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好一声表哥

    此话一出,原本安静的汇聚堂一下子噪杂了起来。来这的都是有权有势的女子,哪一个家中没有点背景,本来就因为陈曦变得不满,但是就算不能当烈王妃,能进得了王府的大门,做一个名正言顺的妾侍也好啊,没想到此刻还多了一个傅瑾,而且同样和烈王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还住进了逐鹿殿,那可是别的女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鬼知道她睡在逐鹿殿的时候,有没有勾引烈王?

    有时候女人就是奇怪,本来还一致抵触陈曦,没想到来了更大的威胁过后,又开始联合起来帮助陈曦,抵触顾卿。

    “傅小姐可真是好大的架子,让我们一干人等在这等着似乎与理不合吧?”

    顾卿没想到最先开口说话的竟然是李流云,她不是喜欢萧引的吗?怎么会在这?果然,女人的心是善变的啊!

    “就是,走后门的还敢这么嚣张,是在藐视我们吗?”有一个女子接话道。

    贺夫人却没什么怒气,只是笑了笑:“好了,来了就好了,傅姑娘能来我这桂陵园倒是让我这桂陵园蓬荜生辉。说到底你是烈王爷推荐过来的人,王爷让我多多照顾你,听说你来盛京水土不服,脸上出了红疹,看你还带着斗笠怕是真的了,好在我今天有些准备。嬷嬷,将我带过来的雪露膏拿来,这去红疹最好了。”

    贺夫人说的这番话,不禁表现出她的为人大度,还细心非常,连雪露膏都给顾卿准备好了。但是……这个贺夫人似乎不怎么待见自己,否则也不会明里暗里的点出烈王不符合规矩临时塞人给她,还晦涩的说出北唐烈让她这个评委多多照顾顾卿。

    除却最后一场殿试需要皇上亲自把关,其余的都是皇后贺夫人在安排,北唐烈让这个评委多多照顾自己,在座的听着就不是个滋味。

    陈曦柔弱,就算烈王喜欢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来了一个不知底细犹如一张白纸找不到任何污点的顾卿。前皇后的侄女,北唐烈的表妹,光这身份就已经是让人望而却步,她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初到盛京就住进了逐鹿殿,种种无不让人眼红,妒忌这种东西,可怕到会要了人的命!

    顾卿只是抿唇冷笑,声音却一如既往的平静,微微欠了欠身子:“今日傅瑾觉得身子不爽,所以来迟了些,还望众位姐姐莫怪。”

    “你身子不爽还站着,你是在怨恨本王没有照顾好你吗?”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冷峭的声音,带着几分宠溺,一进屋子就环住顾卿的腰身,直接轻轻一带,便闪身出现在贺夫人下首唯一空着的位子上,那本来就是贺夫人安排的,为的就是让顾卿成为众矢之的。

    众人还未明白过来,又传来戏谑的声音:“我这唯一的妹妹来这桂陵园似乎有人不乐意啊?北唐烈,你说怎么办?”

    北唐风走了进来,环顾四周,眼神有些诡异的看了看,桃花眼微微上挑,带着玩味的笑容。

    北唐烈放下顾卿的身子让她坐稳,才直起身子冷冷的看了屋内在座的每一个人,最后淡淡的扫过陈曦,只是稍稍停留片刻便落在贺夫人脸上,刚才那状似无心实则有意的话语自然是一字不落的听在耳朵里。

    顾卿是他的女人,还轮不到皇后的人替他教训!

    贺夫人浑身一颤,身居高位这么多年,第一次感受到发自灵魂的颤栗。这个烈王……到底是怎样的人物,竟然能摄震到灵魂深处。

    贺夫人下意识的移开目光,躲开北唐烈眼冷厉的目光,维持着贵妇的气度笑了笑:“烈王和风王怎么来了?”北唐烈似乎根本就不关心选妃的事情,去霍城之前已经开始初选,可是北唐烈从未出现过,没想到这一次兄弟二人齐现桂陵园,难道是为了……

    眼神下意识的看向顾卿,发现她只是闲适的坐在那,没有任何言语和动作,一手托着腮,白色的轻纱在她小巧的掌下紧贴着下巴,依稀可见脸部轮廓。她歪着脑袋,靠在椅子上,仿佛这诡异的气氛与她无关。

    实际上,顾卿只是觉得起得太早,有些困了,正靠着椅子假寐呢!

    北唐风挥动艳丽的长袍,宛若妖神降世一般。他走到贺夫人面前,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陈曦,陈曦眉眼一弯,只是浅浅一笑,便算是行礼。北唐风不知道在笑什么,眼神一转,那弧度实在太过撩人。北唐风看着贺夫人:“本王近日无事,来看看桂陵园诸多才女一眼,也算是一饱眼福。在座的都是大家闺秀,本王这妹妹刚到盛京,还望大家多多帮忙!”

    北唐风毫无王爷的架子,看向众女也仿佛是当初流连花丛的老样子。

    此刻,贺夫人已经走了下来将位子让给北唐烈,下人已经开始添置椅子吗,一边是贺夫人一边是北唐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