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金戒指

    一抬头,看见萧引已经风雅无限的坐好,喝着酒,有酒香溢出。

    顾卿笑了笑:“怎么?不看看吗?多香艳啊!”

    萧引回眸,鄙视的看了眼:“顾卿,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无耻!”

    顾卿也没想到这样妖孽到分分钟迷倒众生的萧引,竟然也有如此正人君子,害羞的时候?

    尤其耳畔染上飞红,更加诱人。

    顾卿一下子来了兴致,龇了龇牙齿:“不好意思,本姑娘满嘴都是牙齿!”

    萧引无奈,认识顾卿这么久,难道还不知道顾卿那点特殊的爱好吗?就在顾卿还没动歪脑子的时候,他已经捏起那枚瓦片盖上,顺手擒起顾卿的胳膊,带她飞身下去。

    顾卿哀嚎:“你干嘛?这女子的胸部曲线十分完美,我还没记下来呢!”

    “变态!”萧引薄唇一勾,没了好颜色的说道。

    顾卿晃荡着短腿,虽然不甘心,但是人已经带离了屋顶。

    顾卿站在烈王府后院的围墙之上,这里紧挨着昭阳殿,戒备一向很松,所以顾卿也不担心会有人出现。

    “你下回还会不会单纯的找我玩吗?”顾卿此刻就想一个孩子一样,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小伙伴,担心下一次他还会不会找自己玩耍。

    萧引被她的孩子气逗笑,也许只有在她眼里才会认为她朋友或者……丈夫的敌人,依然能是朋友吧!

    但是,拒绝的话说不出口,顾卿明媚仿佛是他黑暗生命中一道刺眼的光,让他一下子看清了周围的世界。

    这道光,美好到舍不得放弃,也不能放弃。

    他点头:“知道了,我和北唐烈之间的恩怨,我不会牵扯到你。如果……”

    狭长的狐狸眼流光一转,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顾卿:“如果你想离开,告诉我,我现在就可以带你走!你已经不受制任何人,只要你愿意,逃离任何地方都是可以的!”

    顾卿淡笑,双手托腮,索性在墙头坐下,晃动着鹅黄色的裙裾。“我现在还不打算离开,北唐烈还欠我一个回复,我要等事情结束后,我自然知道我的去留。萧引,但愿我们一直是朋友,千万不要像歌词里面那样,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最后一句话,顾卿特地加重了声音,仿佛是警钟在心头敲响。

    萧引垂首,月光触及不到他的面部表情,顾卿也不急于听到他的回答。拍拍屁股:“不和你废话啦,我要是再不回去,我怕会出事,下次找我的时候,带点好吃的,光喝酒不痛快!”

    顾卿转身跳下墙头,回头不知道想要看点什么,只是看到那一堵冰冷的墙面后,顾卿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嘴里哼着歌,显然心情十分愉悦,脑海中浮现那跌宕起伏的事业线,萧引以为盖住了就完事了,顾卿对美色可是过目不忘的!

    心中描绘着那完美的曲线,在看看自己胸前的几两肉,顾卿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就在此时,顾卿感受到不一样的气息,那股子冷若寒冰的气息,只有北唐烈一人。

    顾卿站定,看着密林深处。北唐烈的身姿挺拔宛若松柏,黑袍随风飘曳,挽出一朵墨色的花。

    他的脸上依旧是毫无表情,却看得顾卿心凉凉的,刚才自己不算是偷情吧!

    但是顾卿还是有些腿软了,就算将青莲决三十二式从头到尾都默想了一遍,还是觉得有些肾虚!

    “好巧啊,你也是出来看月亮的?”顾卿干笑两声,扯了一个话题。

    北唐风停在她的面前,离得十分的近,都能感受到那蓬勃的男性刚阳气息扑面而来,还有几分霸气沉着。

    他庞大的身躯完全遮挡住月光,却拉长了两人的影子。顾卿刚想说点什么来解释今晚跑出去和别的男人喝酒的事情,没想到北唐风解开外衣披在顾卿的身上,让她神色愣了一下。

    “走吧。”

    直到北唐烈出声,顾卿才回过神来,有些诡异的看着他,事出无因必有妖啊!北唐烈现在又是唱哪门子的戏啊!

    顾卿颤抖着小心脏,抓住就欲离去的北唐烈,小手指纠结在一起,只是拽着他衣角,有些怯生生的问道:“你不问我干什么去了?”

    北唐烈不答话,顾卿胆子更是大了几分,小手完全攥着他的衣服,也用上了力气:“我跟萧引出去喝酒了,你也不管?”

    “你很想让本王管你?”北唐烈的耐心终于磨尽,这个女人还有胆子反问?

    顾卿心一沉,北唐烈一旦自称“本王”,那么就代表他心情不好,要严肃对待了!连忙松开手,铺平他衣服上的褶皱,笑的十分狗腿:“嘻嘻,没事,咱们回去再说啊!回去……回去……有些困了呢!”

    顾卿急忙打起了哈哈,佯装几分困意的样子,实际上却拿着眼角的余光偷偷瞄着北唐烈的神色,看看有什么变化,也好赶紧跑路。

    可是北唐烈太熟悉顾卿的为人,反扣顾卿的虎口,直接一下子扭了过来,可是却用了巧劲,只是轻轻一翻,顾卿好像穿花蝴蝶一样,被一股奇怪的力道给拉了回来。

    顾卿硬生生跌回了北唐烈的怀抱,爬起继续跑,可是手腕还在北唐烈那里,顾卿只能惨兮兮的说道:“烈王爷,你要干什么啊,我们有话好好说啊!”

    “本王也有些困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