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天青镯

    而此刻王府的马车停在了墨香坊,虽然当初北唐烈将这墨香坊送给自己,但是随着烈王妃逝世,也都是烈王府的人打理,也算还过得去。

    一进门,就有人上前,都是王府的人自然认得眼前的是风王爷。

    顾卿看着熟悉的地方,二话不说来到了藏画阁,里面依旧挂满了珍品,顾卿衣一幅幅的看了下去,却定格在一幅画上面。

    一幅画的名字就叫《沉默》。

    顾卿走上前,掀开画幕,背后竟然拿着小楷写着熟悉的字迹。“顾卿,我知道你会回到墨香坊,如果看见,去天和酒庄找我,只要你肯见我,天煞盘便是你的。”

    顾卿的眉头深深地蹙起,整个天煞盘,这实在是太过诱人,只是……顾卿实在不想和他有太多的牵扯。

    顾卿从怀中摸出一只银哨放在唇边轻轻吹了起来,发现竟然没有丝毫的声音,真不知道胖师父是从哪弄来的这个东西。

    出了藏画阁,北唐风招招手,脸上笑盈盈的仿佛是个色狐狸。

    顾卿没好气的白了眼:“你干什么?”

    待顾卿走进,北唐风直接反扣顾卿的手腕,顾卿也只是下意识的一转身,卸去了北唐风大半的力道,闪身出现在三步开外。

    北唐风微微诧异,本来只是想要看看顾卿手上的玉镯,没想到顾卿这下意识的举动让他发现顾卿的武功精进不少,而且丝毫不在宋离之下,便生出了试探之心。

    北唐风跨步上前,身形闪烁游走在顾卿的身边,顾卿的轻功也是了得,在北唐风面前竟然游刃有余。北唐风原本轻蔑的心也收紧,嘴角勾起,笑的十分诡异。

    手里集聚了内力,扣在了顾卿的琵琶骨,顾卿的身子仿佛游鱼一般,身子下沉就轻轻躲过,还能趁着空挡反击。

    一记“断子绝孙脚”踹了过去,被北唐风轻松躲过,又扫腿而过,贴着他的面颊飞了过去。

    北唐风嬉笑:“没想到你身手不错,师承何处啊?”

    “师承你大爷,你要是再敢动我,我就将宋离的衣服扒光了画裸模!”

    这么一说,北唐风真的安静了下来,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表情甚是委屈,只要一提宋离,必定是北唐风的软肋。北唐风恨恨的收回手,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表情十分愤恨的看着顾卿:“我发现你们夫妻二人怎么一个德行?就知道拿宋离来要挟我!”

    顾卿恨不得一脚踹上去,没好气的说道:“你好端端的攻上来干什么?”

    北唐风无比委屈的看着顾卿:“还不是为了看看你手上的天青镯嘛!”

    天青镯?顾卿下意识的看向手腕,那玉镯已经近乎透明,融入肌肤,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任何异样。顾卿晃动着手腕,疑惑的看着北唐风:“你说的是它?”

    北唐风反而比顾卿更加惊讶,也坐不住的上前,抬手握住顾卿的手腕,凑到她的面前:“你不知道这叫天青镯?那北唐烈知不知道?”

    顾卿摇摇头,傅景落又没说自己怎会知道?至于北唐烈?两人都坦诚相见了,手上有这么个东西不可能不知道吧?“他应该是知道的,只是没和我说而已,怎么这个镯子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北唐风的脸色反而更加古怪了,细长的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顾卿,摸着下巴一副匪夷所思的样子,唉声叹气外加摇头:“我还朕发现奇了怪了,傅景落把这个交给你竟然什么都没说?”

    “他只是告诉我这是别人送他的,因为一个男人戴着不像话,正好为了答谢我就送给我了。”上一次教给傅景落制作铅笔的方法,为此他答谢自己,顾卿也没想那么多,但是现在看北唐风的脸色,只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这个镯子是不是代表着什么?”

    北唐风的笑容变得更加晦涩难懂,反而有种看好戏的成分在。既然傅景落连这个都没告诉顾卿,那么必定是不想让她知道的,而北唐烈明明知道也假装不知道,看来……都是在瞒着这个笨丫头了!

    北唐风轻轻咳嗽了两声,清了一下嗓子才说道:“其实也没什么特殊的含义,只是这个镯子实在是太珍贵了,你可知道和田暖玉?”见顾卿点点头便说道:“这千年的和田暖玉你可见过?”

    顾卿的小脑袋瓜子一个劲的猛摇,自己是个乡下出来的乡巴佬,哪里知道那么多值钱的玩意?

    “你手中的玉镯就是那千年暖玉的玉芯所做,千年暖玉就生出巴掌大的一块,世间仅有一个,怕是就戴在你的手上了!以前有句古老的传言,天青鸳鸯龙腾飞,说的就是天青镯鸳鸯笛和那龙腾图,没想到这近乎只是传说的东西却在你的手里,可见送傅景落这玩意的人不是一般人啊!既然傅景落转送给你,你就好生戴着吧,哪天腻歪了,本王是不介意要你的用过的东西的!”

    顾卿有些震惊,她猜出这个镯子不菲,冬暖夏凉,调节身体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