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靖安皇陵

    是夜,顾卿迷迷糊糊的感受到屋子里有人,刚一睁开眼,就被面前放大的俊脸吓了一跳,看到北唐风那玩世不恭的笑容,没好气的一巴掌扇过去,将他的脸甩向一边:“鬼啊!”

    顾卿扇过后只有一个感觉,正特么的爽啊!

    北唐风顾不及脸上的疼痛,连忙将顾卿的嘴巴捂了起来,龇牙咧嘴的说道:“你别叫人啊!我是有事情找你的!”

    顾卿直接一口咬在北唐风手指上面,疼得他直甩手,好不容易顾卿才松口,北唐风怒瞪着双目,看着她:“你是属狗的啊!你咬我做什么?”

    “你还有脸问我?三更半夜的,你跑我房间做什么?咦……北唐烈呢?”顾卿这才发现身旁的被子空空如也,触手可及的温度证明确实有人睡在这里过。

    北唐风白了顾卿一眼,刹那间风情万种。“半夜有人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别发愣了,赶紧跟我来!”

    顾卿还没弄清楚北唐烈去哪了,北唐风怎么会在这,可是这都不是重点。现在被北唐风拖着走,半夜三更的是要去哪啊!

    “喂,你要带我去哪?北唐烈要是回来了见不到我怎么办?”她挣扎着,感觉北唐风会把自己按猪肉的价格卖出去。

    “你就别废话了,难不成你想让整个皇宫的人都被你吵醒?赶紧跟我来,否则晚了就没这个机会了!”

    被北唐风说的云里雾里的,也不知道是要干什么,只是永福宫的宫门外早已停了一匹骏马,北唐风迅速的飞身跨上,竟然在长长的宫道上就策马奔腾。两次不时有巡夜的禁卫军,远远看到就要拦截,没想到北唐风十分焦急的对着半空就是一鞭子,发出无与伦比的气浪,硬生生的将众人喝退。

    直到马匹逼近,才发现是风王爷,一个个寒蝉若惊匍匐在地,连声叫痛的都没有。

    顾卿在北唐风的怀里,能清晰地感受到胯下的马匹身子的颤抖,明显刚才北唐风那一鞭子不是唬人的噱头,而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就让顾卿更加疑惑了,这半夜三更的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非要带着自己才能解决的?

    顾卿估摸着方向,出了后宫的乾清门就是皇室祭天的天坛,再往后……似乎是北周皇室的陵园?

    静安皇宫后面就是一处风水宝地,所以当年北周始祖也将陵园修葺在皇城后山,作为安息之地。

    顾卿似乎想到了什么,死死地揪着北唐风的衣领,刚一张嘴就被劲风灌得满嘴都是。她背转过头,才张嘴说道:“北唐风,你是不是知道他在哪?”

    “你还不笨,在靖安不过是休憩两日,我怕动作再不快点,只怕他再难踏入靖安一步!我听踏月说,来靖安是为了你,所以我打算冒险一次,这次让你来劝解他!”

    顾卿这才想起刚出发去霍城的时候,北唐烈是说过要带自己领略一下靖安风貌,但是顾卿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就连北唐风这个亲兄弟都没办法,自己一个弱女子就有办法了?

    顾卿死死地抓住北唐风,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两边的风景迅速的后腿,让顾卿有些眼花缭乱。她破口大骂:“你神经病吧?你不知道北唐烈发疯起来可是会吃人的!你知道不去触霉头,让我去送死,你未免也太不厚道了吧!”

    “难道你不希望他解开心结?”他反问了一句。

    顾卿一愣,她怎么会不希望,每个人都希望在自己喜欢的人过得很好吧!就算两个人不能善终,但是顾卿还是希望他能够很好。

    可是……她真的可以吗?

    顾卿可不愿意干这样的傻事,虽然自己现在已经有了自保的能力,但是比之北唐烈,还是有多远走多远!

    “你放我回去,我要睡觉!我已经长得这么丑了,再不补上几个美容觉,我就要毁了!”顾卿不甘心的吼道。

    北唐风看了眼前路,没有任何障碍物后才放心的低下头藐视了顾卿一眼:“就你这个样子,估计得睡上一辈子!”

    “你奶奶的!当我是死人啊!你放我回去,你们兄弟的家事,关我这个弱女子什么事?你们还这样强迫人,老娘不干了!”

    北唐风神色渐渐变得凝重,低头深深看了眼顾卿一眼:“我知道你也是极其看重阿烈,现在能帮到他的只有你了!既然你能让他回到永福宫,那么必定也能解开他的心结,不要小看自己的力量,也许你就是第二个宋离,他是第二个我!”

    顾卿浑身一震,北唐风这一番话在心底掀起了惊涛骇浪。自己在他的心里真的那么重要吗?可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自己,一个月……一个月能改变什么?

    可是,他确实是因为自己回到这里,睡在了永福宫,难道自己真的能帮上他吗?

    顾卿内心有些挣扎,但是不知从哪冒出了一股莫名的情绪席卷心间,不断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去,风霜羽箭都要和他站在一起,他不能在经受更加疯狂的黑暗!

    顾卿定了定心神,去!刀山火海也去!

    “速度快一点,鬼知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