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游戏开始了

    贺夫人面色一僵,没想到北唐烈竟然顺着自己的意思,反将了自己一军,只是拒绝的话哽在喉咙里,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最后看着那淡淡的冷笑,点头道:“妾身遵命。”

    北唐风不怕死的说道:“烈王这似乎与理不合吧?”

    北唐烈冷冷一笑,冷声道:“不合适吗?那么风王也举办一个选妃赛,但时候本王替你把关把关?”

    北唐风一张脸就想吃了苍蝇一般,连忙摆手摇头:“还是算了吧!”他此生有宋离就够了!

    北唐烈直起身子,淡淡得说道:“我们是时候要回去了,本王选妃的事情就要贺夫人帮本王好好打点了!”

    贺夫人连忙点头:“那是自然!”

    北唐烈眼神示意北唐风,北唐风便走到顾卿的身前,三人出了夏雨阁穿过汇聚堂,北唐风看着顾卿带着斗笠,还真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样子,笑了笑:“如果宋离见到你这个样子,估计会笑的!”

    顾卿没好气的白了眼,虽然北唐风看不到,但顾卿话语中的怨气都是十足的。“得了吧,我可不是给你找笑点的!”

    北唐风掀了掀顾卿的斗笠,却被北唐烈一手擒住:“你敢动她一下,回头我就让踏月去风王府抢人!”

    北唐风手指僵硬,脸色也变得难看,但是一看到北唐烈那冷厉的面容,硬是半句话说不出来,良久只是恶狠狠地说了句:“算你狠!你的女人是女人,我的女人不是人是吧?啊呸!你才不是人!”

    北唐烈懒得和他废话,大掌一拨,轻轻地挥开北唐风和顾卿并肩走着。北唐风暗自咬牙,迟早有一天要重振兄纲!

    就在这时,后面闪过一道香风,顾卿步伐一震,回头看着香汗淋漓一路小跑过来的陈曦,笑的十分妖娆:“看来是要留些空间给你了。”

    北唐烈怎么会听不出她的揶揄之音,只是墨眉深皱,话语变得有些尖锐:“在王府等本王,本王有些事情处理,日后会告诉你一切。”

    对于北唐烈背后的理由顾卿不感兴趣,她只是想要保全自己而已。但是看着他的眼睛,竟然下意识的点点头,便转身离去。

    北唐风收起了嬉笑的神色,转眼跟上。看着那白色的面纱,想要窥探到里面,只可惜什么都没看到。

    北唐风回头看了眼,发现陈曦此刻正牢牢地抓着北唐烈的手,两人转过桥廊的时候,正好能看到两人,北唐风近乎下意识的横着身子挡在顾卿的面前,顾卿不禁被逗乐了,扑哧一笑。

    北唐风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勾搭上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顾卿揭开斗笠,露出里面不算多么迷惑众生的面容,面容姣好,如柔软的栀子花,鬓角乌黑的秀发摩擦着白色的轻纱,形成鲜明的对比,让顾卿的双眸越发的璀璨。

    “北唐烈做事从来不需要别人插手,我相信他会给我一个答案的!我不是陈曦,我没那么需要这个男人。”

    这话听得北唐风瞠目结舌,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顾卿,你脑子里都装了什么?以后可别给宋离传输这样的思想,万一宋离也觉得不需要男人的话,那我可就真的要断子绝孙了!”

    顾卿拍拍北唐风的肩膀,一想到刚才北唐风故意找茬,不禁手上的力气大了几分,硬生生的将北唐风拍矮了一截。“我真的很羡慕你和宋离,可以随性所欲,北唐烈不可以,我也不可以!”

    身上背负的东西越多,那么人活着也就越累,想必香儿和踏月,宋离和北唐风,这样小风小浪实在是太过于幸福了!

    她和北唐烈在一起可是要承担代价的,她说到底是前朝郡主,这样的身份是在让人逾越。

    而且,站在北唐烈身边面对尔虞我诈,真的是顾卿愿意的吗?

    顾卿想了想便决定放弃,实在是太累人了,反正还有一个月,等这个月过去了再说吧。

    顾卿深深地看了眼两人在水面交织的身影,眸色变深,一直告诫自己不要介意,她不会在这个危险的男人身边停留太久,可是……看到陈曦紧紧抓住他的肩膀,需要北唐烈呵护的时候,为什么,心那么痛?

    上了马车,顾卿便对车夫说道:“六叔,去墨香坊。”

    北唐风狐疑的看着她:“你去墨香坊做什么?北唐烈不是让你去王府的吗?”

    “很久没去看看了,换个身份接任也不错。”

    而此时的九曲长廊上面陈曦急于渴望北唐烈的怀抱,一个人站在这诺大的天地,她却觉得身子冷若寒冰。

    北唐烈深深地看了陈曦一眼,最终沉下眼眸,一手轻轻覆盖在陈曦的后背上,“不要害怕,本王说过要护你周全,本王必然会说到做到。”

    陈曦拼命地摇头,死死地抓住他的衣服,仿佛是抓着最后一根稻草,让她不在沉浮。她咬紧嘴唇,哭的梨花带雨:“不要……你明明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求你……求你不要折磨我!”

    “不行,你应该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