶聪明的人啊!”

    “……”顾卿猛地推开他:“你再不走,我就砸死你!”顾卿顺手抄起一个花瓶。

    胖师傅眼睛上移半寸,鄙视至极。

    等胖师父走了许久,顾卿还是没有回过神来,紧了紧衣服也无心睡眠。走到书桌上面,点满了蜡烛,屋子明亮了许多。从脑袋上拔出铅笔,满头青丝落下,乌黑发亮映照烛火,蒙上了氤氲的雾气。

    抬眼看了外面皎洁的月色,心神微动。

    手起笔落,一个头像大致的轮廓便跃然纸上。顾卿从来不知道许久没画素描的自己竟然没有手生,反而默画的能力高出不少,北唐烈的轮廓神韵竟然能丝毫不落的画在纸上。

    事后,顾卿搬出笔袋,里面插着一根根型号不同的铅笔,每一只铅笔上面都用金粉雕刻出不同的文案,十分漂亮精致,有时候顾卿削笔的时候都觉得实在破坏一件艺术品。

    看着笔微微发愣,就连完美的傅景落也要不遂人意的成婚,那么自己该何去何从?

    人生苦短,谁能性感?不对……人生苦短,谁能随性生活?也许是得知傅景落成婚的消息,才让顾卿勇敢的迈出这一步吧!

    铅笔细细的描绘,画出体积感层次感,让画面更加饱满生动。北唐烈的身影仿佛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黑袍暗动,猎猎作响。

    他的神勇,他的隐忍……都早已刻在心底。

    顾卿的手速十分的快,不一会几张简易的素描便画好了,因为古代纸张不好,所以不容易上色,顾卿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