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想想还真是不爽

    在靖安逗留了几日,顾卿养的珠圆玉润,风风光光的回去了,只不过和来时不一样的是,顾卿戴上了面纱,因为以前顾卿不怎么抛头露面,但是还是有人认识的,尤其是顾相一家,既然下定决心演好这一出戏,能避免的麻烦还是避免的好。

    而烈王回京的消息迅速传开了,烈王摆平霍城之乱,黄河沿岸两座主城一十六个城镇,无不传来了烈王神勇的美名,当地更是奉如神明。

    北唐烈这一行,深藏功与名。就连回城之日,北辰帝率领文武百官,五千禁卫军浩浩荡荡的来到城门口,为的就是迎回烈王大驾。

    就连北辰帝也没想到北唐烈会完成的这么出色,他的儿子隐忍多年,本想顺着忠王的意思,给他激一激,没想到竟然取得了如此显著的效果。

    清晨,金黄色的阳光布满整个城池,从高墙之上慢慢下移,在暗色的盔甲上面,在尖锐反光的长矛上面……镀上了圣洁的光芒。不少百姓汇集盛京城门,为的就是一睹这位大英雄一面。

    毕竟北周皇室是迁移南朝皇都,这里的每一个官员多多少少有些家眷还留在靖安,更不要提那些迁移过来的平头百姓了。毕竟是养育多年的地方,谁能不牵肠挂肚?

    这一次北唐烈算是完胜,而策划这一切的忠王自然是肠子悔青了,本想甩手一个烂摊子,没想到却造就了北唐烈的威名,更可恨的是这场赈灾中,北唐风的功劳最大,没想到竟然淡笑隐居其后,将所有的功劳都拱手给了北唐烈,原本大周战神的威名更加高大,已经到了撼动不了的地步,这对于他来说可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北唐烈带去的两千亲卫没多少损失,少数一些人在一路的行刺中多多少少有些损失,但是即使送回治疗,所以北唐烈这一次完全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顾卿躲在马车之中,感受到两边道路的风景后退,微微皱了皱鼻子,这场赈灾中,自己的功劳也不可小觑啊!北唐烈知晓自己的身份,所以胖和尚也没在霍城继续逗留,后面的谣言北唐烈随便安排几个替死鬼,也算是不攻自破。

    所以怎么说也有顾卿小小的功劳在里面,但是远远听到的欢呼声,却只是北唐烈一个人的名字,想想还真是不爽啊!

    宋离不停绞着手帕,连眼神都不知道放哪。香儿刚掀开帘子,看了眼外面的景象,然后发现宋离的异常,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连忙上前关心的问道:“宋离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顾卿无奈笑了笑:“她这是综合症犯了,她当初心心念念要逃离北唐风的身边,没想到自己还是回到这个地方了,你说人古怪不古怪?你越是想要逃离的东西,命运总是和你开玩笑将你越绑越紧。”

    “等等?我怎么感觉这是在说你自己?”香儿古怪的看了她一眼,此刻的顾卿正懒洋洋,以一个非常不雅观的姿势躺在马车里,四仰八叉的,大半空间都给她两条大腿占了。更让香儿无语的是,脸上多么纯洁的白纱啊,怎么还沾上了口水呢?烈王爷是怎么看上这么毫无品相的顾卿的?

    香儿无奈的挪了挪屁股:“这都快到城门口了,你可是今天的重头戏!烈王要和你重新开始,你怎么能这个样子?”

    “搞得我好想不用参加选妃直接晋级一样?我还不是要一步一步爬吗?我是看得开的人,所以就算回到这个地方,回到烈王府,心里也没什么负担,可是你宋离姐姐可就不一样了,等着她的可是婚姻的坟墓呢?说不定还能和你凑到一起呢!到时记得让我当伴娘啊!”

    顾卿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继续窝着。

    原本在靖安的时候是准备帮踏月和香儿筹备婚礼,反正两个人身边都没什么亲人,只要是香儿的婚礼,萧引哪怕是刀山火海还是会出现的。但是毕竟在靖安只是临时休整几天,怕影响这新婚小夫妇的幸福,于是决定还是回京隆重举办一次为好。

    香儿虽然不明白伴娘是个什么娘,但是也没继续追问,反而深思:“我也觉得烈王好奇怪,既然你们互相喜欢,为什么还要繁琐的走选妃的程序,直接提亲不就好了,反正你已经不是相府庶女了,现在可是北周有功之臣的遗孤呢!”

    既然改头换面,北唐烈在靖安那几日便已经打点好了。顾卿有时候想到事情的来龙去脉,觉得北唐烈真是城府极深的一个人。

    从忠王设计开始,他就将计就计。一开始说要带顾卿去靖安看看,实则早已筹备好要帮顾卿准备一个虚假的身份,所以才会在靖安逗留的吧!

    现在细想下来,顾卿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这个男人的脑容量到底多大?既然能从一个月前就想好了今日种种,顾卿那些个小计谋,费尽心思的想要逃离,在北唐烈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的!

    和天地斗,拼人品!和北唐烈斗……还斗个屁啊!

    顾卿懒懒的撑起脑袋,看宋离一路回来都忐忑不安,越是临近盛京症状越是明显,都开始冒虚汗,脸色发白了。

    顾卿叹了一口气:“人都已经在这了,你现在害怕会不会太迟了一点,更何况你已经熟知自己内心到底想些什么了!宋离,我只问你一句,抛开那些恩怨,你喜欢北唐风吗?”

    宋离被她的问题问的震了震,香儿也是认真的看着她,让她一时间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