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两个都晋级

    侥幸逃过一劫的李流云全身放松下来,身子也觉得疲惫不堪,仿佛刚才是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一遍。有些复杂的看向顾卿,不知道她是几个意思,有心救下自己,难道是为了彰显她在烈王心头不一样的地位吗?还是觉得这王妃之位必定会是她的,所以救她不过是举手之劳?

    陈曦走在最后面,步履有些虚浮,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虽然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北唐烈只不过为了保全自己,但是……为什么感觉两人之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就在这时,贺夫人步履款款的走了上来,娇笑一声,不无惋惜的说道:“皇后让我准备了一些厚礼,本想送给陈姑娘聊表一下心意,但是现在看来,这要送的人是傅瑾了!不过陈姑娘也别担心,皇后那份礼是要给傅瑾的,我自会准备一份将军府的贺礼。”

    陈曦脸色一变,但是被面纱挡住看不清神色。她紧紧地盯着贺夫人的笑容,觉得有些碍眼。她要紧牙根,斩钉截铁的说道:“贺夫人何必多此一举,只要留着皇后的那份贺礼就可以了!”

    贺夫人一笑,她故意这样说,只是想要告诉陈曦顾卿才是最大的敌人,但是也表明了自己是站在她这边的,不论如何都会力挺她。

    陈曦面色有些难看,浮动袖子离去。贺夫人只是笑,并未多说什么,只是眼神一片精光,嘴角的笑容薄薄的有些诡异。

    众人移步到夏雨阁,贺夫人开始宣布此次的试题:“在座的都是名门闺秀,深谙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我们女儿家比的自然是这些,你们要熟记,你们当中会有一人出类拔萃,成为烈王妃,所以在殿试之前,我是你们的考官。当然这一次烈王风王都在,自然轮不到我说话。这次比试为‘夏’,以夏赋诗却不能出现‘夏’这个词,为时一炷香,能入得了王爷眼睛便是获胜,并且跳过下面三场复试,直接参加三日后的乐器展示。烈王觉得怎么样?”

    北唐烈对于这些根本不懂,于是淡淡的点点头,大马金刀的坐在上座,看着下面一个个有些拘束的女子,唯独两个,一个散漫非常,一个无惊无喜。

    这边是顾卿和陈曦!

    书案小几,笔墨纸砚一一齐全,贺夫人便命人点上香开始计时。

    顾卿有一下没一下的拿着毛笔醮饱墨水,脑海中涌现不少国画的提字,顾卿虽然不精通文学,但是顾卿是画国画的,不配上几首富有意境的诗怎么行?

    手起笔落,纸张上面铁画银钩。旁边就是李流云,不知是不是刚才顾卿出手相助的原因,眼神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向顾卿,看到她落笔的瞬间,差点忘记了自己要写的诗句。

    顾卿的字饱满有力,笔走尖峰,每一落笔都带着苍穹的浩气。李流云不想,看着这么柔弱的女子写的字却如此磅礴大气,丝毫没有女儿家的秀气,如果但是书法造诣来说,只怕选妃的事情玄乎了!

    一滴墨突然滴落,坠落纸张的声音让李流云彻底回过神来,低头一看,没想到自己刚才走神,笔尖的墨汁全部滴到宣纸上面了,而且还穿透了三张纸。

    一般写字下面都会放一张毛毡布,为的就是防止下一张纸印上墨迹,没想到她仅是走神片刻,就毁了所有的纸。

    李流云伸手找来站在一边的嬷嬷,有些为难的说道:“可否再给我一张宣纸?”

    嬷嬷板着一张脸,一副不好说话的样子,坚定的摇摇头:“这选妃的事情可不是儿戏,每个人的纸张都是规定的,恕老奴不能遵从。”

    李流云这下更紧张了,抬眼望去都是奋笔疾书,要么就是皱着秀眉凝神思考的,对于她们来说如果少一个人,不但无害还有利,谁愿意借给她?

    眼神流转之间和烈王在空中交汇,李流云急忙避开,有些闪烁不安,就在她低头的那一瞬间,一个羸弱无骨的小手横在自己的面前,两根手指还捏着白莹的宣纸。

    偏头看见顾卿还在提笔思考,有些愣住:“你是要给我?”

    顾卿歪着头白了一眼,只可惜没人看到。“不是给你的难不成给我的啊?反正我也用不到那么多,你既然需要就拿着,难不成你想颜面扫地的赶出去?”

    李流云一想到自己灰头土脸,在众人的嘲笑中落败而归,连忙手忙脚乱的接过,开始提笔就写。

    一柱香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等香燃尽的那一刻,顾卿也停下了笔。举目四望,正好看都陈曦投过来的目光,如水如冰,夹杂着顾卿看不懂的情绪,心头微微一震,她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陈曦,否则为什么感觉那样的熟悉?

    顾卿无暇多想,既然北唐烈为了这个女人费劲了心思,自己自然是没什么好感的,而且这个女人实在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还是小心为上。

    一张张宣纸收了上去,李流云有些紧张,今天发挥有些失常,如果保不住才女的名号,只怕以后举步艰难了!

    长桌一字排开,一张张宣纸铺开,上面都有画匠精心的工笔,为的就是衬托出字体。这一轮比试看的不仅是诗句还有字迹。

    贺夫人走到北唐烈面前笑了笑:“烈王可要上前一看?”

    北唐烈随意的坐在椅子上,一手把玩着扳指,斜睨了一眼:“既然贺夫人是裁判,那么本王就不多此一举,本王相信贺夫人一定能为本王挑选一个最佳人选!”

    贺夫人抿唇一笑:“这后面还有殿试,到时候只怕不只是圣上,哪里是我这个小小的将军夫人能够做主的?”

    北唐风看不下去两人磨磨蹭蹭,率先走了下来,却没先看顾卿的,而是停在了陈曦的面前,笑了笑:“本王是个爱凑热闹的人,既然你们互相推辞,那么本王先做这风雅之事的第一人!”

    陈曦目光澄清,带着淡淡的笑意,落落大方的回望着北唐风。北唐风随手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