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算清账

    顾卿浑身一震,眉头深深蹙起,这个名字自己当然不陌生,一个男人叫了自己十多年,可是……最后换来的是什么?

    顾卿狠狠地吸了吸鼻子,转身看着面前干净的男子,身上没有华袍的修饰,没有明珠的点缀,干干净净的仿佛是国画手法中故意的留白,身上有种淡雅的气质,仿佛游走山林雨露,这样的纯粹。可是顾卿知道这些不过表面现象,背后的他真的如此吗?

    “我看到了你留在墨香坊画上的字了。”顾卿直接了当的说道,既然李墨故意这样说,那么就真的有这个意思,何况顾卿现在真的很需要自己的实力,只要李墨开出的条件不过分,她都会考虑一下的,如果顾卿有办法绝对不会来找李墨的。

    “阿陌,我就知道你回来的!”李墨有些欣喜的抓住顾卿的手,开始倾诉这些天的思念:“阿陌,我们离开这个地方好不好,我带你离开,去哪里都行,只要你我在一起就好。”

    顾卿抽回了手:“如果你是要和我说这个的话,那我们也没有必要聊下去了,如果你说的那句话不是真的,那我就回去了。”

    顾卿刚转身,就被李墨拦住,他脸上痛苦的神色不是假的,但是顾卿现在看在眼里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阿陌……”他的声音有些痛苦哽咽,堂堂天煞盘的盘主,却有如此狼狈一面。

    “不要叫我阿陌了!程陌已经死了你知不知道?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是被你的新婚妻子拔掉了氧气管,是她杀死了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你是李墨,我是顾卿,我们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了!”

    顾卿说着说着忍不住有泪留下,虽然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将过去的事情全部放下,但是一想到自己为了这个男人徘徊在生死边缘,顾卿就忍不住委屈,要不是因为他,自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如果自己没有死的话,那么顾卿一定活的比现在好!

    “李墨!我不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就算有误会也好,但是你现在站在我面前,我们出现在这里就是事实!如果你愿意帮我就帮我,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再来找你第二次!”

    看到顾卿眼泪流下来的瞬间,李墨心灵都在颤抖。他沉默片刻,终于缓缓抬眸,就在对上顾卿眼睛的那一刻,他的手也放开了。他的声音沉重无比,但却坚毅的可怕。“好,以前的事我不会再多说半句,此后你只要记着你的背后有整个天煞盘,有我李墨就可以了!”

    顾卿心中突然松了一口气,过往的过往,终于一刀斩断了吗?

    李墨深深地看着顾卿,似乎要映入她的眼眸深处。“顾卿,是我李墨欠了你,我必定会用一生偿还。”

    顾卿张了张嘴巴:“我现在是非常时期,只是暂时借用一下天煞盘的势力而已,不需要的……”一生的时间太长,顾卿可不想蹉跎他新的人生。

    但是李墨却避而不答,反而锁着顾卿的眼睛:“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爱上了北唐烈?”

    顾卿有些沉默,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她没必要在他面前掩饰,而且顾卿也没有能力说服自己说谎话,违背自己的心。

    李墨的笑容有些凄凉,手指紧紧握着木栏,关节发白、青筋暴露。他苦笑一声,让顾卿仿佛看到了最绝美花朵的绽放。“顾卿,我问你,如果没有北唐烈……”

    “从我再次睁开眼的那一刻,我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顾卿说的十分决绝,她不是程陌,是从新过活的自己。“永远不要做错事情后再去想要改正,镜子碎了再拼上,也不是最初的样子。”

    “好,我知道了。以后你就是天煞盘的主人,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希望你不要拒绝。顾卿,既然你已经决定做你自己,那你就活得比我好,让我明白,就算没有我,你也可以幸福一生。我已经传令下去,此后只要看到‘天’字下面有四点水的标志就是天煞盘的据点,都会有人帮你的。”

    顾卿点点头,郑重的说道:“谢谢你。”

    “走吧,趁我现在还有理智,否则我不知道我会不会让你强留在我的身边。”

    顾卿深深地看了李墨一眼,然后转身离去。只是指甲嵌入掌心,疼的无以复加。终于……结束了!

    顾卿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天和酒庄的,浑浑噩噩的上了马车,也稀里糊涂的到了王府。紫鸳一看到顾卿回来,就赶忙上前扶住她,她的身形有些踉跄,紫鸳的手刚刚扶上她的胳膊,就被顾卿推开,她一把抓住紫鸳:“北唐烈现在在哪里?”

    紫鸳被她疯癫的样子吓了一跳,慌乱的摇头:“王爷和风王爷出去了,傅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手心怎么这么凉?”虽然有些不喜欢这个傅瑾小姐,说到底都是王爷的人,可不能有半点怠慢。

    “紫鸳,去给我准备热水,我有些累,想要泡泡身子。”

    紫鸳狐疑的看了两眼,这个傅瑾小姐是怎么了,怎么这这副样子?但是也不敢多想,连忙应声出去了。

    顾卿紧紧地蜷缩着身体