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问题来了

    缠绵悱恻,让人呼吸不了,却舍不得放开。他的牙齿啃噬着唇瓣,酸酸麻麻的触感让顾卿浑身一震。

    那一晚她中了春药,神志不清,也没深刻研究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这一刻顾卿是清醒无比的,身上的感官也放到了最大。

    他的吻从唇瓣上离去,移到了她的脖颈处,大手有条有理的解开她的衣裳。

    顾卿身子剧烈一震,原本有些迷蒙的眼睛一下子睁开,吃惊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暗藏着沉溺的气息。

    “王爷……你,你还没洗澡,我伺候你沐浴吧!”

    顾卿想要阻止身上怪异的感觉,但是北唐烈来势汹汹,根本抵挡不了,就连说话都有着轻微的颤抖,时不时有丝丝呻吟溢出口。

    顾卿紧紧抿着唇瓣,有些羞怯。她不是未经人事,但是还是觉得有些羞耻。顾卿在艺术上面可以大胆奔放,但是对情爱方面也算是初生牛犊,现在面对北唐烈这么强烈的欲望,整个人仿佛出在爆发的浪尖口,沉浮不定。

    她紧紧地攀附北唐烈的胳膊,想要寻求点安慰。顾卿感觉整个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奇怪的感觉遍布全身,连骨头都软化了一般。

    看着顾卿双目迷离的紧紧抱着自己,身子娇小,一只手臂都能圈的过来的细腰在掌下颤抖,北唐烈心情荡漾,压下眼底的情欲,恢复点神智。

    见北唐烈没了动作,顾卿松了一口气,对于未知的事情,顾卿还是有些害怕的。

    她想要松开北唐烈的身子,自己的衣服凌乱,春光外泄,这样趴在一个男人的肩头,似乎十分不好,就在顾卿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感受到耳垂传来异样,顾卿身子差点软了下去。

    这货……竟然咬自己的耳垂!

    顾卿只感受到一股奇异的电流袭击全身,身子都差点软化在北唐烈的怀中。脸红到耳后根,刚才被咬过耳垂更加鲜艳欲滴,垂涎三尺。

    这货……是训练过的吧!

    见顾卿的身子已经慢慢熟悉,北唐烈大掌一翻,扣住顾卿的细腰,轻柔的放在床上。

    顾卿小手紧紧地抓住北唐烈胸前的衣服,仿佛是抓着最后一根稻草一般,她的脆弱不堪一击。

    北唐烈怜惜的贴过身子,湿热的鼻息窜进耳朵里面,痒痒的。

    他的唇瓣贴着耳朵太近,以至于能感受到他唇瓣的颤动,每开合一下都能碰到顾卿的耳骨。

    “别怕,相信我!”

    闻言,顾卿安定了下来,不是已经决定好要相信北唐烈了吗?那么就应该完完全全的相信他!

    一阵劲风袭过,灯盏熄灭,只能接着月色依稀能看见那灯芯寥寥升起的白烟。

    第二日起床,北唐烈已经离去。顾卿揉揉酸痛的肢体,便下床穿衣,就在她穿好衣服,外室传来丫环的声音:“姑娘,王爷吩咐已经准备好热水,还请姑娘沐浴。”

    顾卿低声应道,玄关处三三两两的走进来几个丫环,低头看地,谁也不敢抬头看看这位陪伴烈王身边的女子长着什么模样。

    倒满热水,撒上花瓣,几个丫环准备好换洗衣裳,便乖巧的退了下去。

    就在离去的那一瞬间,一位小丫环撞着胆子,抬头看了一眼,没想到愣在了那里。

    有幸爬上烈王爷床上的那个女人平平无奇,算的上有姿色,但是绝对是丢在人群中找不到的,但是……这个女人的眼睛十分的漂亮,简直就是璀璨的宝石,熠熠生辉,光彩夺目。

    而且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眼角弯弯,灿如月牙,美丽的不得了。

    小丫环原本还奇怪,待看到这个笑容的时候也了然于心,这样的笑容只怕只有天上仙子才会有吧,简直美轮美奂,完全掩盖了姿色的不足,而且这位姑娘的皮肤极好,吹弹可破,仿佛是初生的白莲,粉嫩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

    等等……这位姑娘是在对自己笑?对自己一个小丫环绽放笑颜?可是重点不是这个……

    小丫环这才意识到顾卿正对她笑,一下子吓破了胆,急忙跪下,不停地磕头:“姑娘,奴婢不是有意冒犯你的,还望姑娘赎罪。”

    顾卿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这个小丫环不过是好奇的看了自己一眼,怎么害怕成这样?

    此时,其他丫环都已经退了下去,屋子里只剩下她们两个。看小丫环惶恐不安的模样,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顾卿无奈的走上前,没想到那个小丫环更加害怕,颤抖着身体,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滴在地上。她的脚步越近,小丫环身子越是颤抖。

    顾卿扶额皱眉,不敢上前一步,无奈的说道:“我又不是洪水猛兽,你至于这么怕我吗?你起来吧,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我不需要人伺候,等我出来你们进来收拾一下吧。”

    小丫环也没想到顾卿这么好说话,语气轻柔,反倒有几分安慰她的意思,当下也不敢多想,连忙磕头谢恩,忙不迭的提裙跑开了。

    顾卿见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笑了笑,转身进了屏风开始沐浴更衣。

    洗漱好后,穿戴整齐,用铅笔固定发髻,准备去找宋离和香儿。香儿的婚事本是暂定靖安再举行。就算香儿愿意从简,只怕顾卿和踏月不愿意。

    先前的小丫环见她出来,用余光偷偷瞄了一眼,发现顾卿也在看着她,还对着她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