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永福宫

    待了两日过后,终于启程回京,不过回去之前,还要去靖安一趟,领略一下北周旧皇城的风貌。

    顾卿和香儿都会骑马,但是宋离不会,在北唐风的强烈要求之下,必须给宋离准备一辆舒服豪华的马车,为此没少和北唐烈打架,最后中和了一下,舒服可以有,豪华就不用了!宋离可以坐马车,瞬间将三个女眷一并给塞进去。于是,想骑马的两位反而心酸的被塞进了马车!

    两日后终于抵达了靖安,北唐风骑着高头大马,遥望高高耸立的城墙,上面古朴的写着三个大字“靖安城”。他脸色有些异样的看着北唐烈,发现他脸上没有一点神色,平静的仿佛是黑色的湖面,让人参不透。

    时隔多年,北唐烈又回到这个地方,该会有怎样的感情?在这里,母妃的气息是那么浓郁,仿佛一草一木都是母妃的一颦一笑。母妃,我终于将九弟带回来了,您临死之前幡然悔悟,现在孩儿也算替你了结心愿了!

    北唐风一挥臂。踏月便带着所有人进城,而北唐烈却迟迟不肯动身。北唐风驱马走到北唐烈的身边,轻轻地叹息一声:“既然都来到了靖安,难道不打算回去祭拜一下母妃吗?”

    “你这个好儿子不是一直都在祭拜吗?要我何用?”北唐烈淡淡的说道,眉梢染上几分嘲讽之色。

    北唐风面色一变:“你到底要怨恨她到什么时候?她说到底都是你的亲娘啊!”

    “北唐风,我只问一句,如果你是我,你该当如何?”北唐烈冷冷的说道,然后猛地一夹马腹,黑影便如离弦的箭一般飞射出去。

    他竟不知道这么多年的积累,让他心中的怨恨如此之深,现在的他到底是谁变成的?是母妃还是南宫无忧?无声的叹息席卷在风沙之中,最后化为尘土。

    顾卿上一世为了求学,去过北京去过山西,也领略了不少北方大气磅礴的建筑,但是现在真正的站在皇宫脚下,虽然没有故宫的富丽堂皇,但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朱红色的宫墙,在夜色、火光中,显得异常的美丽,仿佛是一张铺开还未上色的风景画一般。

    靖安因为是北周皇室时代栖息之地,所以发展速度不亚于盛京。靖安皇城不似南方钟灵毓秀,建筑也没那么精致独到,但是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尤其是静躺在夜色朦胧中皇宫,更是庄严肃穆,透露着无法渗透的威严气派。

    顾卿一行人自然是要入住皇宫的,她们分别被人领了下去,住进了自己的宫殿。一个老嬷嬷领着顾卿,脸上难掩兴奋,毕竟能见到烈王爷风王爷是件高兴事。

    “姑娘是南方人吧?”老嬷嬷问道。

    顾卿本来还在打量着屋子,被她这么一问楞了一下,在以前的认知中自己是相府庶女,按理说应该是北方人的,但是因为身体不好,所以消瘦了一点,再加上在盛京生活多年,和南方女子看起来也没什么区别,但是顾卿现在才知道自己的的确确是南方人,所以被她这么一问,还不知道怎么回答。

    想了想说道:“我也是从靖安搬去盛京的,只是身子孱弱,加上在那边生活多年,所以身材矮小了一点。”

    “原来姑娘也是靖安的?老奴在皇宫待了多年,不少王侯妇人小姐都还认识,既然姑娘说是从靖安搬过去的,想必也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吧!”

    顾卿笑了笑:“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只是当年我爹以为南方有商机,再加上北周皇室全部迁往南方,才过去的。我只不过是个无名小卒,嬷嬷恐怕不会认识的!”相府二小姐已经死了,现在顾卿连说真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嬷嬷点点头,将殿内的灯盏全部亮起,有几个丫环小厮准备浴汤。老嬷嬷脸上流露出唏嘘的神色,也许是因为烈王风王回来的原因,话也多了起来:“这个永福宫已经空置了多年了,还是以前前皇后的住所,本来是没有人居住的,但是风王爷指令要将顾姑娘安排在这个宫殿,想必姑娘和风王爷的关系不浅吧?”

    顾卿闻言一愣,前皇后的寝宫?那不就是北唐烈母妃的寝殿?还是北唐风点名给自己安排的,那他到底意欲何为?

    顾卿脸上的惊讶稍纵即逝,只是淡笑:“也许是巧合……”

    而此刻,御花园湖心亭,一杯浊酒,一轮明月。

    对着月色晶莹的玉杯轻轻晃动,里面清澈的液体晃动,里面波光粼粼,月光浅浅煞是好看。

    北唐风斜睨了一眼,将杯中的液体饮尽,直接搁下酒杯就要离去,一旁装深沉的北唐风赶忙放下酒杯,一把抓住北唐烈:“你这混小子还有没有将我这个哥哥放在眼里?”

    “我当你是在赏月。”他凤眸一转,里面紫光淋漓。

    北唐风笑了笑:“陪大哥喝两盅可好?”

    “舟车劳顿,乏了。”他不苟言笑的说道。

    北唐风再好的脾气终于也忍不住了,差点暴跳如雷:“你这混蛋,到底要我怎样说你才能开窍?”

    “不知道怎么说就不要说,我不需要。”他冷冷的说道,对于北唐风多此一举十分不满。

    “好!你走,难道你就不好奇顾卿现在在哪?”

    前面漆黑的身影如墨一般沉入水中,在黑暗的夜色中沉静。寒眸一凛,带着丝丝冷意直直的刺向北唐风。

    这夏日的夜晚本应该是凉爽无比,可是被北唐烈这样看死人一样的看着,心里莫名其妙的打起了寒颤。北唐风顿时觉得心中憋了一把火,你个奶奶的,说到底是自己年长,怎么被北唐烈吃得死死的?

    北唐风双手叉腰,活像街上的泼妇一般,为了给自己长点气势,一脚踩在石桌上,老气横秋的说道:“顾卿现在已经在永福宫了,我打算在靖安休息几日,等某人什么时候踏入永福宫,我再考虑启程回京。”

    话刚说完,北唐烈转身,全身笼罩在黑暗的下面,仿佛是披着死亡衣裳的鬼魅,带着决绝的死亡气息而来。

    北唐风颤抖的收回了腿,不断地往后面退,看到那一双跳动着紫色妖火的眼睛才明白自己这一步走的实在是太冒险了,他明知道北唐烈的性子急不来,还偏偏有偏激的手段逼他,北唐烈如何能沉下心来?

    北唐风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你想干什么?我可是你的亲大哥啊!别的也就算了,我们可是一母同胞,亲生兄弟啊!”北唐烈总不至于谋杀亲兄吧!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