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她知道什么了

    见顾卿火速离开,香儿不满的嘟起了嘴巴,不满的说道:“搞什么嘛!不是说好去玩的吗?算了,宋离姐姐,我们去玩吧,我第一次听到你的时候,是顾卿告诉我的,她说你和风王爷可是天生一对呢!”

    “是吗?你和……”

    顾卿直接找到一家药铺,掌柜一见来人行色匆匆,立刻走上前问道:“姑娘不要急,是家里人生病了,坐下来和我好好说说。”

    顾卿顺了一口气,说道:“老板你们这有没有避孕药?”

    “避孕药?那是什么?”掌柜从未听过这个药,疑惑的皱眉。看着这个姑娘像是南方来的,难不成地方差异也造成了药理之差?

    顾卿只好耐心解释道:“就是男女那啥那啥后,不想生孩子,吃的那个药!”

    年逾五十的老掌柜竟然脸色爆红,红的跟猴屁股一样,他长这么大,可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姑娘家冲到店里竟然买避子汤?

    顾卿见掌柜目瞪口呆,痴痴地看着顾卿,顾卿急道:“掌柜的,你们这到底有没有啊?”

    掌柜这才回过神,连连点头,转身从药柜里面不断地拿出几种药混合在一起,还一边念叨:“姑娘说的可能是避子汤吧,我给你开一副,回去煎了喝……”

    掌柜还未说完,顾卿继而问道:“那……以后是不是一那啥那啥了,就可以喝这个了?”

    掌柜第一次听到有人将房事说的如此“清新脱俗”!

    老掌柜不停地擦拭额头上的冷汗,明显被这彪悍的女子吓得不轻,简直颠覆他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啊!南方女子都这么大胆的吗?

    “按理说是这样的,是药三分毒,而且里面加了少量藏红花和浣花草,都是凉宫的东西,对身体可是有些伤害的,尽量少喝。”

    事后吃避孕药都是有害身体的嘛!顾卿懂!但是顾卿服用了灵丹妙药,而且有玉镯温养身体,所以就算有什么毒性也化解的干干净净了。

    顾卿买了几副药便回到太守府,找到那个小丫环,问清楚名字才将药地给她:“小南,你帮我把药煎好给我送到房间来。”

    “是,奴婢遵命。”小南乖巧的接过药,也不敢多什么,乖乖的下去煎药了。

    顾卿叹了一口气,果然啊,人不能玩的太过火,自己这副身体才不过十六岁的模样,这个年纪就要当妈,想想顾卿都有些害怕啊!还是早点打算,以免日后后悔!现在一切都还没稳定,顾卿还不想要孩子。她想,北唐烈也是这样想的吧!

    喝了药心里踏实了许多,最起码不用那么提心吊胆了。

    再次出门,荣光满面,顾卿浑身也轻松了不少。宋离见到她一脸诧异:“怎么变了一个人似的?”

    顾卿摆摆手:“人逢喜事精神爽,拿着我的山水画去卖钱,价钱不错,我也算是个小富婆了!”

    香儿噘噘嘴巴:“是啊,连鸳鸯笛都有,我这个隆安票号的大小姐根本不值一提!”一想到萧引哥哥竟然将贴身至宝都给了顾卿,拿着侯府的信物,只要有隆安票号的地方,就不愁吃喝,可比她这个大小姐管用多了!

    顾卿淡笑不语,这个莫忘笛估计十分重要,顾卿这样一直拿着确实有些说不过去,但是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好用了,整个夏天都不用惧怕蚊虫鼠蚁,多好使啊!

    看着霍城焕然一新的模样,宋离有些感慨:“真不知道北唐烈是如何做到的?这短短的几天就能将霍城建立成这样,难怪……难怪北唐风一直觉得北唐烈才是最适合当皇帝的,如果北唐烈当上皇帝,定是大周的明君!”

    香儿低头想了想,有些惆怅:“我也说不好,我知道萧引哥哥和烈王爷之间的恩怨,我还是帮我萧引哥哥,就算嫁人了也一样,如果烈王爷敢伤害我萧引哥哥,我定要和他拼命!”

    两人随意的看了看顾卿,毕竟顾卿才是在北唐烈身边的人,可是顾卿却一句话也没有说。顾卿见她们都看着自己,笑了笑,指着自己的鼻子:“我脸上有东西?”

    两人齐齐摇摇头,顾卿一言不发,不太好吧?

    顾卿笑笑转身向前走去,并不接话:“你们还走不走?过两天就要启程离开,你们不需要准备点东西在路上用吗?到靖安可是两天的路程了!”

    宋离美丽的眼眸有一些担忧,顾卿既然回到了北唐烈身边,但是看她样子似乎不希望北唐烈登上皇位,普天之下所有的女人都想要的权利,可是放在顾卿面前,她却视而不见,皇权对她来说仿佛是过往云烟,就连宋离看淡一切的人,都对那高位的权利有些心动,可顾卿……却避之不及。

    三人简单的买过东西,顾卿便回到房间,没想到经过北唐烈院落的时候,突然看见有人跪在踏月面前似乎在汇报什么事情。

    “踏月大人,陈姑娘已经抵达靖安,我们是不是要加快行程,早日到达靖安?”

    踏月脸色一变,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她怎么会到靖安了?王爷命你留在京城看护陈姑娘,你怎么随着她到了靖安?”

    跪在地上的人明显因为踏月的愤怒而微微不安,没想到自己弄巧成拙,反而惹怒了踏月大人。他跪直了身子,双手高举过头顶,恭敬的说道:“属下知错,这就将陈姑娘带回去。”

    “慢着,我还是请示过王爷再做定夺,毕竟她身份有些特殊,你先回靖安待命,等我飞鸽传书。”

    那人刚想离去,突然感受到逼近的气息,身形一闪,便出现在顾卿的面前,两指抵扣在顾卿的咽喉,只要一用力,顾卿就要归西了!

    踏月因为想事情太过入神,这才发现墙角竟然多了一人,而且竟然是王妃?

    踏月连忙呵斥:“你在干什么?还不快滚!”

    那人身子一抖,急忙领命离去,没想到才短短一柱香的时间,竟然惹怒踏月大人两次,还好没有直接面见王爷,否则只怕现在已经身首异处了。

    踏月上前,脸色有些不安,也不知道顾卿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又听到了什么。

    看着踏月踌躇不安,哪里还有刚才喝退下人的英姿?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