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傅家遗孤

    忠王一下子扣住北唐秀的琵琶骨,将他硬生生的按在地上,躬身低头说道:“儿臣不敢,儿臣教子无方,还望父皇不要动怒。”

    北唐秀还觉得面子挂不住,但奈何北唐忠实在是太用力了,他一动就觉着肩头深深扎进来尖锐的刺。

    北辰帝淡笑,没有继续说话,反而是看向了北唐烈。北唐烈笑了笑:“秀世子说的不错,皇恩浩荡,确实不能心存藐视,我北唐烈也不例外。

    此女是前皇后娘家的侄女,于儿臣于风王爷都属同根,回靖安的时候遇见,见其可怜便带在身边,也算能照顾儿臣的衣食起居。”

    最后四个字引得无数人遐想翩翩,北唐烈身边依旧不缺少女人,而且形形色色的都有,有什么样的女人竟然能让烈王这么费尽心思,从遥远的靖安特地带回来。

    北唐烈母妃家族凋零,有什么遗孤并不可疑,两人也算是亲上加亲,那选妃的事情是不是要板上钉钉?

    对于烈王妃薨逝,烈王头七过后便下定决心选妃之事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人家皇帝老子都没说什么,下面的人纵使有种种疑虑也不敢多说半个字。

    后来又出了陈大善人之女和烈王之间有说不出道不明的关系,广为流传,又让人津津乐道,猜测这北唐烈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现今,又带回一个表妹,鬼知道是真的表妹,还是未来的王妃呢?

    在大家万般期待之下,北唐烈放下了怀中的女子,解开了身前的披风。

    与黑衣形成鲜明对比的轻纱软缦剪裁得当的贴着身上玲珑的曲线,身材娇小,宛若玲珑碧玉。

    盈白的绣鞋轻轻点在黄土之上,仿佛是轻点在莲花之上,水面摇曳,夏风浮动。

    腰上佩戴着环佩璎珞,鲜红的穂子挂着一块玉佩,融为最剔透的白。

    视线一路上移,那领口深处积攒着一颗璀璨明珠,紧紧地贴着下巴,依稀可见那点滴荧光洒落,想要看的更仔细些,却被那轻纱遮住,徒留下一双眼睛,怯生生的露在外面。

    众人只看了一眼,恨不得拍手叫好,这一双眼睛是怎样的极致?领口的珍珠乃是南海火山底层孕育的千年珍珠,都抵不上这一眼的春秋繁华。

    一寸秋波,千斛明珠未觉多。

    眸色澄清,波光粼粼。带着羞怯害怕,仿佛是刚出生的婴儿,还带着一点好奇,所有的神色都在这一双眼睛中得到了最完美的表达。

    众人心中莫名齐齐闪过另一个女子的面貌,同样喜欢白衣似雪,同样是面覆轻纱,也是如同一般的娇弱迎人。

    但是眼前的女子却多了一股子灵气,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的灵气!

    那女子羸弱的身姿盈盈一拜,白纱紧贴着肌肤,形成完美的曲线,当真是一下子摄住了众人的魂魄。

    朱唇微启:“小女傅瑾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皆惊,这声音仿佛是山泉过涧、玉珠落盘。是什么样的唇瓣才能吐露出如此清澈之音?

    “傅瑾?”北辰帝念了一声,老眼有些浑浊似乎想到了很久远的事情。“她确实有个娘家侄女名叫傅瑾,你七岁那年还进宫小住过,现在想想确实有些印象,没想到一晃多年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了!你母妃娘家人甚少,都留在靖安,你带回来也是应该的。只是……”

    他微微沉吟,目光停留在她的面颊之上,盯着那抹白纱轻笑。

    北唐烈说道:“许是水土不服,生出了不少红疹,儿臣正想要去找御医为她瞧瞧。”

    “这样也好,这日头有些毒了,回宫吧,今日设宴,宴请群臣,为烈王接风洗尘!”

    “臣等……遵旨!”

    就在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去的时候,城墙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个白衣女子,依旧是一袭轻纱,乍一看和北唐烈带回来的女子没什么两样,只是一双眼睛已经是云泥之别。

    娟儿走上前,不敢去叫自家小姐,那样孱弱的身体站在临风之下,显得异常脆弱。

    娟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有些恨恨的看着烈王远去的方向,撑着伞走到南宫无忧的面前。“小姐,你也不要难过了,那个女人是烈王爷的表妹,带回京城也不能代表什么啊!更何况小姐在烈王爷心中是不一样的,你应该是要相信烈王爷的啊!”

    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娟儿都不相信这些话。刚才烈王爷的态度实在是太过于小心翼翼了,仿佛抱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极其珍贵的瑰宝,那般的舍不得,让人实在是嫉妒眼红。

    天下男儿多薄幸,烈王又是性子难以捉摸,这样的人身边的女人也是一批换一批,可是对小姐却不是这样的,她能看出来烈王爷对小姐的殊宠,就算现在带回来一个女人,也只是怜悯在作祟吧!

    娟儿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家小姐,声音都有些哽咽了。“小姐回去吧!您身子本来就不好,可经不起这样子风吹日晒了!”

    小姐越是沉默,越让娟儿心疼。

    南宫无忧也不知道哭了那么多年的眼泪此刻都到哪去了,眼睛睁的大大的,怎么也流不出眼泪,明明心里的难过快要淹没自己的脖子,快要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