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把酒言欢

    繁琐的皇宫家宴过后,顾卿装了一天的静如水的女子,别人问一句,才会娇娇弱弱的回一句,期间还被人叫上去施展才艺,都被北唐烈挡下。除了那些心急叵测的人急于想证实什么,其余的都还不错。

    皇后有意想让顾卿留宿皇宫,但是北唐烈却制止,说到底是自家表妹,而且还是前皇后的娘家人,怎么说也不合适。

    北辰帝也没有为难,既然北唐烈不远千里带了回来,自然有他的处理方式。

    夜半,月影西沉,树影稀稀疏疏。顾卿漫步在逐鹿殿。现在自己已经不是囚中之鸟,可以来去自如。

    可是当她站在逐鹿殿殿门口的那一刻,顾卿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这个地方自己已经十分熟悉了,再次回来,却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北唐烈似乎有些事情处理,马车刚刚停在烈王府的门口,北唐烈就叮嘱了两句,便跨上黑影绝尘而去。

    现在……这个烈王府对于自己是这样的自由,不再局限于昭阳殿逐鹿殿,第一次觉得这么大的地方,自己不知道该去向何处。

    身后披上了淡紫色的披风,融入清华的月色中。顾卿一转身看见紫鸳,这里没有张妈妈,和紫鸳算是认识最熟识的了!可是现在改头换面,连露出真容都没了勇气。

    紫鸳的手刚刚放在顾卿的肩头,看着顾卿回头瞬间眼中的清光,面色一愣。

    “傅小姐的眼睛……”

    “怎么了?”顾卿问道。

    紫鸳顿时觉得惶恐,眼前的女子可不是一般人,既然是王爷特地从靖安接回来的,而且安排在逐鹿殿,这个地方可除了先王妃可没有哪个女人住过。

    可见,这个傅瑾在王爷的心头是在是不一般。

    话一出口,紫鸳便忍住没有说话,万一说了什么让傅瑾小姐生气,因而降罪可就不好了!

    顾卿见她战战兢兢的样子,服侍一个不知来路女子确实为难她了。

    顾卿淡笑,虽然被面纱遮住,但是依稀能看见里面明媚的容颜。

    “无妨,紫鸳你到这个烈王府多久了?”

    话一出口,紫鸳顿时愣住,傅瑾小姐眼睛像先王妃,没想到声音还这么像,这么细看之下,发现和先王妃还真有不少相似之处呢!

    难道王爷是因为傅瑾小姐和先王妃有诸多相似之处,才带了回来?所以……王爷是喜欢王妃的吧!在王府这么多年,可从未见过王爷对那个女人如此动心,就算死了,也在王爷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了吧!

    “回傅小姐的话,奴婢已经来了四年了,一直在东偏殿伺候,王爷身边都有专门的侍女伺候的。”这一句,是想告诉顾卿,自己只是安分守己,对于烈王爷没有半点的觊觎之心。

    顾卿一时间想要笑,紫鸳在这个王府见过太多的女人来了又走,这个王府最不缺乏的就是女人,但是住进逐鹿殿的却只有顾卿一人。

    现在多了一个傅瑾,紫鸳伺候一个毫不了解的人,自然要多点心眼,在这个深不见底的后院摸爬滚打,紫鸳懂得太多,她从不奢求北唐烈多看一眼,只想安稳度过五年,向杨姑姑祈求出府。

    可是……谁知道眼前的傅瑾竟然是顾卿?

    傅瑾早在多年前就病逝,但是随着前皇后的薨逝,忠王私底下的打压,就算北唐风有意维护,但是随着逍遥侯的隐遁,靖安傅家苦无依附,最后凋零。

    这个傅瑾尸骨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自己现在带着的所有的荣耀都是属于一个叫傅瑾的女子,一个已经死去的女人!

    可是……顾卿认真想了想,现在相府庶女貌似也是个死人,弄了半天搞来搞去,自己都是当个死人!这个……貌似很不吉利啊!诈尸很恐怖的!

    “你下去,我等会就回去,你放心吧,我不会在王爷面前说什么的,你只管退下就是。”

    顾卿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紫鸳最终没说什么,乖乖的退了下去,转角处那一回首,藏着深深地担忧,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刚入王府的傅小姐,她有着别样的情绪,难道是因为太像王妃了?

    顾卿感受到紫鸳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只是苦笑一声,便开怀起来,此时已经改头换面,用别人的身份,也解决了日后和相府一些不相关的干系,就算东窗事发,北唐烈有心护着自己,那么必将相安无事。现在木已成舟,顾卿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不过……顾卿没忘记自己的正事,胖和尚用银哨传音,让她务必盯着北唐烈的一举一动,查探龙腾图的下落。

    顾卿不关心这前朝宝藏,但是顾卿关心胖和尚和张妈妈,他们为了守候自己身世之谜,做了那么多,就是为了护全自己,顾卿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她要查,查个水落石出,这个龙腾图到底是个何方神圣!

    竟然为了前朝恩怨,将自己折腾的连身份都变了,自己玩的是百变大咖秀吗?被萧引捉去的时候化装成张府三小姐,现在有得知自己是前朝郡主南宫静,现在好了,竟然是外戚遗孤,顾卿这生命还真是多姿多彩啊!

    顾卿临风而立,突然想到了青莲决,后半部是剑谱。顾卿折断柳枝,鲜艳欲滴的绿色仿佛是碧汪的泪,划过白色的衣裳。

    风起,发舞。顾卿飞舞在漫天的月光中,绿色的影子编制出最美丽的网,将自己束缚。

    顾卿沉定心神,青莲决一字不落的出现在脑海,那一招一式都清晰的浮现眼前,顾卿第一次练剑,但是感觉不到任何的陌生,小腹里有股热流行走四肢百骸。

    手腕上有股劲,融入柳枝的那一瞬,手中的动作自然而然的使出,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的压力。

    如果胖和尚在这的话,定要感叹服用灵丹妙药的顾卿确实是青莲决最完美的主人,而且顾卿十分聪明,虽然看起来傻乎乎的,但是心如明镜,只是她不说而已。

    一套基本的剑法耍了下来,顾卿更加感受到这剑法的博大精深,每练一遍都能感受到不一样的东西。

    顾卿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武功水平是什么,但是再和宋离打一架的话,估计不会弱于。

    顾卿将柳枝扔在一边,浑身轻松无比,只是秀气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在月色下仿佛水晶一般,晶莹剔透。

    身后,突然响起了戏谑的笑声,紧随而来的是一道破空声,顾卿轻盈的转身,一下子接住了那黑不溜秋的东西,扑鼻而来的是一阵酒香。

    顾卿看着站在树梢青衫俊俏的萧引有些出望外,没想到在王府还能见到他,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